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兰]魂(终)

本子完售放出结尾。真的很谢谢大家。

————————————————————————————

  江南小镇,侠义榜前,黑衣少年长身而立,静静地望着身旁的书生。

  初冬的气息已很近了,他自小不畏严寒,只担心对方衣薄。现下街上往来之人极少,榜上的小妖小怪也无人理睬,最是对比强烈,要叫人想起那一日初遇来。

  方兰生从来都是一身青衣,当日挤到榜前,一把扯下榜单,来去都是风风火火。那一把清亮的嗓音钻进他心里,早埋下感情的种子。

  这一世,百里屠苏仍是信命的,他始终相信自己与方兰生有缘,能相伴很长一段时间。可方兰生昨日对他说,命数定下的不仅有缘,更有无缘。他们相见,或许不是因为有缘,而恰恰是因为无缘。

  这其中的道理,百里屠苏不懂也不愿懂。

  方兰生说得越来越多,原来他想知道,现在却不如不听。

  “哎,现在的侠义榜越来越不好玩儿了,翻来覆去就那些妖怪。”方兰生边道边要去揭榜,给百里屠苏半途拦下,将手臂拽回了身侧。他转头投去困惑的目光,百里屠苏凝视他,竟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木头脸?”他问。

  百里屠苏微垂眼睑,叫人嫉妒的长睫落下阴影,还拉着他手臂的手紧了紧,很快又松开,道:“没什么。只是奇怪你为何还要揭榜,不是说好回家么?”

  “家……”方兰生今日难得精神焕发,这下想到伤心往事,神情微微变了,“这么多年过去,我家的宅院早已不是以前模样了。我会自己抽空去看看的,不耽搁太久。”

  “我陪你去。原也该上门拜访。”

  “拜访谁呢?他们都不在了。”

  百里屠苏闻言默然,心下越发生出些不安,又听方兰生道:“你若当真要去,便先往西吧,我很快就跟来。”

  他问往西哪里?

  方兰生却要他只顾先走。

  百里屠苏略一沉吟,终是点了头,便转身先走了;远了回头,已不见方兰生踪影。

  他心里莫名一揪,针刺般疼了一下,总觉得类似的分别定然发生过,在某一个他已然忘记的时刻。然而他不愿去想了,因为他已开始感到害怕。他知道当他这样走下去,走进回忆里,走到方兰生口中那个“早已不是以前模样”的宅院前,他们其中的一人——他或者方兰生——会再也走不出来。

  这一条路通往的结局,百里屠苏猜到七分,剩下三分仿佛早就刻进了脑海。他却别无他法,只能往前走,去迎接,去偿还。是以当他终于来到方家旧宅之外,当他推开那扇封尘了不知几年的大门,他的心中已无波澜,只有淡然和几许酸涩,酸里亦掺杂一点点疼。

  方兰生站在偌大的前院里,背影萧瑟。

  百里屠苏微微一怔,而后缓步上前,道:“你竟然先到了。”

  “看你如何定义‘到’了。”方兰生轻声道,尾音还未收住,突然又咳嗽起来。百里屠苏伸手欲搀,他却侧身避开了,只将手紧紧按在胸口,攥着那串从不离身的佛珠。

  “你还好吗?”

  “还好。”

  方兰生缓了缓呼吸,招呼百里屠苏跟上。二人又是无言,穿过前院,走进了一座小亭中。

  亭里的石凳上积着厚厚的一层灰,方兰生却好似没有看到,掸也不掸便坐下了。待百里屠苏也在对面坐下,他从包中取出了那本《志怪奇谈》,道:“喏,说好要给你的。”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百里屠苏没有接,凝视对方的目光像要将他看透。

  他心头诸多疑问,本无意用这样质问的语气,想收已收不回来,索性便想一次问个明白。哪知他问得强硬,方兰生却比他更强,手一松,由着书落在石几上,再将腕上的佛珠猛地摘下,撒气般压在书上。

  “——你要我解释什么?该说的能说的,我全都跟你说了。你自己不记得,又怪得谁来?”

  方兰生忿忿然抛出了话来,手从佛珠上收回。一阵凄风平白起了,扫过小亭,惊得书页翻起又落下。飞扬的灰尘让百里屠苏眯了眯眼,他握紧了搁在几上的手,见到方兰生微微勾起嘴角,苦笑道:“这破珠子,可难受死我了,要不是你送的,谁稀罕天天戴着。你倒好,这么长时间了啥也没想起来。”稍稍一顿,又变了法儿地骂他:“死木头脸,臭木头脸,不开花的烂木头脸……”

  一声一声,百里屠苏越听越感到胸口窒闷。他犹豫着伸出手去,这一次方兰生终于没有躲。他们的手轻轻贴在一起,同样的冰凉,因为不同的缘由。

  “好啦,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方兰生抽回了手,“你问吧,我都回答。”

  百里屠苏抿住了薄唇,半晌,哑着嗓音问道:“你行走江湖,究竟所为何事?”

  “……就问这个?”

  “就问这个。”

  方兰生垂眼笑了,恍然想起初遇那一日傍晚,他在酒楼问百里屠苏:你想不想知道,我行走江湖是想做什么?那时百里屠苏没有吭声,他也就借着酒意不说——实则他哪里会醉?几百年的时光才是一场酩酊大醉,他已很久没有这样清醒了。

  “我和你一样,在找一些过去的东西。”他努力维持着平淡的语气,“不过可能我比你幸运一点吧,因为我早就找到了。不像你,丢的太多。”

  “那你还陪我一起找么?”百里屠苏问。

  “不了。”他答,“没时间了。”

  风又刮起来,好像见不得这一片死寂。百里屠苏怔忡了片刻,痴痴望着方兰生泫然欲泣的神情,最终站起身来,将佛珠与书也一并带走。

  黑衣衬出他挺拔的身姿,走得决绝,连一个回头都没有。

  所有场景都在他身后无声崩塌。

  


<终>


  他翻开书,阅尽九百年前的往事。蜡炬与孤烟伴了他一宿,终于看到最末一页。

  隽秀的字迹触目惊心,一整页只有八个字:

  “执念已了,虽失莫忘。”

 

  他念了一声,合上封底。

  又一世尘埃落定。

 

 【END】

评论(2)
热度(28)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