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夏]黎明前夜

一段短自白,背景感情:孟↔夏←博,个人孟夏就只打一个tag了,时间点:总决赛前,漫画设定为主

————————————————————————————————————

[端脑]

[夏驰中心,微孟秦/夏驰]

 

  夏驰从噩梦惊醒的时候,赢世界的手表显示着四点十分。他抹掉额头的冷汗,在轻微的晕眩下渐渐适应黑暗,或许是在梦里消耗了太多精力,醒来仍觉得虚脱无力。

  在他身边静静睡着的是雪雨秋。这个人小鬼大的小姑娘,单方面决定了他得天天给她讲睡前故事,又说,夏驰哥哥每天给我讲完故事还要轻手轻脚回去睡觉太累了,不如就和小雪一起睡吧!小雪最喜欢夏驰哥哥了!

  其实这句话本身是不存在逻辑的。

  真正的因果逻辑是,有一天雪雨秋听到博卞和春絮香打赌,谁能先和夏驰睡觉以后谁就是老大。

  得知这一真相时夏驰惊得目瞪口呆,回过味儿来先是生气,继而气笑了,最后哭笑不得。他不是个保守的人,大学里跟损友们荤段子也没少开,但是自认比博春二人还是差了点,主要差在脸皮厚度。当着小女孩的面讨论这种话题,换做他是做不到的。不过小雪这么早熟也未必不懂,不懂也未必就比懂好,最好是不懂装懂归根到底还是不懂……

  不管怎样,他因此发现,自己在团队里的定位有点奇怪,明明是个队长,却搞得跟个团宠似的。这对现在的夏驰来说却不是坏事。他的精神压力已经到了极限,受不住再增加,所以比起继续撑着被人依靠、值得信赖的形象,他倒宁愿当一阵子团宠。

  他急需一个人静一静,躲开人群,可他又害怕孤单。幸好学会冷漠使他变得比以往更能清醒思考。

  自决赛以来夏驰时常自省,以前哪些事情做错了,哪些事情做得不够好,还有哪些事情根本不应该做。这令他几乎每天都坠入噩梦,醒来的过程则像是一场从深渊爬上悬崖的挣扎。

  他小心翼翼地下了床。雪雨秋仍然睡得很安稳,抱着她心爱的熊骑士——在他随口创作的故事里,熊骑士专门守护可爱的小姑娘。他想到雪雨秋总把“夏驰哥哥就是我的熊骑士”挂在嘴边。可他究竟为这个过分聪明的女孩儿做了什么呢?或许就只是给她说了许多的睡前故事,赋予她一场又一场的美梦而已。

  他向来是这样。他自己知道。在他的口中,没有问题是解决不了的,譬如他一定会救出晴知,譬如每场游戏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又譬如他有他自己的办法去拯救地球——这一句最特别,因为他只对一个人说过,给其他人的版本都是:至少我夏驰会活下去。那些与其说是承诺不如说是自我暗示的话语,随处可见于他的过去,嘴上说得好听,不知是说给谁听。

  在他描绘的美好的未来面前,太多人都曾对他说,我相信你。

  想起来,每个人都值得他大哭一场。

  但他已经很久不哭了。端脑评分SS的玩家夏驰从没哭过。他也不抽烟不喝酒,像个情绪稳定、不需要发泄的人。甚至,他还做到了感情正常、三观正直、游戏中的自保不触碰道德底线……

  累吗?

  他问博云。

  此刻她正独自坐在厅里,一如每一个她不想睡也不用睡的夜晚。

  少女朝半夜跑出房间的人投来疑惑的目光。这个突兀的问题让她一时难以作答。然后她忽然觉得自己懂了,歪了歪脑袋,反问:

  你累吗,主人?

