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宇峰/峰宇]一个故事(十七)

[RPS,架空]

[马天宇/李易峰]

★ 清水无差,tag都打,但是我自己是宇峰(精神层面),介意的自己避雷。


· 第十七章

  时间倒退一个小时,九点整,马天宇拖着一身疲惫踏入公司。

  次日就要飞赴剧组所在地,自然还有一些准备要做,虽然有经纪人和助理为他打理,但他也不可能甩手当大爷。闲时混日子,有活儿干时还是要有职业操守,他得摆正态度,乖乖做当一个称职的小艺人。这一点,就算他本身偶有倦怠,也一直会有人督促他。

  以事实佐证,马天宇前脚进了办公室,马必胜后脚就到。这位称职小艺人的称职小助理往小沙发一坐,见自家老大瘫倒在长沙发里,手里的一沓纸冲脸就糊了上去,“又修仙了?哪儿浪去了。”

  “能去哪儿浪,在家打游戏呗。”马天宇接过纸,高举着翻了两页,“什么东西?剧本?”

  “嗯哼。”

  “嚯!这会儿才给呀,我还以为压根儿没剧本呢。”

  “别介啊,”马必胜随马天宇用上了刻意的京腔,“按说是该早几天给你,这不是……嗨,给了总比没给好嘛!日子是紧了点儿,好在网络剧也没要求那么高,放松了演,啊。”

  “啊。”这一声马天宇用的是降调,算是应下了。

  依照一般情况,剧本至少也是提前一周给的,即便是网络剧,也不该拖到都快入剧组了才给。这说明要么编剧不专业,临拍摄了还在改稿,要么就是公司不上心,没替他要过来。不论哪一种,反正都挺叫人沮丧的。

  “哎,有什么呀,准备你不都做好了吗?”马必胜把话题往乐观的方向引,“早半个月我不就给你买了号嘛,看你天天打游戏,应该也不会光顾着玩没研究晋磊吧。所以说,对于人物你应该都已经把握好了,甭管剧本都有点什么改动,性格都抓住了,怕什么?”

  “你知道我不是怕。”

  “知道知道。别想那么多,指不定演完了爆红呢?”

  “我也没想着要多红。”

  “红了才有人权。”

  “……谢了兄弟。”马天宇笑了,把剧本丢在茶几上,坐起来拍拍对方的肩,“有时候想想,挺对不起你的,你跟着我真是埋没了人才。”

  “哇你可别肉麻,”马必胜也笑,“咱俩谁和谁啊,北影那会儿就穿一条裤子了,还谁埋没谁,矫情。”抄起剧本又砸回马天宇手里,“给我振作精神好好看,今天再困也得草草过一遍。我给你泡杯咖啡。”

  马天宇立马扶额叫苦,嘴角却上扬,看了一会儿马必胜忙活的身影,又闭上双眼倒了回去。一些往日回忆在脑中倏忽掠过,似画册翻页,勾起不少心绪。

  几年前,他和马必胜在北影是做过同学的。也算不得很久远的事情,他却竟然已经基本淡忘了。若不是对方今日忽然提到,马天宇确信,自己在往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应该也不会主动想起。

  这并不意味着那段日子不美好。

  只是……

  当时他刚刚选秀出道,实在是淳朴得像一张白纸,不懂运用当下的捞金机会,反倒毅然求学,好像这口饭能长久吃下去似的。如今回头去评判,他自己也说不出是对是错,一来的确不知道那时趁着热度又能炒到多红,二来,大抵心里还怀揣着一份倔强,就是不愿意承认,有可能他是做了一个不甚明智的决定,源于学历不足的自卑,而没考虑到这个圈子更看重其他的东西。

  诚如马必胜所言,在娱乐圈,红了才有人权。你红了,你有钱,是不是科班出身根本就不重要,有过什么黑历史也不重要,再不用体会迟迟拿不到剧本的窝囊,反而会有大把的剧本提前捧到面前任君挑选。

  这就是规则。红就是规则。

  而珍惜每一个能变红的可能性,大概就是对这份职业的努力。

  这不可耻,马天宇心口闷闷地想,就是……怎么说,有点可笑。一张白纸在染缸里翻来覆去许多年,最后领悟,在这里白不是清白的白,而是白痴的白,怕变脏就不该进来,总得变脏了才变红,变红了才能再干净。有时候要耍耍手段,有时候要抱抱大腿,这些叫做争取。

