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ewt]勋章

不足千字,不宜细品,建议吞食。

————————————————————————————
[移动迷宫]

[Thomas/Newt]

 

  和大家打闹着从海里爬上来的时候,Thomas不期然地捕捉到了Sonya的目光。

  她正歪头盯着他看。准确来说,是盯着他的胸前看。

  即便下海时Thomas也没有解下项链。Newt把它留给了他,作为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赠礼。他曾花了不少时间去习惯它,不是指它硌在胸口的感觉,而是它所代表的意义,和它不断从他内心深处唤起的那些东西。终于有那么一天,当他站在刻满了名字的那个石碑前,不再有什么阻碍着他的呼吸,他明白自己做到了。

  他可以自然地将项链握在手心,用指尖拭去石碑刻痕里的一点点灰尘。

  他已经学会对它习惯甚至麻木,不会再因此而沉沦于悲伤。即便有人不经意提起,正如此刻。

  “你知道,我什么时候都会戴着它的。”Thomas勾起项链的皮绳,冲Sonya微笑了一下。他很喜欢这个姑娘,她总能令他想起最美好的Newt,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有一头漂亮的金棕色头发。

  “我又小小地改造了一下,”他接着说,“我把原来的吊坠泡在了血清里,这样我就不用分开携带了。这样不错,是吗?”

  Sonya点了一下头,又摇头,“是不错,不过我没在看它。”

  “……那你在看什么?”

  “看你曾和死神擦肩而过的证明。”Sonya笑道,怕Thomas仍不理解,便迈步过来点了一下Thomas的胸口,“这个,我想你一定引以为傲?Minho怎么说的来着,伤疤是男孩儿的勋章?”

  Thomas不明所以。

  他低下头去,Sonya所指的位置是他的视角盲区。但他很快便明白了她在说什么——他心口上的刀疤,那道他还以为早就淡了的伤痕,他看不到它,且刻意忽略它,但它依然真真实实地存在着。它就在那儿,像一只耐心蛰伏的蜘蛛,早就将毒液渗透入他的血液,静等着用这种猝不及防的方式提醒他,他并没有真正放下。

  所以,所谓的习惯甚至麻木,不过都是自欺欺人的说辞而已。脆弱者用它来故作坚强,坚强者用它来掩饰脆弱。

  他给了Sonya一个大大的拥抱。

  “是的,Minho就是这么说的。”感觉到金发女孩儿在自己怀里吓到僵硬,Thomas笑着松开了她,“感谢你Sonya,感谢你的提醒。伤疤是男孩儿的勋章,而它是我最好的一个。”

  这举动成功令海滩上爆发了一通起哄,男孩们冲过来,试图从主角的嘴里撬出他俩是何时搭上的。Brenda在远处唯恐天下不乱地喊,哇!Thomas你这个负心汉!Thomas大声地笑起来,转身一头扎进了海里。

  海水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用手按住自己剧烈起伏的胸口。

  这里有他最好的勋章,替他铭记着,有一把刀曾刺在他的心口,又刺进了另一人身上同样的位置。

  他总以为他忘了,其实他没有。

  他永远都痛。


 

 

  【END】

评论(6)
热度(107)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