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Thomewt]浮光(Ch1-2)

1. I'm back,的确沉淀了好一阵子。慢慢修一下这篇,并且从头重发。

2. 三年磨一坑,三年之后又三年,进来了有生之年就不用想走了。

3. 电影向,完全倒叙——完全倒叙是什么意思看了文的就知道了,这个架构难免会有Bug,欢迎针对剧情和角色性格的友好交流。

4. CP向极淡,不打任何CPtag,后半段会走一波TN线,心血来潮的时候就夹带GM。

5. 感谢 @淡定君 ,对于这篇文、对于我个人,都帮助和支持很大。

6. 只有第一章前面会有这么多废话。

—————————————————————————————————


  再美的人生,不过是一道浮光。

  ——陈楚生·《浮光》(词作:王海涛)

  

■ Chapter 1

   

  他从黑暗中醒来。

  阳光挤过帐篷的破洞,一束束光线落在他的身侧。他抬起手臂遮挡了一下,慢慢睁开双眼,坐起身时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帐篷的门帘被人掀起。

  一些话语声传进来,似乎有一群人聚集在门外,其中一个说,“去带他出来。”紧接着有人走进来,是个人高马大、表情也不算温和的少年,有着高高的眉骨和一对斜飞的眉毛。

  “第一天,菜鸟。”高个子少年在他的面前蹲下来,但只停顿了两秒。很快他就被揪着衣领拽了起来,一路踉踉跄跄,直到被对方丢出帐篷,还附送一句调侃,“——你该起床晒晒太阳了。”

  他摔倒了。更准确地说,他被一把甩在了地上。外界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嘈杂起来,他意识到这里真的有许多人,他们都围着他,脸上挂着戏谑的笑容,嘴里说着他听不太懂的话,仿佛将他视为一个马戏团新来的小丑。

  在人群中他看到了刚才那个大高个儿,户外的阳光让他看清了对方是个白人。他还注意到一个黑发及肩的姑娘,以及一个脸蛋胖胖的黑人小伙子。陌生的环境和一堆围观的陌生人令他感到惊恐,因而他猛地爬了起来,拨开一切阻挡,用尽了全力向远离帐篷的方向狂奔。

  从他的身后传来起哄的呼喊,似乎还有人在喝彩。连续的大幅度动作让他有些缺氧,大脑空白,眼前的景象也看不清楚。他大口地喘息着,奋力逃跑却不知道逃往何处,终于一个趔趄倒了下去,顺着一个斜坡翻了好几个滚。

  起哄声更盛了。

  他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惊慌失措地环顾四周。

  这里是沙滩。金色的沙砾铺成一道长毯,围绕着不远处的大海,近岸的地方有一艘大船和几只小艇。海风将海浪的声音传送过来,如同人的呼吸,一时澎湃激昂,一时轻缓悠扬。而他来时的方向正好与海相对,像是个驻地,一眼望去全是帐篷,其间还有一些晾衣服用的架子和篝火的残骸。丛林则在更远处,他注意到靠近驻地的树木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砍伐。

  他渐渐冷静了下来。

  感官正常,观察力正常,理解力也正常。他不知道换作别人会怎样想,也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不是就这个性格,但现在,他警告自己不能乱。

  尽管他的脑海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 Chapter 2


  “我是Vince。”

  第二个对他讲话的人,是一个蓄着胡子的蓝眼睛男人。他看起来比这里的大多数人都要年长一点,考虑到之前见到的那些看起来都像是十六七岁。

  “能介绍一下你自己吗?”Vince进行了一些引导,“你是谁?从哪儿来?什么都行。”

  “……不。”他摇头。

  他不是拒绝,而是答不上来。

  “只说你的名字呢?”Vince简化了问题。

  他还是无法回答。

  怎么回事?他究竟忘记了多少东西?它们去哪儿了——他的名字、他的身份、他来的地方,以及他来到这里的原因。在空洞的记忆里搜寻答案就像在一潭死水里寻找活鱼,他开始感到头痛,气息急促得仿佛有人勒住了他的脖子。然后那潭死水渐渐翻涌起来了,有东西从深处浮上来,零星破碎,如鱼的残尸。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他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掺杂着过多的气声。他快要呼吸不上了,唇干舌燥并且手足无措,迫切需要有人为他解惑,“——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

  “没关系的,放松。”一只手按上了他的肩膀,Vince安抚性质地朝下压了压,“嘿,放松,这很正常,我们之中的很多人都经历过。过一两天你就会记起名字的,”他顿了一下,加上一句补充,“那也是……他们能让你保留的唯一记忆了。”

  “他们”?“他们”是谁?也就是说自己的记忆是被抹除的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及事已至此,有一个在现下更重要的问题——

  “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带你去看看吧。”Vince微笑了一下,搭在他肩上的手收回去,手心翻转向上。

  这是想拉他起来的意思。

  对话至今他们都维持着各自的姿势,一个蹲着,另一个抱膝坐在海滩上,双手因为局促而搓来搓去。一个人对突发状况的接受能力是有限的,对于他人的信任建立也需要时间,所以他的第一反应是犹豫,同时用谨慎的目光打量对方。

  这个男人看起来是友好的,眼睛里的蓝灰色仿佛属于天空,尽管他隐隐觉得自己曾见过更蓝的天。他还喜欢他金色的头发,被风撩起的发丝在灿烂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不知为何让他联想到“希望”这个词汇。

