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夏]一个循环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它死于与@元宝不可说 的塑料爱情。幸好只看尸体也挺带感的。

————————————————————————————————————

[端脑]

[孟秦/夏驰]

  

  作为挚友,孟秦近来感到自己越来越名不副实,因为他越来越不懂夏驰了。这个和他同寝了大半年的学弟忽然变得有些奇怪,经常无端地愣住,或是叨念些没头没尾的话——连想追问都不知该如何追问的那种。

  他向夏驰提了这件事,在一个傍晚,推理社活动结束之后。夏驰听罢先是惊讶,继而沉吟,最后答非所问地说:其实孟秦,我一直想给你讲个故事。

  哦!你讲吧。

  可是那个故事太长了。

  ……你是在耍我吗!

  没有没有,只是它真的太长了……

  那就言简意赅啊!概括啊!你这聪明脑子干嘛用的!

  我……

  夏驰语塞了。

  他们大眼瞪小眼地对峙了半分钟,站在寝室楼下不远处,身边人来人往。几步外的路灯把影子拉长了,他被笼进夏驰的阴影里,忽然莫名生出个冲动,想拥抱一下这个纠结中的学弟,告诉他,算了算了,不管你什么样,都是我的好学弟、好兄弟。

  不过他没有开口。

  原因是,说话太矫情容易让人误会是个基佬。

  接着,或者说终于,夏驰开口了。那张于男孩而言过于精致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却不显得冷漠,而像是有太多复杂的情绪要表达,如同一幅改了又改的画作,最终擦得一干二净,留白是不应属于这个年纪的淡泊。

  我做过一个梦。夏驰说。梦里有另一个你,另一个晴知,几个你还不认识的同伴,和一个很糟糕的我。我自以为是,失去了很多东西,但是追悔莫及。

  他顿了顿,头往下低了一点,又说下去。

  在梦里,我又做了一个梦。那个梦里,没有你,没有晴知,只剩我和那几个同伴。我还是那么糟糕,还是那么自以为是,连你和晴知都失去了。

  我想挽回,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甚至不确定现在是不是一场新的梦……

  等等等等!孟秦比了个“STOP”的手势。冷静点朋友,你是不是没睡饱?我这不是真实地在这儿吗,什么梦不梦的?

  所以我说这个故事太长了,你让我概括,概括不了。

  ……行行行,那你还是从头讲吧。我慢慢听。

  那我说了你可不许不信我。

  信啊,绝对信!我们夏驰宝宝说的话,我什么时候不信过?那就找个地方坐着慢慢讲呗?

  好。

  不过——

  孟秦一把勾住好友的脖子,另一手竖起一根食指。

  你。他弯曲指节,指了指对方。我。他又点了点自己的胸口。

  我们是最好的哥们儿,他说,我不知道你的梦里发生了什么,或者说,你在梦里发生过什么。但是现在,我们在一块儿——这个你,还有这个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夏驰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他被揽着肩膀往前走,向着宿舍楼底昏暗的光。孟秦的手重重地捏在他的肩头,像要给他鼓励,给他回溯过去与迎接未来的力量。

  嘿,美女。

  他听到孟秦的声音,话语轻浮,语气却认真。

  这个梦里,你不会再失去我了。我保证。

  

  

【END】

评论(7)
热度(16)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