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Puen]无惧(5)

[极限S-Spike!]

[Than/Puen]

  
5.


  “你在里面磨蹭什么呢?”Puen微皱着眉问。

  “思考人生。”Than开玩笑。

  “在厕所?”Puen一愣,呆呆眨了两下眼,似乎倦了,边揉眼睛边嘀咕了句“神经病”。他口中的神经病学弟倒是不恼,还咧嘴无声地笑了笑,侧身让开了道。

  在困意和醉意的双重侵扰下,身体的动作基本就是靠条件反射。在这个熟悉的环境里,所有物品都摆放在印象里的位置上,Puen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行动自如,只是手脚较平时笨拙了些,整个步骤被无意识地拉长了许多。等到他洗漱完走出来,时间竟已过去半小时。

  “你好慢啊学长,我都要等到睡着了。”

  模模糊糊地,Than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语气不是抱怨,而像是调侃。Puen抬眼看去,那人正坐在靠近床的那一边窗台上,一手撑在身侧,另一手随意搁在腿上,手里拿着什么东西。

  月光从屋外洒进来,只能说聊胜于无。右侧那盏台灯的光也离得远,根本不能照清人的模样。

  Puen对此不太满意。

  因而他径直走了过去,将灯调到最亮。

  这一举动令Than有点纳闷,但他还没来得及提出疑问,Puen已经在他面前的床上坐了下来,仰头看过来。他便想起刚才Puen说有话对自己说,心里一紧张,看这样子好像还挺严肃认真的。谁料Puen丝毫没有要出声的意思,就只是这样同他对视,数秒之后,还大有睁不开眼、即将这样睡过去的趋势。

  “学长?”他略微俯下身子,语带试探,“你前面说,你有话要跟我说……是吧?”

  Puen偏了一下头,很细微的一个动作。

  这个意思就是,有吗?我不记得了。

  “呃呃呃,行吧。”Than显然理解了,不禁失笑,继而问,“那学长你这样盯着我,是要干嘛啊?”

  “要干嘛?”Puen顶着一张恍神的脸,先重复了一遍。他的眼睛已经困得半眯了,这时挣扎着眨了几下,焦距越发对不准了,“呃,就……看看你啊。”

  ——??!

  Than惊得瞪大了双眼,骤然心悸。

  与此同时,Puen则实在抵挡不住睡魔,一侧身倒进了床里。

  “等等学长!”Than边跳下来边喊,“你头发还是湿的,这么睡不行——”

  嚯咦!

  一喊完他自己都立马给自己翻了个大白眼。

  Than你怎么回事啊!这种时候为什么操心的是这事儿!

  你有本事心跳加速,有本事把人拽起来问个明白啊!

  白做半天心理建设了吗!不是还计划了半天,捏着人家的奖杯准备来个“You are the best spiker in my heart”吗?!

  真的是……

  气自己也气对方……

  “……妹的!”他还是忍不住爆了粗,“每次都撩完就跑,学长你这种人……究竟是什么意思,也不讲清楚。”

  “嗯……”

  “还嗯,知不知道这样子别人会很困扰啊?”

  “嗯……”

  “算了算了,吹风机在哪里啊?我帮你吹头发。”

  “……”

  “喂,学长!”

  “……”

  “学长?”

  “……”

  “……”

  Than重重地叹了口气。

  第二天头痛可不怪我,他默默想。凝视了对方一会儿,确认是真睡着了,才摇摇头,把手里的奖杯搁在窗台上,又关了灯,自己绕到床的另一边躺下了。

  到底他还是没告成白。

  一整个晚上都莫名其妙。

  于是憋着一股子闷气,Than伸手揽过了Puen,把人转向自己这面,还顺手替他拨开了黏在额头的湿发。刚洗好澡没多久,Puen身上还散发着微热的潮湿气息,与沐浴露的清香掺杂在一起,嗅起来竟有几分沁人心脾。

  “Puen。”他叫他。相识以来第一次,没有前后辈间的生疏。

  Puen的睫毛颤了颤。他看到了。

  这一刻他们离得是如此之近,哪怕光线再暗,他也不会错过Puen任何细微的动作。一时间忐忑漫上心头,亦有一丝期待暗藏,他说不清自己更希望Puen是醒了还是没醒,不过,其实那也不重要了。

  因为他还可以说千百遍。

  他的队长,他的主攻手,他加快脚步追逐的人,他终于能配得上的人。

  “You are the best in my heart.”

  


——TBC

评论(2)
热度(7)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