  最终他还是伸出了手。Vince将他拉起来,带领他了解这片驻地。

  背对丛林,面向大海,所有的人都住在这个近海的区域。尽管有百来号人,每到饭点大家还是都会尽量在一起吃饭,晚上睡觉则是在帐篷里,他醒来时所在的就是其中之一。往丛林方向走一段路,他们开辟了自己的菜地,可以自己种植食物,定期会有船只送来一些种子和生活必要的工具。

  “最早补给船来得很频繁,后来稳定到每个月一次,”Vince说,“它无人驾驶,但是搭载了远程操控系统。我猜想那系统并不太牢靠,因为补给船可能会出现在海岸线的任何地方,有几个月甚至没有来,不知道是根本没有送出还是中途失踪了。”他耸了耸肩,表情中很有几分悲伤,因为补给船送来的不只是物资,“每个月的船上还会送来一个新菜鸟。这个月是你,恭喜。”

  恭喜?他不明白有什么值得被恭喜的。除此之外,他还有很多的困惑,“是谁把我们送到这里?从哪里送来?还有‘他们’为什么这样做?”

  Vince的眼帘垂了一下,语调沉了几分,“这些,这里没人知道。”

  他的心情也低落下去。

  “——嘿!Vince!”这时候从前方传来一道女声,一位黑发少女带着笑容走过来,“和菜鸟的谈话怎么样了?”

  “啊哈!”Vince轻笑一声,拍了一下身边人的胳膊,“来吧菜鸟,认识一下,这是Brenda。当我不在的时候,这儿就是她做主了。”

  “可你总是在。”少女故作抱怨地摊了摊手,继而把脸转过来,“你刚刚跑得可真快,有那么几秒我还想着你有做‘Runner’的天赋呢,直到你摔了个大跟头,还是脸朝地。”说到这儿她爽朗地笑起来,抱着双臂歪着头,“很棒,真的。我们好久没见到这么精彩的开场了。”

  “……等等,什么是‘Runner’?”他又有了一个新问题,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疑问也打断了他的前一段思绪。就在上一秒,他想起自己前不久刚见过这个女孩,就在最早前来“欢迎”的那批人里。她有着黑色微卷的头发,披散着刚刚到肩,瞧来稍稍有些凌乱。他不清楚是这里没有擅长理发的人还是对方喜欢如此,但在他看来,她应该更适合短发,绝对很衬那双大而明亮的眼睛。

  “‘Runner’就是丛林的探索者,说不定你之后也能加入,但谁知道是不是个好差事呢?”Brenda的语气怪怪的,换来Vince的一个警告眼神。她偷偷翻了个白眼,自顾自转身走了,背对着他们边挥手边大声道,“我得去帮忙了,Frypan那儿好像忙不过来。他威胁我如果不去帮他准备晚餐,他就要找Jorge借用Gally了……”

  “替我拜托他别这么干!”Vince冲Brenda的背影喊道。

  女孩哈哈大笑。

  现在,陌生的人名更多了,Vince却明显没有要为他介绍的意思,只是揽住他的肩膀继续往前走。他能大概猜到他们的目的地,一个木头搭建的瞭望塔。在走过去的过程里,他努力靠自己分析了一下:Frypan可能是驻地的主厨,还真是人如其名;Jorge职业不明,但应该是Gally的上司;至于那个叫Gally的,要么做饭很糟,要么就是个捣乱鬼,所以大家都不愿意让他参与做饭这件事。

  “我们每天的生活很枯燥,并不是总这么忙碌,不过今天有特别的计划,你可以期待一下。”一路沉默,到了瞭望塔下Vince才再次开口。“你不恐高吧?”他指了指高处,自己率先攀爬上去,“我希望你不恐,这样你可以上来看看整个地区。当然你可能也不记得自己恐不恐高了,如果感到难受就别勉强,知道吗?”

  “好的。”

  他小心地爬了上去,事实证明他没有什么恐高症。从瞭望塔可以纵览大半个海岸,原来驻地只占据了很小的面积,在他们左手边是大片的树林,枝繁叶茂,深不见其端;右手边便是大海,平静、辽阔,天水在视野的尽头相连。

  “海的那头是什么?”他问,“你说过我们中的很多人从那儿来,为什么我们不能往来的方向探索?也许这有助于寻回我们的记忆,理解在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我看到了一艘大船,我们有船不是吗?为什么不……”

  “冷静点你这只小菜鸟,”Vince皱着眉打断他,“你的问题太多了。现在,你听,我讲——”

  “第一,做好你的分内事,我们没空理那些光吃不做的人。”

  “第二,永远不能伤害驻地的其他人,彼此不信任将使我们一事无成。”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Vince深深地望进他的眼里,一词一顿,“千万、不要、出海。”

  可是为什么——

  “听着,我知道你还想继续追问。我已经很确定你是个好奇宝宝了,但你听过‘好奇心杀死猫’吗?”这语气是警告而非提醒,他听得懂。那双蓝眼睛里的天空开始阴云密布了,年龄与身高的优势在此刻体现出来,Vince收起了他亲和的一面,神情变得严厉乃至冷酷,这种成年男人才会有的震慑力最终逼迫他做出了让步。

  “我明白了。”他收回探究的目光,试探性地补了半句,“可我总会知道的,对吗?”

  Vince看上去对此有些无奈。

  他猜在自己之前,这样的“好奇宝宝”并不多。他不能理解那些没有问题的人,也许那些人也不能理解他。好消息是,他看到Vince最后还是妥协地点了一下头。

  “是的孩子,”Vince没有再叫他菜鸟,“很多事情你慢慢会知道的。你得有点耐心。”


——TBC

评论(5)
热度(28)
  1. 淡定君却七 转载了此文字
    我七的《浮光》重发了普天同庆!!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