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宇峰/峰宇]一个故事(十六)

[RPS,架空]

[马天宇/李易峰]

★ 清水无差,tag都打,但是我自己是宇峰(精神层面),介意的自己避雷。

(没想过还有人在蹲这篇,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谢谢大家)


· 第十六章


  把李易峰从好眠中拽出来的,是上午十点的一通电话。他抬手捂住双眼,想挡住穿透窗帘的阳光,若不是铃声催命似地响个不停,大概用不了一分钟就又可以睡过去。

  会这么执着的想必不是骚扰电话。

  李易峰最终还是挣扎着翻了个身,抓过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喂你好……”

  “你这是还没起床?”电话对面一声轻笑,“怎么了百里大侠,昨晚又降妖除魔到深夜?”

  “啊,红玉姐啊……”

  “不容易,还听得出我声音。”

  “哪敢听不出啊。”李易峰嘟囔,把头又往被子里缩了缩,“姐我困,要不你——”

  “困什么困!”撒娇耍赖是换不回好结果的,“今天有正事跟你说。就算你是轰趴宿醉,也得给我在一分钟里清醒过来!”

  Oh no……

  李易峰裹着被子又翻滚了半圈,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埋头在枕头里。

  让他想想该怎么介绍这位正与他电话连线的“红玉姐”。

  总是以网上ID相称的他们二人,最初是在网络音社结识的。那时候他刚入圈没多久,想往CV方向发展,所以歌唱的少,录音、后期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也不会,想着学点什么便入了红玉所在的音社。在混了两周以后,他自己捣鼓了一首歌。又过了两周,教他后期入门的CV部前辈说,峰峰啊,以后你就不用来CV部了,去隔壁音部,跟着红玉姐吧。

  就这样,他莫名其妙地被圈内大大赏识,得到了当时已颇有名气的红玉指点——这指点并非在于歌唱和后期技巧,而是在于圈内的活动、人际和规矩。于是短短一个月,他就从一个小透明成了古风圈新秀。也借助这样的基础,才有之后晋磊角色歌的一炮而红,顺势晋升为男神。

  他问过红玉,为什么看中他。

  红玉说,因为古风圈男歌手金贵。答非所问。

  后来,他跨界兼了个游戏主播,又问红玉,究竟为什么看好他,甚至自己半退了圈来帮他打理。红玉笑着说,哦,因为觉得你特别啊,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哎,别说别人怀疑他背后有个金主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古怪。

  只是从红玉的嘴里,他是死活问不出来什么了。

  “……行了红玉姐,我醒了。”李易峰抹了一把脸,振作起精神,“你说吧,什么正事?”

  对面闻言清了清嗓子,一把标准的御姐音响起来,“事儿嘛,有三件,咱们一件一件说。第一件,今天晚上八点半,你把时间空出来,有个生日歌会你要去串个场子,唱什么你自己定,一首就够了。”

  “怎么这么突然?”

  “人家请你是给你面子,叫你去你就去。”

  “是是是……”啧,看来今晚是没法带小徒弟继续跑剧情了。

  “第二件,上次给你的念白你什么时候才录好?其他人的干音都交了,你可别给我耍大牌。”

  “啊……”夭寿了,沉迷游戏导致记忆退化,“我今天就交,我保证。”

  “姑且信你。”红玉哼了一声,语气又认真了几分,“至于第三件事嘛,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你应该知道晋磊网络剧的事吧,看你微博也有转。官方刚刚联系我,想找你唱主题曲,你看你下周什么时候有空,去录歌。”

  李易峰一怔。

  我的天,这个更突然了。

  赶紧先麻利地拍马屁:“不愧是我们红玉姐,神通广大,这种机会都拿得到手。小的真是无以为报……”

  “停停停,你先别急着嘴甜,姐姐可受不住。何况这回的机会,倒还真不是我去拿的。”

  “啊?天降的好事?”

  “算是吧。说是本来想叫男主角亲自唱的,但是人家钦点你。”

  “男主角?马天宇?”

  “废话。”

  “卧槽?”消化一下、消化一下,“我——那我去哪录歌?下周?歌给了吗?要先练练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而后是忍俊不禁的笑声。

  这笑让李易峰顿感窘迫。火上浇油的是,红玉还添了一句调侃:“你这反应有点像人家的小粉丝嘛。怎么?你喜欢马天宇?”

  “我……”靠,他怎么听着怎么这么别扭?“还行吧,前两天刷了一些他的新闻和微博,我还挺欣赏他的。”

  “呦呵,两情相悦啊。”

  什么鬼……

  “好了不跟你闲扯了,一会儿我把歌发你邮箱。录音棚就去我们常去的那家吧,网络剧没那么多讲究,就是到时候那边公司会安排两个专业的来指导一下,所以要跟你约时间。你考虑一下,交干音的时候一起跟我说。”

  “好的红玉姐,遵命红玉姐。”李易峰忙不迭地应,等人先挂了电话才丢开手机,仰面躺着望向天花板。

  他这一声一个姐,倒真不是狗腿,而是出自真心。红玉于他其实颇有点经纪人的意思,若摆在真正的娱乐圈内,她这就是一个音乐人从台前转了幕后,全心提携和力捧着他这个后辈。这份恩情李易峰是时时记着的,因而红玉安排的每一个任务他都会接下。何况,这一次红玉带来的这三个要求,第一个对他有好处,第二个是他应当做的,第三个,突如其来而叫人惊喜,以至于一时间烦恼和欣喜交缠在一起,像一团理不开的毛线,还有一只猫爪在上面挠。

  晋磊网络剧、主题曲、推荐——来自马天宇。

  这些零碎的词汇在他的脑海里转了两圈。他勾起嘴角,突然充满了工作的动力,随之滋生的还有一股倾诉欲。

  可是,等一等。这么好的消息,他能与谁分享呢?发微博为时过早,他得等官方解禁;配音圈的基友们大多不在成都,隔着网络得几句恭喜好像也不过如此;家人那边,本就对他走这种“无业游民”之路不支持,说了是平白添堵;游戏里嘛,师兄在香港师妹在新疆,一个比一个远,也就一个徒弟……

  诶,徒弟。

  李易峰一愣,坐起了身沉吟。他的徒弟可不就要来成都了么?昨晚说的后天,那就是明天。要不把徒弟约出来面基时顺便脱马甲?看方兰生对晋磊这么感兴趣的样子,说不定还能涨一波好感度。

  忽然又忆起自己给方兰生放歌时,方兰生说,要去微博支持他。

  挠着毛线的那只猫爪好似挠到了他的心上,痒痒的。

  李易峰猛地转身下床,睡眠不足此时已不影响他的好精神。窗外的阳光和煦温暖,难得这么早就等到窗帘被拉开,便猝不及防地跌进了卧室。

  十点钟,对这座城市来说这个点并不晚,正是一天正式开始的好时候。除了学生们最苦逼不得不准点到校,不少朝九晚五的单位都纵容员工迟到那么一小会儿,大爷大妈们也才堪堪出门,毕竟搓麻将不必赶早。所以说来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李易峰极少在这么早起床。考虑到几小时前的修仙,这一份干劲十足就更显得诡异了。

  但此刻他又怎有闲情细究原因呢?满脑子都是赶紧查收邮件,等完成念白和生日歌会的准备,便认认真真练新歌。

   


——TBC

评论(2)
热度(18)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