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Puen]无惧(12)

[极限S-Spike!]

[Than/Puen]


12.

 

  这一天的临时约会,因了Leng的盛情相邀,最终还是结束在了KTV里。

  学校附近的KTV不多,平时兄弟们习惯去的就那么一家,离商业广场有一段距离。是以当Puen和Than姗姗来迟时,Party早已开场,二人不得不自罚了一小杯啤酒,方才得以入座。

  没人对他们同来感到奇怪,因为Than有说Puen来接他。唯一可能知道他们从昨晚就一直在一起的人没被邀请——Leng说,今晚是爷们儿专场;Nao在一旁补充,就算不是这样,唱歌又有谁敢请学姐呢……

  总之,Than很奇妙地被完全排除了嫌疑,所有人都在Leng的牵头下追着Puen打听:约会对象是谁呀?晚饭和谁吃的呀?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呀?大家伙儿认不认识呀?

  在场唯一没有参与逼问的是Arm,原因是昨天实在喝多了,到现在也没缓过来,没什么精神地窝在沙发的一角。不过Than看得出来,这小子其实也竖起耳朵听着呢。想想也是,Puen可算得上是Arm的偶像了,偶像的八卦自然是要关心的。

  这时Than便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Puen是队里当之无愧的核心,像太阳一样,而他们其他人是绕着他转的行星。这个人从不张扬,八成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有多独特,可是光芒自然耀眼,吸引所有人,也令所有人依赖。

  因而他又同时郁闷起来。半小时前Puen还独属于他呢,这会儿却在照耀别人了。进而他颇为不悦地想到,再过几个月学长就要毕业了,会去一所不知距此多远的大学,和一群自己不认识的人朝夕相处。以学长的条件,吸引一众新粉丝岂不是轻轻松松?说不定新同学里还有不少看过U18 Cup的,这么出色的主攻手他们一定能认得。又万一,学长不小心弄了个院之月当当,打球那么帅,长相和学习也都不差,更是要到哪儿都众星拱月了吧。

  到那时……

  Than将凝望人群的目光收了回来,心头蓦然涌上几许酸涩。

  哎,到那时,Puen所接触的环境与人,都会与中学时期所接触的全然不同;他眼里看到的——或者说得直白一些——可供他挑选的,兴趣、娱乐方式、喜欢的对象,都会有太多太多,不再如现在这样,所有的时间分给排球和学习,相熟的人除了班里同学就只有队友。

  而自己,赛场上的六分之一,球队里的十几分之一,全校中的几百分之一,这样的自己,在未来两年Puen的生活里,不知还能是几分之一。

  他无法占有Puen。

  他连一直陪在Puen的身边都做不到。

  那也自然存在可能,会有某个人取代他在学长心中目前的地位,一如他也曾取代了别人。毕竟谁又能提前保证,Puen不会在以后的某一天,在一个他都不知道在哪儿干什么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新的二传手、一个新的朋友,比他更好,比他更适合他?说不定他们都不用像自己和Puen那样磨合好久,而是从一开始就很投缘、很合拍,乃至相见恨晚。

  这是无法预料的事。如若当真发生,也无人可阻止。

  于是沮丧之余,Than也模模糊糊地意识到了,自己和Puen的感情根本还不稳定,好多东西言之尚早。这就好比他们都爱看的赛车,刚起步时,你卯着劲儿等红灯熄灭,恨不得挥洒全部热情,一路加速到底;然而很快你会发现你并不能,因为你会遭遇种种状况,受到种种限制:你的对手——永远无法赶尽杀绝的情敌们,潜在的和你小打小闹,明处的和你生死竞速;你的车队——理论上应该与你同在的朋友们,大多时候在帮助你,偶尔也会坑你;你的赞助商——你的家人,养育你,却也令你觉得从他们这儿得到支持是那样的难;还有你不得不服从的赛制——既定的道德标准、来自舆论的压力、身边人的看法,任一都能压得人喘不过气。

  要顺利驶到最后,需要热情,也需要理性。

  赛车如是,排球如是,感情亦如是。

  那印在马克杯上的“Best Partner”,那“会再一起打球”的约定,在未到终点之前,都只是美好的愿望。现实是,一个仍不够勇敢的你,一个仍不够优秀的我,还有仍未做好准备的我们。

  希望有朝一日,愿望都能变成现实。

 

 

——TBC

评论(1)
热度(3)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