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Puen]无惧(2)

很绝望,感觉跳了一个没人的坑,现在连坑都没了。B站沦陷,还好有网盘,但是没有B站这安利要如何再有人吃……(再次哭出声


[极限S-Spike!]

[Than/Puen]


2.


  “那时候,学长对我真的是毫不留情啊。”

  “是吗……”

  “是啊,把对我有意见写在脸上,一副恨不得把我赶出队伍的样子。”

  “嗯……”

  “仅仅是因为我做的不够好吗?还是因为……”

  “……”

  再无人说话。

  他们正走在深夜时分的街道,昏暗的街灯聊胜于无,月色却亮,落在少年没有表情的脸上。Puen低着头,拖着时而沉重时而虚浮的脚步,Than走在他的右手边,推着他的车。

  气氛正好,他迷迷糊糊地想。

  适合把心底的话倾吐出来,也适合什么也不说。

  其实他们心照不宣。Than无需再说下去。他想证实的Puen不会承认,而不承认本身就是一种证实——

  在那个因为后面,略去的是他被认定要顶替某一个人,在一个位置上,在一个队伍中,最重要的是,在大家的心里。

  他已做到了前两项。

  最后一项,却做不到,也无意去做。

  这多令人唏嘘啊,在别人的第一印象里,他竟然不是他自己,而是一个影子,一个及不上前任的替代品。甚至这一件事,也是从没有人告诉他的,所有知情之人都憋着不说,要他自己渐渐觉察,终于后知后觉地猜到。

  鬼使神差,Than突然驻足了。摩托车微晃了一下,他单手扶着,身体略微前倾,用另一只手拉住了Puen的手臂。

  Puen向前的惯性被这一拽截停,陡失平衡,向后跌了半步。

  Than赶紧把人揽住。

  “你干嘛啊!”Puen微愠。

  他的状态很不好,典型的七分醉,尽管神志仍算清楚,但是反应迟钝,把握不住自己的重心。本来他就有点头晕了,这下是天旋地转了一把,要不是有摩托车给他撑个手,腰上还有Than扶着,估计分分钟倒下去。

  “呃,不好意思啊学长……”匆忙道歉,Than微调了一下姿势,让Puen能借上力。被这么折腾了一出,他自己的那一点醉意倒是彻底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冲动,就像手里拿着一根针和一个气球,明知后果却忍不住想戳下去。

  Than不禁皱了皱眉头。

  他不知道怎么去发泄这股冲动,因为他不懂自己想要什么。此刻压在肩头的重量越来越沉,更增添了他的烦躁。

  “对不起。”他再次道歉,将快要睡过去的Puen摇醒,“走吧,快到了。”

  周身笼着低气压的Puen从鼻腔发了一声“嗯”。

  直至到家,回去的和送人回去的都很沉默。

  Than想了很多。

  这一路他们走得很慢,足够他沉浸于回忆,从两人烂透了的初见开始,到今日黄昏那个还要一起打球的约定结束。数月转瞬即逝,在心里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有过针锋相对、大打出手,也有过并肩作战、紧紧相拥,有过互诉心事、彼此鼓励,也有过互不理解、几近决裂。

  现在,他们缓缓同行,整条街上只有他们两个人,靠得比以往任何时刻都要近。

  却令Than感觉,自己和Puen之间没了几小时前那种心意相通,似乎晚霞的暖色调被夜色取代,他们也从那种氛围里脱离了出来。

  两颗孤独的石头,光靠在一起是生不出火的。

  他想要什么,又岂会真的不懂。

  


——TBC?

评论(10)
热度(7)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