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Puen]无惧(4)

[极限S-Spike!]

[Than/Puen]

  
4.


  Puen独自居住的这间屋子,Than并不是第一次来,但是上次陪Puen回来拿衣服时停电了,什么也看不清楚,所以他对格局印象不深,只记得紧挨窗户有张床,床边有个床头柜,柜上摆了一个奖杯——Best Spiker。

  那一晚他们坐在窗台上,Puen感慨地说,Theppunya才更像自己的家,那里的人也更像家人。

  也包括我吗?他问。

  Puen停顿了一秒,才似笑非笑地答了句,一开始可没有。

  回味起来,真是个可爱至极的回答了。

  Than不由自主地勾起了嘴角,心想如今在学长心中自己应该已占据一席之地了吧,顿时有些飘飘然,就像打通了游戏的隐藏结局似的。一转头,对上Puen颇为疑惑的视线,他才意识到自己在笑——这笑在Puen看来必定是莫名其妙——遂使出尿遁大法,躲过诸如“你怎么了笑得宛如智障”的询问。

  怀揣着对于对方生活习惯的好奇,Than将卫生间也打量了一番。他自己是一个粗糙惯了的人,又是急性子,东西基本都是随手拿起来用,用完继续随便放。而Puen明显就不一样,看得出平日还是挺爱整洁的,地方小东西杂,但杂而不乱。

  他发现他们用同样牌子的洗发水,牙刷的颜色也都是蓝色。除此之外,他还难得细心地注意到,Puen大概和他有同样的怪癖,剃须刀必须得立起来摆,哪怕得靠着镜子才能稳住。

  这些相似点都挺有意思的。令Than暗自觉得,自己和学长又靠近了几分。

  他热衷于从各种细节去揣摩Puen,就像对着一颗宝石,要从各个角度观察才能研究得透。然而,尽管不愿承认,但在他的心里Puen至今还是很难捉摸。

  在赛场上,Puen是个爆发力十足的主攻,浑身散发着攻击性,击球的那一刹那更是如剑出鞘,锋芒毕露。可他的性格成分里却还是稳重居多,又掺杂比较重的情绪化,结果就是理性时很理性、感性时很感性,上一秒可能还在语重心长地劝你想开点,下一秒自己倒变成了一个闷葫芦,闹别扭还口是心非。

  刚进球队那会儿,Jern曾有一次对他们这帮高一的说,你们队长这种人啊,若是放在小说里,绝对属于三两句介绍不了的角色,你得看完整个故事,才能对他了解个七七八八。

  现如今,故事也讲了好几个月了,Than依然没有自信说自己了解了几成。Puen于他还是那么难以猜透,那么忽远忽近,那么……

  “——Than你好了没有啊!上个厕所那么慢!”

  ……哎。

  “这就出来!”他应道,这才开始解拉链。

  由门外继续传来Puen的声音,只言片语,根本听不清在说什么,估计说话者也没想要人理睬。耐性变差是Puen醉后的表现之一,这一点几乎众人皆知。

  洗完手Than习惯性地看了一眼镜子,里面是一张圆圆的脸,还带点婴儿肥的影子,被许多人说过看起来很好捏,包括那个正在门外絮叨的人。那是他上一回见Puen喝醉时候的事了。说奇怪的话、做奇怪的事是这家伙醉后的另一表现,这个知道的人也不少,但有幸亲身体验的就很少了。

  印象中当时Puen是毫无预兆地捏了一下他的脸,捏完还笑着说,哇真的很好捏,我都想捏好久了!他当然是呆了呆,转头正看到KTV里绚丽的灯光晃过Puen的眉眼,心里顿时闪过一个念头——一定要将这一秒好好记住。

  虽然真要说的话,光也不算好看,人也喝得挺狼狈。

  可是Than记住了,记得很牢,并认为那是很美好的一幕回忆。

  也许,在那一秒伏笔就已经埋下了,因为心中在意,故而所见特别。一路铺垫到今日,酸甜苦辣都算是尝过了,连还要一起打球的誓言也发过了,也差不多该到揭晓结局的时刻了。

  会是Happy Ending吗?

  还是他会错了意,迎面砸来一个Bad Ending?

  又或时机未到,他们仍要暧昧下去,既然未完待续,就只好用Open Ending敷衍了事?

  似乎哪一种都有可能。

  再分析分析,其中最没可能的貌似就是第一种了。

  想到这里,“成天承诺这个承诺那个”的Than瞬间没底气了。毕竟,任何人在面对情感问题时,都不敢说自己有百分百的把握。他与Puen,Setter与Spiker,学弟与学长,一个男生与另一个男生……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缘分自有安排,他对自己说,然后呼气,再吸气,拧下把手。

  Puen就站在门外。

    


——TBC

评论(3)
热度(6)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