迷宫老Runner的情怀

[亮宇]明知故犯

心血来潮,一个段子,没什么内容,预警就是极短。
————————————————————————
[这就是街舞]
[胡浩亮/韩宇]
 

  有过几次,在和不算太熟的朋友聊这圈子的是非时,胡浩亮承认自己偏袒韩宇,在某些不宜细说的往事上。

  他总以为自己一定会被嘲讽,但是没有。

  ——没有人说他夹带私心,没有人说他立场不纯,甚至没有人说他判断事情有失公正,哪怕明摆着事实如此。

  仿佛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他是站在韩宇那边的。

  不用听他申辩“谁能事事做个公正的裁判”,就直接贴上了黑哨的标签,还附赠理解和原谅。

  这算不算一件好事,胡浩亮说不清楚。有时候他觉得这样挺好,省得费口舌解释,...

[亮宇]约定

  献给 @Tricker. 

  前提一,这就是没有前后文的,不必惊讶。前提二,请勿上升爱情。

  希望所有年少时曾互相依靠的人,即使在成长中暂时分离,踽踽独行,也会在未来的某处再重逢。

  像他们一样。

————————————————————————

[这就是街舞]

[胡浩亮/韩宇]  

  

  那时候的感情实在太不珍贵,就像练舞时额头的汗水,被无法抑制的热度蒸腾出身体,坠落得很轻易,变冷得很快。有时候是一个甩头的动作,有时候是手背一个轻拭——摆脱它的方式有很多,可以很自然,可以很利落,甚至可以很帅——

  在一定的编排下。

  可惜的是,韩宇还...

纪念刊实拍Repo——也许是最后一本xx群合志了_(:з」∠)_

【点开全文有图】
repo性质:一个印刷从业人员的自我修养,自己做点纪念,顺便给大家科普一些印刷用纸、尺寸、装订的小知识,等圈凉了以后删,希望可以有人得到一些帮助,并带着这些去下一个圈。

↑现在到了凉的时候了(抹泪



关于刚古竹纤维:只有250g没有300g,比起超感纸、珠光纸等常规特种纸,这种特种纸更贵。显色次于超感纸,但一般不会有明显的整体偏色。手感偏粗糙,但是不带纹路。


关于飞雪雾白:来自巨圆纸厂特别纸张,适用范围等同于硫酸纸。和硫酸纸一样,有容易皱、容易有折痕的问题,但是搭配一些需要半透明的设计,还蛮有感觉。比起硫酸纸,这种表层仿佛带了雾感的纸张更得我个人的喜欢2333...


小迷宫、抹布、车展与我心里的一叶扁舟

从忙于漫展开始,就没再更文和混圈,甚至连生贺都错过。中间被告知四月刊不做了,被告知出现了一篇不合时宜的贺文,被告知猫骨头发封笔公告。直到今天才好好地看了一下这两天发生了什么。
不是很喜欢吃瓜,所以并不能从了解这些事情当中获得快乐,看到很多朋友义愤填膺,也看到很多可笑的言论,我只觉得很难过。
以前小迷宫很冷,心里总期盼着什么时候它可以热起来,现在想想,真是幼稚的想法。如果小迷宫永远都不热该多好啊。
我是真心喜欢Newt,真心喜欢桑。
怎么会这样呢?我喜欢的角色在文字里被人QJ,共同喜欢这个角色的同好们对此叫好——为什么喜欢一个人,要让别人来QJ他啊?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更别提这个活动是庆祝桑生日快乐了,一...

[微Thomewt]浮光(Ch13-14)

■ Chapter 13


  天亮了。

  Minho是Thomas第一个见到的人。

  “Runner”的工作经常是在众人起床前就开展的,Thomas理解这一点,几乎是立即振作精神跟随Minho出发了。走到入口的路上他啃掉了两颗地瓜,其中一颗还没完全烤熟,嚼着有点硬,但这不影响他的好胃口。接近二十个小时没有进食,Thomas这会儿饿得什么都能吃得下,再说他睡眠已经不足了,要是再不多吃点,到时候精力不足倒在半路就丢脸了。

  等他吃完他们也差不多能望见菜地了,晨曦倾洒,这些由他们自己种植的农作物给人一种蓬勃生气的感觉。Thomas默默地调整心态,给自己心理暗示,没有什么好沮丧低沉的...

[微Thomewt]浮光(Ch11-12)

■ Chapter 11


  在将其余的人都安抚回去以后,核心成员会议得以继续。Thomas坐在他被指定好的位置上,抬头看向棚内的其他人,几度欲言又止。

  几乎每个人都是一副心情沉重的样子——Gally暴躁地来回踱着步,Minho靠着一根支柱保持缄默,Sonya和Harriet忧心忡忡地小声交流着,Brenda、Frypan以及两位大人将信的内容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

  终于Thomas斗胆开了口,“我建议,我们关心一下那行小字。”

  “晚点再来担心小字的事,”Vince的回应却是干脆驳回,“我们现在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包括你,Thomas。”

  “不,”Thomas坚...

[微Thomewt]浮光(Ch9-10)

■ Chapter 9


  一股血腥味弥漫在Thomas的嘴中。

  他被Minho狠狠揍倒在了地上,可是为什么?他不明白。

  十秒钟前,他刚刚救了对方,从一个丧尸一般的人形怪物手下。他在Minho与那怪物翻滚搏斗的过程中抓准了时机,一把抽出Minho背上的短刀,干净利落地砍下了一条布满黑色血管的手臂,继而踹开那团恶心的东西,一刀扎进心脏的位置。

  电光火石之间Thomas想不了太多,连惊骇都被暂时抛在了脑后,在此之前他难以想象自己能有这般的行动力,手起刀落,果敢得不可思议。这一串的动作对一个第一次这样做的人来说未免有些太连贯了,连贯得就好像他早已做过无数次了。他还以为自己以前...

[微Thomewt]浮光(Ch7-8)

■ Chapter 7


  想找Minho从来不是难事,他太出挑,基本上从来不解下他探索丛林必备的那一小包工具,好似随时要准备出发。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Runner”们永远聚在一块儿,所以目标大。

  Thomas见到Minho的时候,后者正在默默地啃一颗土豆。不说话时Minho总给他一种很沉稳的感觉,尽管Brenda坚称那是由于Minho眼睛小他看不到而产生的错觉,对这一点的嘲笑她从没厌烦过。其余的“Runner”成员则都分散在那一簇篝火附近,说说笑笑,有两个也在吃晚饭。Boris作为伤患正在接受包扎,笑得傻乎乎的,两眼直盯着为他包扎的少女,Thomas敢打赌这小子喜欢人家。...

[微Thomewt]浮光(Ch5-6)

■ Chapter 5


  蓝色充斥了梦境的每一个角落。

  他看到手术刀、无影灯、白色衣服的人,和各式各样的仪器。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说,WICKED是好的,一切都将改变。他感到了疼痛,聚集在他的后颈和头部,不知名的液体包裹着他的身体,他在强烈的窒息感中惊醒。

  天光微曦。

  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无法回神。那些梦中的碎片是幻想还是他曾经的经历?正如他确定自己不了解农业一样,他觉得自己对人体应该曾具备一定的专业知识,不然他的脑海里不会跳出诸如“脊髓神经”和“厌氧细胞”这类的词汇。所以他曾是一位医务工作者吗?以自己这样的年纪?

  还有,WICKED又是什么人或者组织?它在改变什么?...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