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Puen]无惧(1)

本想写多点修一修再发,但想了想,已经冷到没粮食,至少不能冷到没tag啊(哭出声


[极限S-Spike!]

[Than/Puen]


0.


  只要你在眼前,

  我就无惧。


1.

  

  倘若不是结局美好,Than自省,在故事的开始,的确是自己写坏了第一句话——

  “‘我叫Than,本想去St. Sebastian,但是报了没被录取……’”

  哈,不堪的回忆。

  他微窘地笑了,争辩那时候我哪里知道那么多?却最终还是扛不住众人的起哄与埋汰,不得不自罚了一杯。

  “这种事情,学长你记得倒是清楚……”搁下杯子一抹嘴,Than小声嘀咕。

  邻座的Puen听罢大笑,一改刚才复述那句自我介绍时的严肃表情,笑弯了的眼里似乎缀了星光,“因为啊,再没有比这更糟糕的开场白了,简直是糟糕透顶。”

  Than撇了撇嘴,摆出一副委屈无辜的模样。

  Puen的笑意更浓,冲他举杯。

  “哇Than,Puen可是不常敬人酒啊!”论搞事Leng可谓是在场最佳,瞅准大好时机,赶紧给Than补满了空杯,嘴上还不忘调侃另一位,“我跟你们说啊,真的,能得到Puen敬酒可不容易,因为他有自知之明,灌别人酒肯定自己先醉!这家伙酒量实在是太差了,之前我、Nao和他一起喝酒——”

  “够了你。”Nao边说边给好友的后脑勺来了一下,落手之狠,连在这大排档的嘈杂声下都能听到啪的一声。Leng自然当即喊疼,哇哇大叫Nao你干嘛老是打我!惹得满桌哄笑,有人嚷“打是亲骂是爱”,有人看戏不怕事大地撺掇Leng打回去,还有人居然没忘记Puen和Than那一边,叫Than赶紧接下队长的敬酒。

  “学长为什么老盯着我灌啊?”Than抱怨,碰杯碰得并不情愿,喝得倒痛快,下巴一抬一口饮尽。重新低下头时他感到了几许晕眩,是醉酒的前兆,眼见Puen也喝完了又要去拿酒,急忙伸手扣住对方的手腕,“我真不能喝了。我头都晕了。”

  “哦嚯~”Puen赦免似地轻轻颔首,斜睨过来,笑意盈盈地一挑眉,“头晕哦?真不行还是装怂啊?”仿佛吃准了对方最经不起挑衅,被抓住的手也不收回来,反倒还往前送了送,带着身体也倾过去几分,“成天承诺这个承诺那个的人,这点程度就做不到了?”

  Than一怔,呆呆与Puen对视了几秒。他的反应神经或许被酒精麻痹了,感官能力却提升,将这一瞬间变得奇妙,引导他去感受那紧贴手心的皮肤、那拂过面颊的呼吸,甚至他的拇指所按之处,Puen的脉搏快而有力。

  然后Puen的眼睛眨了一下。

  像蝴蝶扇动一次翅膀,轻柔又美丽,黑眸倏忽明灭。

  他的心里便刮起飓风。

  “——谁做不到了!”掩饰慌乱地低喊一声,Than用手肘顶开了身边的人,手松开去拿酒,“别说敬一杯了,就是一瓶,我也陪你喝了!反正庆功宴,不醉不归!”

  “对对对!不醉不归!”Leng听了个大概,按捺不住又闹起来。

  这次Nao没有拦他,只是摇头莞尔。

  不醉不归吧,为他们获得的一切庆贺。U18 Cup的亚军,是遗憾也是虽败犹荣,属于这支历经艰苦的球队,属于这支球队里的每一个人,属于这些少年们挥洒过汗水的青春。

  Puen牵头,高举起他的酒杯。

  “For Theppunya!”

  “——For Theppunya!!!”

  一饮而尽。



——TBC?

评论(9)
热度(14)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