  他以前看不上那些。

  现在,未来,当然也看不上。

  可能他就是不适合吧,明知道红了才对得起粉丝、对得起身边陪伴和支持自己的人,可就是难做到。尤其是经过今天剧本的事,他思量,管它原因究竟是什么,反映出来的问题就是公司根本不重视他。由此马天宇倒是更坚定了自己的小众之路,甚至盼望着赶紧解约,也别等两年后合约期满了,早早地一拍两散吧。

  “——还睡呢?”

  伴着声音入耳,鼻息间也漫开了一股浓郁的咖啡香气,马天宇睁开眼,慢悠悠爬了起来,刚坐正就打了个呵欠,“哎,困。”

  “让你去体验游戏角色,你倒好。”马必胜俯身将咖啡杯放在茶几上,顺便替他收拾了一下杂物,腾地方给剧本,“别熬了啊,咖啡要不是看你今天这样,我也要给你戒一阵子。脸上还能化化妆,回头嗓子熬坏了可不好办,主题曲还指着你呢。”

  “主题曲也我唱?”马天宇一怔。

  “不是给你听过demo了吗?”马必胜也怔,“不给你唱听什么demo啊,就拍定妆照前给你听的,你忘了?”

  “……啊?”

  “啊什么啊?”

  大眼瞪小眼。

  马天宇努力回想,拍晋磊定妆照前后他是听过几个demo,但没人告诉过他这是什么主题曲,歌词也都情情爱爱的,怎么也联想不到魔刀奇侠这种剧啊。即便这会儿,马必胜都跟他说了其中有一首是主题曲,他也想不出是哪首……

  “我真不知道。”他只好承认,“我还纳闷呢,又不会给我出专辑,听什么歌啊。是那里头哪一首啊?我记得全是苦情歌啊。”

  闻言,马必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坐下一巴掌捂住了脸。

  “……啊哈哈,那啥……”马天宇心里琢磨这时候说“哈哈哈你别这样”好像有点太尬,突然一个念头闪过,连自己也“诶”了一下,但细细一想,似乎也的确有可行性,便试探性地建议道,“喂必胜,我刚想到,你觉得咱们能不能让那个唱晋磊角色歌的来唱这个主题曲?我看他还挺有人气的,微博上喊他参剧的呼声也挺高。要不能让他唱的话,请他演个小配角,茶馆小厮什么之类的,是不是也能拉一波关注度?”

  “唱晋磊角色歌的?谁啊?”

  “就那个‘是峰不是疯’啊,微博还转过我的,你记得不?他就是当初唱晋磊角色歌的,所以他一转,才好多人跟着转。”

  “啊——”马必胜恍然大悟,“难怪难怪,我想起他了,原来是这么个逻辑。”低头思忖几秒,微微点了点头,“我觉得这想法不错,不过还得和那边商量,我可以去联系联系。不过你考虑过没有,你来唱,推歌的时候还能推你一把,你这不是把宣传拱手让人吗?”

  马天宇耸肩,表示没关系。

  见他如此,马必胜也就没再多说,叮嘱他好好看剧本,起身走了。

  其实马天宇自有一番考量。

  首先,就算歌真红了又怎么呢?他又不是没红过歌,歌红人不红,这方面他看淡了。

  其次,印象里那几首demo都不出彩,他以为红的可能性很低,而且不喜欢的歌他也不太愿意唱。

  最后,也是出于比较私心的一个想法,他希望能借此机会,结识一下那个“是峰不是疯”,向对方取取经,了解一些关于网红的事情。毕竟,这是一条他心中备选的发展之路,自由、相对安逸、没那么多负担,但是收入应该也足够养活自己和补贴家里。俗话说,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娱乐圈对于他这样的N线小明星实在是不友好,还不如换个地方谋生路。

  就这样,也算是机缘巧合,一场他在另一个身份下竭力避免的面基,竟因他自己的一念而促成,实乃命也。

  

——TB不知何时C

评论(9)
热度(21)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