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Puen]无惧(10)

[极限S-Spike!]

[Than/Puen]

 
10.

 
  在前往饭店的路上,他们在B1广场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个活动区,总是吸引很多人围观,这阵子搞的是室内攀岩。对于这项运动Puen一向是敬而远之的,一提到攀岩脑子里就浮现出如下画面:一个身材魁梧、拥有八块腹肌的欧美壮汉,穿一件紧身背心,攀附于悬崖峭壁。反观自己,细胳膊细腿的,应该这辈子都玩不了这个。

  不过,在他身旁的Than却是跃跃欲试的模样,挤到人群前面看得津津有味,还打听怎么可以报名。可能是全部的注意力都在攀岩上,一个不小心,这家伙就踩到了人。

  Puen正慨叹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视线和被踩的人对上,不由得尴尬一笑。

  居然又是倒霉的Siang哥。

  今次他是一个人,后来Puen知道他那两个兄弟们各有约会,见色忘友去了。这大龄单身汉并没察觉面前也是一对狗男男,见到Puen颇为高兴,还把Than也给回忆起来了,“嗷,这位小弟我有印象!没记错的话,Puen,这是你队友是吧?”

  “是啊P’Siang,”Puen简单行了个礼,“还有上回,哥你记得吗,有一天晚上我们教练在夜排档和你们起冲突,Than跟我一起在的。”

  “哦哦,难怪我看比赛时就觉得这个小弟眼熟哇!”Siang已经完全忘记被踩了一脚的事,爽朗地笑起来,“叫Than是吧,有缘有缘。”

  “P’Siang你好,刚刚踩到你不好意思啊。”Than拜了一下,礼貌道歉。

  “没事没事,”Siang连连摆手,“Puen的朋友嘛,大家都是认识的人了,还在意这点小事儿。”伸出手去,大手拍了两下Puen的肩,话还是对Than说,“话说回来,我每回看这小子都是独来独往的,就是吃个夜宵还要被人拼桌的那种,然后还是自己闷头吃。哈哈哈,竟然能把他拽来逛商场,你这朋友当得可以!”

  Than转头看Puen,“嗷,学长这么闷的吗?”

  “哪有这么夸张啦。”

  “下次吃夜宵没人陪,可以喊我啊。”

  “都说没有的事了……”

  “诶我说,你们要不要上去试试?”这边二人交头接耳,那边Siang自顾自说道,“年轻人,应该有点挑战精神嘛。哥像你们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是全校有名的,别说攀岩了,哥徒手爬过六楼!”

  ……爬女生宿舍吗?Puen暗想。

  这话自然不会说出口。

  两人再次仰头,看向隔离区域里的那面人造岩壁。上一轮的攀岩者马上就要结束攀登了,有几个放弃了,有两个已经登顶,还有两个看起来也即将成功。活动主持已经开始召集下一轮的参与者,此刻报名正是时候。

  Than用了大约三秒钟来犹豫。

  当主持人第二遍“还有谁要报名”响起,他一把牵起了Puen的手,举起挥动。

  “这里这里!”

  “疯了?!”

  “小弟有胆量!”

  三个人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主持人冲这个方向做了个“过来”的手势,“好的,那边两位白衣服的男生,请到我这里来。两位看上去很青春活力啊,应该都是学生吧。让我们鼓励他们有好的表现!”

  “你妹啊!我不去!”Puen努力把手腕从Than手中抽出来。

  “走啦学长。”Than扣得死死的,开始把人往前拉。

  “不不不我不去。”继续抽。

  “去嘛。呐~”继续拉。

  僵持不下之时,还是Siang哥一掌定乾坤,在Puen的背后重重一推。

  “年轻人,应该有点挑战精神嘛。”他再次说。

  Puen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进了火坑。

  在主持人的调动下,周围开始响起掌声,初时稀疏零星,很快便热烈起来,还夹杂为他们加油的喊声。这下子真叫骑虎难下,Puen的表情很僵,再回去很尴尬,要上去又害怕——对!他怕!这也不是什么叫人羞于承认的事儿,毕竟攀岩挺危险的,要是搁到真正的野外,都属于极限运动了。

  所以还有没有退缩的可能性?比如说自己是不小心被绊了一下才冲出来,或是为Than鼓鼓劲,转移大家的关注点。

  可是……

  Puen微微抿住了唇。

  他的手腕还被Than握在手里,很用力,勒得他手指发麻,血液都要无法循环了。而在他的前方,Than望过来的眼中却丝毫寻不见强势,反倒满满都是鼓励与期待;那双黑眸上的一抹亮色,更像极了夜幕里的明月,落进他心里,在他涟漪漫漫的心湖里荡呀荡。

  许是氛围太像了吧。Puen恍然有种置身球场的错觉,竟不自觉迈出了步去。

  此刻他的心底再没有一丝慌乱,取而代之的,是自信与动力。

  突然,却非偶然。

  过往许多次,且往往是在处于比赛劣势之时,当他不期然地与Than四目相对,Puen都曾感受过这样奇妙的心境。在那短暂的几秒钟里,他会觉得周围的人与物都是模糊的,场边嘈杂的助威声也变得轻如蚊吟,只有眼前的这个人,清晰且唯一清晰,宛如追光灯下的主角。

  他读懂他的表情和眼神。

  他听见他的话语,乃至弦外之音。

  那个时候,他所有的气馁和烦躁就都消弭不见了,如风过雾散,阳光又照耀下来。哪怕Than的状态往往更加焦躁,那无关紧要。令他无惧困境的,是这个人本身,以及他们正在并肩拼搏这件事情。

  因而他便有了无穷的勇气——一如“过往许多次”,应当还有往后许多次,但最重要的是这一次——他步伐坚定,与对方一同向前走去,什么顾虑都放下了。

  失败很糟糕,丢脸也很糟糕,但是那又如何呢?

  他不孤单。

  他不害怕。

  
 

——TBC

评论(4)
热度(7)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