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孟夏]一场游戏(三)

[端脑]

[孟秦/夏驰,副本为主感情为辅,带网剧设定博卞→夏驰和春絮香→夏驰]


第三章

 

  夏驰是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下听完规则的。回神时,整个B组已被被传送至专用的会议场所——不知位于游乐场哪里的一个草坪上。

  他已经很久没有觉得某场游戏这样真实了。成为高级玩家以后的每一场游戏,他都像一个旁观者,抱着一份过分超脱的心态在参与。这是他的聪明之处,是他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而现在,这层保护被击溃了。 

  他是如此清晰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情绪——满溢的愤怒与不甘,还有潜藏其下的绵绵恐惧。他忽然有诸多顾虑,继而衍生出对结果的诸多猜想,救不了晴知会怎样,救了晴知另一位人质会怎样,孟秦和春絮香分数要是不够会怎样。又开始胡乱地计算,哪个玩家与人质的关系最亲密,应该在哪一次投票把谁换过来才能让结局大圆满……

  “我的小可爱看起来很烦恼嘛。”博卞悠哉的话语飘入耳中。

  夏驰抬头看了他一眼,想知道这位亦敌亦友的旧相识能给出什么建设性意见来。

  却听博卞继续轻飘飘地说,“各位‘暂时的’队友,我看大家都这么暴躁,也不像要合作商量的样子,不如这样,我先表个态。我嘛,没什么压力,就是来玩玩。输赢对我没所谓,人质和我也没关系。不过B1是我的小可爱……”仿佛为了佐证,他轻浮地挑起了夏驰的下颌,还不忘暧昧地抛了个媚眼,“所以我会帮他,救出他的小女友的。”

  “博……B2你别搞事!”夏驰格开博卞的手,气得咬牙切齿。本来就是一触即发的状态,这人还火上浇油!

  果然B4当即爆炸,怒极反笑道,“好!那我也表个态!人质A是我的亲生女儿,我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造成伤害!我不管什么A组赢B组赢,就算我身在B组,我也是不会帮你们的!”

  “哦?那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咯。”博卞故作遗憾地耸耸肩,转向东张西望、仿佛置身事外的B3,“那你呢B3,你和人质A不会也是亲属关系吧?”

  “啊?”突然被拉进话题的B3总算停止了晃荡,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挠了挠后脑勺,仍是一派吊儿郎当的模样,“我跟人质A只能算是认识,不熟,不过我跟B4可熟了。我是他学生,他是我导师。”他模仿博卞耸了耸肩,“嗨呀,就是……我写论文,他拿去发表的那种。是不是呀,徐教授?”

  “林阳!你——你信口雌黄!”B4瞪大了双眼,指向B3的手在空中虚点了好几下。

  夏驰的目光暗暗在B3与B4之间流转了几回。相对而言这个B4比较好看透,大学教授的身份基本坐稳了,也的确是个斯文人,在头脑混乱、生气至极的状态下都没蹦出个脏字儿,憋了两秒就出来一个“信口雌黄”。再加上人质A是他的亲女儿,这个信息由GM提供不会有假,他在本场游戏中的立场也很明确了,不成大碍。但是那个B3……

  “那个B3可不简单。”所见略同,博卞恰好在他身后低语了一句。

  没错,B3看似心无城府,反倒令人捉摸不透。以B3称呼B4为教授,而B4能立即叫出B3名字来看,他们二人的确是认识,导师与学生的关系也不像是编造出来的。但是,他们二人之间有没有发生过导师盗窃学生论文发表的事情,他们目前无从判断,也不能轻信任意一方的言论。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B3和B4就是存在矛盾的,B3将比较容易被拉拢;反之,如果这件事不是真的,只是B3随口胡扯,那么以B3叵测的目的来反推动机,要么就是故意搅浑局势,要么就是放烟雾弹,明面上与B4为敌,事实上是为了帮助B4。

