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刚]重要的问题当然要一直问!

[假面骑士Drive]

[Chase/诗岛刚]

   @哂西 神交(?)已久的大西太太,我说搞就搞了!虽烂且短,凑合吃!

  标题是随便起的,就请不要太在意【。

————————————————————————————————

  盛满可乐的杯子被放在桌上,杯底与桌面轻磕,发出一声闷闷的“咚”。

  对于一个浅眠的人而言这已足够。

  声波似有实体般窜过手臂,在耳蜗内共振,惊碎了梦里的光影。诗岛刚醒过来,抬手扶住昏沉的头,睡意朦胧的双眼还有些睁不开。

  “不妙……”他嘀咕。

  是说竟然趴在食堂睡着了这件事。

  虽然本人并不愿意承认,看出来的人也应该不多,但是果然,最近——

  “——你有些勉强过头了,刚。”

  一声关心适时地从头顶传来。

  不论从实际上还是内容上,这句话都接得过于完美了。诗岛刚忍不住“啧”了一声,不太自在地挠了挠本就乱糟糟的鬓角。

  好像多心有灵犀似的,他想。

  但是谁要和那家伙心有灵犀啊……

  当然吐槽归吐槽,象征性的招呼还是要打一打的。他抓过杯子把吸管送进嘴里,刻意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嘟囔了一句,“是你啊,Chase。”边说边瞥了对面一眼。

  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他试图从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揣测出来意。

  结果很显然是失败。

  会用这么冰冷的语调来表达好意的,搜遍诗岛刚二十多年的记忆,找不出第二个人。不过摆在这人身上,温柔微笑才反倒比较违和就是了。一想象Chase放柔语气的模样,他就不禁嘴角抽搐,紧接着前不久Chase被Angel迷了魂时的记忆倾倒回来,那些灿烂的笑容……诗岛刚打了个冷颤,抬手把敞开的外套拉紧了几分。

  这时候Chase已经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下,见了他的动作,问,“是不是该给你拿热饮?”

  诗岛刚摇头,反倒是猛吸了一口可乐。

  冰镇的液体将凉意一路送到胃里,在困倦里停止工作的思维大约也受到了刺激,逐渐重新活跃。于是他直直和Chase对上了视线,开始思忖起对方有何意图,突然又是送饮料、又是送关怀的,还在同一桌坐了下来,一副要和自己长谈的样子,怕不是有什么预谋。

  譬如拉他一起进行一些“为了变得更像人类”的怪异实验。

  或是制定最终战“你先上我殿后”的坑队友策略。

  ——是的,对于这位身份特殊的“同伴”,诗岛刚可是从来不介意从最恶的角度去揣度的。

  要不是现下恶战在前,同阵营内需要团结一心,他才不会这么心平气和地和Chase讲话呢,更别说现在这样,两个人,对坐在没有他人的餐厅里,一人喝着一杯水,对视……

  画面不错!

  ……开个玩笑。

  事实是诗岛刚非但没有通过对视窥探出Chase的想法,还因此变得如坐针毡起来,以至于没过多久他就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只是一味地强撑住眼帘,好像他们在进行一场谁的眼睛更大、以及谁能坚持更久不眨眼的比赛。

  再然后,“这家伙的眼睫毛真是又长又密啊”这样的想法突然乱入了他的脑袋。几乎同一时间,他看到Chase的睫毛颤了颤。

  “重加速”似的幻觉产生了。

  那个瞬间,诗岛刚感到周遭的一切都慢了下来,风扇的嗡嗡声变得很远,他清晰地看完了一个眨眼的动作。但这当然只是他假想出的现象,奇异的是他觉得这一瞬间仿佛已经历过上百次,而他每一次都这样——每一次都体验到“重加速”,每一次都怔怔地看着Chase眨了了一下眼……

  等等!这是什么少女漫剧情。

  诗岛刚狠狠掐了自己的手臂一把,飞快地移开了目光。

  他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浑浑噩噩的?

  难道是拿错了进哥和老姐的剧本吗?还是忽然新增了“宿命羁绊の友”的番外剧情?

  喂喂,就算是要搞什么友情线,也要看清楚对象吧!

  Chase那家伙,不管其他人怎么样,总之他是绝对、绝对做不到接纳对方成为“好友”的。说他固执也好,说他狭隘也罢,总之,他就是这样,不像进哥那么包容,连对Roimude都愿意努力去理解;也不像老姐那么傻白甜,无理由地相信这位曾救过她的英雄。

  Chase——亦是RoimudeNo.000——明明是个Roimude却也成了假面骑士,还和自己用着同样的系统,总是不带人类感情地说着要守护人类那样的话……这样的半吊子假面骑士算什么啊!

