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ewt]跷跷板

[移动迷宫]

[Thomas/Newt]

  

  玩跷跷板时你会希望对面坐着什么人?你的朋友、家人、恋人,或是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

  战时英雄Thomas先生向我说了这样一个故事。

  那是个阳光和煦的午后,就在不久前的一天。Thomas先生刚给另一位战时英雄——现任远征军领袖Minho先生——打了一个电话,祝贺他高升,并相约去参加某位女性好友的婚礼。

  “鉴于她现在也是政界要员了,我就不提她的名字,”Thomas先生说,“她真是我见过最强悍的女人了,Minho说他也这样想。你不知道我们第一次见她时的场面,一个短发的假小子,在一群Crank中间闲庭信步地穿行过来。谢天谢地,她终于把自己嫁出去了。”

  我觉得我猜到了是谁。这位伟大的女士,战后20年一直致力于重建事业,同时也是女性维权的扛旗人。

  接着Thomas先生开始讲述故事的主要部分:

  他挂了电话,正巧走到一个街心花园边上,便进去打算歇一会儿。花园里有一些健身和娱乐设施,其中就有跷跷板。这个时间花园里的人不多,设施这边更是只有一个小男孩在独自玩耍。见到Thomas先生,小男孩十分开心地跑过来,问他:“叔叔,你可以陪我玩跷跷板吗?”

  Thomas先生同意了。

  他们在跷跷板的两头坐下来,男孩只有十岁的样子,蹦蹦跳跳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狗。他当然也很轻,所以Thomas先生不得不用双脚微微支撑自己的身体,好让跷跷板不会瞬间倾斜。

  “哇!我在飞!”男孩欢快地叫起来,在他那一边的跷跷板升到最高时张开双臂,像张开了一双翅膀。他金褐色的头发被风吹乱了,遮住了他的眼睛,幸好他闭着双眼。

  这样有些危险,我说。采访人采访得多了,总习惯了插两句话避免冷场。Thomas先生笑了笑,说,是啊,所以我也立马阻止了他。但是,你知道吗,他在风里“飞翔”的样子,他柔软飘扬的金发,真的像个天使。

  说这些的时候Thomas先生显然很兴奋,在一个中年男人的眼睛里,可不多见这样闪烁的、灵动的光。到这儿他停顿了许久,似乎沉浸在回忆里了,这让我的老毛病又犯了。我引导性地问了一句:您喜欢他,是吗?

  Thomas先生这才被我拽回现实,点了点头,说,是啊,我非常喜欢他。

  然后,他又继续讲述道:

  一个十岁大的小男孩一个人在那儿是很奇怪的。他的父母呢?还是他本来有别的小伙伴在一起?可是四周都没有人在往这里看,不像是远远陪伴的样子。他们玩得很开心,Thomas先生说自己都没想到他会对小孩子这么喜爱。很自然的,他询问了男孩的名字。

  “我叫Newton!伟大的科学家!”男孩骄傲地挺起了小胸膛,眉飞色舞地说,“我妈妈说,这个世界需要科学家。我还有一个哥哥,叫Galileo,也是个科学家的名字。妈妈说,我们躲过了最大的灾难,但也要为灾难做出贡献。我们都在努力学习呢!”

  Thomas先生愣了愣,很快又笑起来。他说,那一刻,他觉得跷跷板就像一个时间轴,自己这头是现在,另一头是过去。他在那儿看到了光辉的历史,和一些他敬仰的人、一些他无比怀念的人。同时另一头又是未来,一个漂亮的金发男孩儿用他稚嫩的嗓音说,我要为灾难做出贡献,我要成为伟大的科学家。

  您的比喻真好,我说,特别是未来那一段。

  Thomas先生耸了耸肩。

  最后他将那个小男孩送回了家,因为是偷溜出来玩的,男孩受到了一些责骂。孩子的父母都认得Thomas先生,惊喜万分地向他表达了敬爱之情。

  伤痛终会过去,Thomas先生总结道,我们不能耽于回忆,而应该朝前看。或者说,回忆应该是让我们前进的动力,不能拖了后腿。那些过去的人,我们把他们装在回忆里,再带着回忆往前走,才是对他们最好的交代。

  是的,您说的对。我郑重地点头,把这句话一字不落地记录了下来,希望能呈现给所有曾经历过伤痛的人。

  这个关于跷跷板和金发男孩的故事,也是几乎原封不动地付诸于文字的。

  采访结束前,Thomas先生请求我将这个故事尽可能完整地发表。说实话,我并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但我照做了。此外,我还把它转述给了我之后的采访对象——另几位战时英雄,亦是Thomas先生的故友,其中就包括Minho先生。他们听完,都有默契一般久久地沉默,最后展露出微笑,对我说,他们已经很久没听过这么好的故事。

  我想,这或许就是Thomas先生要我认真记下来的原因。这个故事里有属于他们的秘密,有些细节只有他们能懂,别人只能看懂结论。

  但,一定是一个好故事吧。

  

  

  

  【END】

评论(7)
热度(57)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