  无论是哪种情况,夏驰都已将B3列入重点防备对象。

  “得得得,徐教授,我不跟您争。”那边B3一摆手,作不愿追究样,“您有没有做过,您自己心里知道,看您现在女儿被绑在上头,也挺惨的,这事儿就先不说了。咱们还是先来研究研究游戏。诶B1,从开局到现在你还没正经说过什么话呢,担心女朋友啊?”不待夏驰说话,又自导自演地劝慰起来,“我看你也别太担心了,担心也没用不是?这局的规则这么复杂,谁知道最后谁被换到哪组去,投票都不知道给谁投,还救人呢。要我看哪,就随缘吧。反正我分够,B2刚刚也说了他分够,那边儿那个教授是个贼抠的,攒着积分肯定没怎么用过,也够。咱们组没有生命危险啊。”

  “……谁说没有?”夏驰接了话,“我现在的积分是17.5分,看来我是我们组唯一一个不能输的人了。不过,我也不会输。我一定会救出人质B的。”

  「哎呀,我的夏驰宝宝学坏了,怎么一上来就骗人呢?」GM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让我查查,你的积分是……」

  ……闭嘴。

  「嘤嘤嘤,夏驰宝宝凶我……」

  “那就很有意思了,”B3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既然是这样,那么B1,我就很好奇了——如果你去了对面,你会帮你自己,还是帮你女朋友?”

  “不好意思B3,你的好奇可能无法得到解答了,因为我根本不会让这样的情况发生!”夏驰微微一笑,见众人目光聚集过来,便正好转入分析,“诚然,这个游戏考验的是玩家对于其他玩家心理的把握,但是大家大可不必把问题太过复杂化,只要每个玩家从自己想要的结果倒推过来考虑,真正影响成败的决定其实不多。为表诚意,我就拿自己举例,说说我的计划吧。我个人的胜利条件是:第一,B组胜利,第二,我最终归属B组。也就是说,对我来说最有利的情况是,我参与最后一轮的终极投票,并且确保有另一人也支持B组。再往前推,既然我要参与最后一轮投票,那么第三轮投票我就绝不能参加,但我也不可能放弃之前所有三轮投票的机会,所以我会选择参加第一轮或者第二轮……”

  “第一轮显然更稳妥。如果第二轮投票失利,刚好被换到A组可就惨了。是不是啊小可爱?”博卞插了一嘴,说完还邀功式地冲夏驰眨了眨眼。

  夏驰点头,顺便默默朝远离博卞的方向退了一步,“B4,我们处境差不多,我也不想为难你。这样,第一轮投票你不要跟我抢,我保证把第二轮让给你,你一个人参加,故意输给A组就可以被换过去,之后各凭本事,两全其美,你看怎么样?”

  “听起来很不错嘛……”博卞抚着下巴状似沉思,捧场的同时不动声色地往夏驰那边靠了一些。

  夏驰也就不动声色地又退了一步。

  另一边,被长篇大论轰炸的B4短暂沉吟了一下,虽显犹豫但最终还是答应了;B3则又回归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嘴角轻勾,像是在耍帅,又莫名有些意味深长。

  他们最冲突的矛盾得到了缓和。

  「不愧是夏驰宝宝,就是聪明~」GM不甘寂寞地跑出来凑热闹,「这么复杂的规则,连我这个讲的人都觉得乱,不过听你这样一分析,瞬间就变简单了呢!」

  ——哈,简单?

  夏驰内心冷笑,懒得搭理GM那“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吹捧。

  真理永远是不需要证明自己的,唯有歪理才需要头头是道地去解释。他之所以说这么多,就是因为他没有把握,这一点在场的大概也只有B4没看破了。关心则乱,此言不假。一个高级玩家,本职还是大学教授,若不是心系女儿的安危慌了神,实在是不太可能被他牵着鼻子走。倒是白费了他在发言之前还做了多手准备,例如B4要是有所怀疑他该怎么处理,还有B3要是跳出来搅局他该怎么处理——说实话夏驰是更愿意看到B3跳出来的,但是并不如愿。

  B3保持沉默不令他意外,却的确令他更忧心了。除此之外,他也没有忘记自己这边还有一颗隐雷,可能永远不炸,也可能随时会炸。

  他向博卞看了一眼。

  后者正好也在笑眯眯地看着他。

  前路漫漫,真不知是凶是吉。

 

 

——TBC

评论(1)
热度(19)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