  别以为混入队伍就是正义的英雄了混蛋!

  还有,这面瘫最近还总是莫名其妙地对他示好,冷冰冰地说些温暖的话,绝对是顶着单纯脸耍心机吧!利用他刀子嘴豆腐心什么的!尽管说实话,好几次他都的确被感动到了,所以偶尔也思考过对方是不是真心呢……

  No no no,stop!

  Roimude就是Roimude,这种动摇怎么会发生在他诗岛刚身上呢?他可是要打倒所有Roimude的男人,包括这个No.000。所以,懒得想那么多了!

  ——借用了一下准姐夫的口头禅,诗岛刚及时打住了自己的思绪。

  强压下“我究竟在想什么啊”的烦躁,他把身体向左转了四十五度,叼着吸管小口小口地啜着可乐,假装给他这杯可乐的人不存在。由于紧张而把吸管咬扁了的事情本人是没有自觉的。诗岛刚努力将自己的全部注意力投入在战前的心理准备上,对Chase单方面的注目视若无睹。

  静谧开始蔓延。

  在这个警员专用的偌大食堂里,仅有的两位客人分坐在桌子的两边,一人捧着一个玻璃杯。

  气氛僵持得很古怪,一时间除了喝水彼此都没有其他的动作。唯有在诗岛刚偶尔斜睨的时候,Chase会缓缓地眨一下眼,与其说是在做回应,不如说是在传递某种信息。

  像是信号斧在必杀技前,要有一段令人焦心的等待。

  到第三次眨眼的时候,诗岛刚知道,Chase终于要说话了。

  “刚,你听我说。”Chase缓缓道,“我好像爱上雾子了。”

  一束可乐喷泉朝天绽放。

  诗岛刚被吓得狼狈不堪,边咳嗽边心想这果然是必杀技。加之在他慌乱擦拭的时候Chase还在连连追问,你觉得雾子爱谁?你觉得雾子爱谁?……听得他一刹那怒从心起,抢在第三句“你觉得”之前狠拍了一掌桌面。

  “——你这混蛋胡说些什么!小心我打飞你啊!”

  愤愤离桌。

  许是怒意冲昏了头脑,诗岛刚再一次感到了些许眩晕,走向洗手池的脚步亦有些虚浮不稳。许多混乱的声音从不知哪里涌向他的耳朵,字句破碎,听不真切。他将水龙头开到最大,想用哗哗的水声冲走它们,却毫无作用,直到一个清晰的声音在他的耳旁响起,冷冷的,像一把冰刀刺进热浪。

  “我觉得只能问你,所以才来问你的。”

  是近在他身侧的Chase。

  诗岛刚舒了一口气,刚才猛然紧绷的心弦一点点松下来,确认那些声音已乖乖匿迹了,才随手抄起一块布,边擦衣服边敷衍地回了一句,“为什么?”

  顿了顿,又补充,“之前就跟你说了,我不是你的朋友吧。” 

  ——作为一句强调的话,大概是有些缺乏力度。

  但是没关系,诗岛刚知道,这会儿自己说什么都没差。无论他前一句是什么,Chase都会说,他以为他们是朋友,所以他只是随意地抢先驳回一下。而当下这一句,说实话也不会影响什么,因为再怎么兜圈子、扯话题,Chase最终都会问出这句关键的话——

  “朋友是指内心相通的友人,我们不会这样子吗,刚?

  再一次。

  也是每一次。

  “我说……这个问题真的那么重要吗?”诗岛刚自嘲地勾起嘴角,问Chase,也问自己。

  然后他扔掉了手中的布,一把搭上Chase的肩膀,斩钉截铁地重申:

  “是啊,当然不会!”

  ——我们不会这样子。

  “你是Roimude,所以当然不可能了!”

  ——朋友?一个感情迟钝的Roimude,和一个口是心非的人类?

  “走了!”

  ——纠结于此,不如往前看。

  这么重要的问题,果然还是要当面回答对方才对吧。

  话说……就算不用这样的方式频繁提醒,本大爷也不会忘记的好吗!

  至于某个混蛋,胆敢留了一堆悲伤啊遗憾啊自己先走,应该早就做好了准备,乖巧地在前方等待着吧?

  到那时他会好好作答的啦。

  在未来的某一天,不曾约定之时,不曾约定之地。

  还有,容他再讲一句废话——

  重逢的画面,一定很不错。

  

  

  

  【END】

评论(4)
热度(25)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