  ……我很累。

  夏驰说。

  仿佛终于吐露一个隐藏许久的秘密,那样如释重负。

  博云点了点头。夏驰从她的身边走过,她目送他下楼,走出了这栋供他们赛间休息的别墅。

  外面的风很凉。别墅孤零零地建在一片荒地中央,像战地中的最后一面旗,摇摇欲坠,等待着最后一次冲锋。他们能够活动的范围有限——持有携手之戒的玩家更是受到重点关注。夏驰困惑过系统为什么不直接禁用携手之戒,管理员给他的回复是:因为麻烦,而且,如果你真的使用了,我也很好奇你非要去的是谁身边。

  这也太恶趣味了吧?春絮香听闻时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可是私底下,所有队友都是问过他这个问题的,当然也包括这个“大结局女皇”。

  夏驰从没有正面回答过他们。

  事实上,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去找谁。

  他的父母吗?自然想,可是他们在携手之戒的范围之外。

  晴知吗?令她受万人唾弃的他没有脸去见她,也宁愿在她心中保留一个当初的模样。

  孟秦吗?哈……那家伙……

  那家伙,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再也不要见到了。

  他是他的学长、室友、最好的朋友,是第一个令他相信心有灵犀的人。在短暂的一年相伴里,孟秦把他照顾得很好,在他低落的时候鼓励他,在他膨胀的时候提醒他,让他做一个聪明自信但不会为之所误的人。在他决定坚持游戏之后,孟秦也依然扮演着最善解人意的角色,甚至甘做绿叶,即便看透了他的种种不足也从不说破。

  他们曾形影不离,而今形同陌路。

  如若再见,必要刀剑相向。

  可他永远得到信任——以前,现在,以后——孟秦永远相信他,比他自己都更加相信,信他会做一个英雄,像他所声称的那样。

  这个人,是最值得他为之大哭一场的人。

  夏驰忽然就有点扛不住了。

  他在别墅门口的台阶上坐下来,似乎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颓然而无依无靠。他的鼻子发酸,眼睛干涩。他将那枚携手之戒摘下放在手心,一时如捧珍宝,一时又攥得死紧。

  却终究还是没有哭。

  眼泪是懦弱者的保护色。这一句出自孟秦写的某一个剧本。他想起了它,便静静坐着去品味它,继而又想起了那些瞎混的大学时光,逃课、搞社团活动,还有跟损友们开荤段子。直到风渐渐地大了起来,有种山雨欲来的味道。博卞开门走出来,贴着他坐下,张开风衣将他圈进怀里。

  小可爱,博卞偏着头问,大半夜的,在这儿想什么呢?

  想一些人。夏驰答。

  博卞就不再追问了。因为他知道夏驰不想说,也猜到“一些人”是哪些人。他们和他不同——他们是在夏驰心里的人,不在身边,地位却让他这样的身边人无法企及。所以他不会自讨没趣。他也没所谓。

  反正,他只是寂寞,恰巧对方也是,便虚情假意地彼此依靠。

  应该说他与夏驰的关系就像一块儿蜜糖,最外层是浮于表面的温柔,甜言蜜语顺手拈来,哄你张嘴将它吃下。然后蜜糖会变为毒药,麻痹神经,让你耽于美好的幻觉。

  你的心里是谁,不妨就把我当成谁。

  唯有在这样的深夜,忽然从噩梦或美梦中醒来,或许还会有刹那的清醒,感到自己可笑且可怕。

  他们是同一类人,活该被唾弃的那一类。博卞自嘲地想着,将夏驰抱紧了几分,感受到对方轻轻靠在了自己的肩头。

  他伸出手覆在了夏驰的手上,说,风大,进去吧。

  夏驰嗯了一声。

  他们亲密得像一对真正的恋人,并肩走回别墅。在他们的背后,萧瑟寒风被关在了门外,砰的一声,像一声开在心头的枪响。

  夏驰抬头走着,仿佛无所畏惧。

  走向温暖,走向明亮,走向属于英雄的光辉未来。

 

 

【END】

评论(2)
热度(30)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