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甜心][姜潮/徐嘉苇]最佳绯闻

这不是rps 这不是rps 这不是rps

————————————————————————————————

[落跑甜心]

[姜潮/徐嘉苇]

  

1.

  在单寒飞出现之前,华冠也曾有过一件轰动全校的大事。

  那时候的华冠并没有那么多纷纷扰扰,师生的日常娱乐就是刷刷博客,八卦校园里的最新热点。而想要在这所学校生存下去,或是仅仅为了融入茶余饭后的闲谈,你也只需要认识三位风云人物——姜潮、贝芮,以及蜜糖宝贝。

  严格说来,蜜糖宝贝原本不该和前两位罗列在一起,因为他“不存在”。他是如此神秘,对自己的真实身份守口如瓶,即便每一天、在每一个公共场合都能听到这四个字,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是谁。甚至连女王贝芮都特地打探过,可惜人气与人脉在这件事上毫无用处。她和姜潮在蜜糖宝贝的博客里频繁出现,从普通人被捧成公主与王子,从互不相识到第一情侣,她却不认识那位默默关注他们的人。

  人的好奇心是很重的。

  所以蜜糖宝贝八卦着华冠,华冠则八卦着他。

  关于这名神秘人信息着实不多。他总是在深更半夜或是大家上课的时候发博客,一看就是定时的,拍照又连拍摄角度都从不暴露自己,一点儿供人猜测的机会都不留。不过,尽管博主信息上清清楚楚地写着“男”,绝大多数师生都认定了蜜糖宝贝是个女生,原因嘛,首先是这个名字,其次是他有够八卦,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是个姜潮死忠。

  这是个秘密。至少他自己说是。当然,就算是个秘密,也已是众人皆知。

  早在蜜糖宝贝的博客刚刚走红之时,便曾有好事者挖遍了他对姜潮的言论,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得出他痴迷于姜潮的结论。终于,大概是被问得太多了,蜜糖宝贝干脆自己发了博文,说好吧,我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的确很喜欢姜潮。

  这篇博文光评论就有一千多条,基本全是“果然如此”和“围观沙发”。

  最最顶上,姜潮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说——

  “宝贝,要交往试试吗?”

 

2.

  一天之内,姜潮求爱蜜糖宝贝的消息传遍了全校。更为劲爆的是,当晚大家又盼到博客更新,贝芮怒甩姜潮,将这出好戏推向高潮。

  爆料视频从贝芮一把甩开姜潮的手开始。

  “蜜糖宝贝的事是怎么回事?”

  “你难道不知道我只是开个玩笑?”

  “哈,开个玩笑?姜潮,我真是越来越不懂你了。对一个都不知道是谁的人都可以出手,你就这么寂寞、这么饥不择食?”

  “你也说了,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何必这么当真?”

  “对,你就是什么都不当真。既然如此,我们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吧。”

  撂下这一句话,贝芮转身就走。姜潮倒也没有追的意思,只是紧皱眉头,显得非常烦躁。

  视频至此结束,却已够观众自行想象后续,是以当姜潮半小时后回到宿舍楼,发现这个视频已经散布到整个校园时,那张俊脸简直黑得就差冒烟。别说郭乐和卢信宥了,就连粗线条如陈骁都知道要溜之大吉,只剩下同寝溜不掉的徐嘉苇,抱着他超大型的毛绒熊,半张脸都躲在后面,只敢拿一只眼睛偷瞄室友。

  “巧克力,”姜潮忽然转过头来,“你觉得蜜糖宝贝会是谁?”

  “啊,我、我怎么猜得到啊?”徐嘉苇被吓得一哆嗦,抱着玩偶的手臂不自觉地收紧,脸也全藏在了熊后面。

  房间安静了几秒,像一种危险的征兆。

  徐嘉苇再次探头时,发现姜潮已在对面的床铺坐下,正一瞬不瞬地注视着自己。

  “你说,既然蜜糖宝贝喜欢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令我难堪的事呢?”

  “这个我也不……”

  “说说你的看法就好。”

  “呃,可能他爱八卦和点击量多过你一点?”

  “……是吗。”

  无意义的应声之后,这间双人寝再一次陷入沉默。徐嘉苇梗着脖子和姜潮对视,感觉自己就像在跟对方掐架似的,避开视线就是折了气势,也压根不敢动弹。说实话,被姜潮那双漆黑的眼睛盯着,他几乎要以为自己蜜糖宝贝的身份已被看穿了。

  他们就这样僵持了一分钟。

  然后姜潮忽然笑了。

  “你怎么一副怕怕的样子。”他调侃了一句,笑意让语气显得很柔和。气氛也随之没了先前的紧张,好像有种松松软软的质感。

  徐嘉苇在心中长舒一口气,看着姜潮站起身来,一边准备换洗的衣物,一边勾着嘴角笑。他不懂姜潮怎么突然心情转好,也不好多嘴问。路过时姜潮甚至拍了拍他怀里的熊,接着又揉了揉他的一头黄毛。

  “你说的有道理,蜜糖宝贝现在可能是更爱八卦和点击量。”

  “嗯……?”

  “——但是总有一天,我会让他更爱我。”

 

3.

  放眼整个华冠,徐嘉苇不认为有谁会比自己更了解姜潮。毕竟他是姜潮的室友,是姜潮朝夕相处的人,还是眼线遍全校的蜜糖宝贝。

  常言道,近水楼台先得月。

  但他占着地利,也无非每回睡不着时能望着对面床上的人发发呆而已。

  以前好多人都问他——问徐嘉苇或是蜜糖宝贝——姜潮有哪里好,你要做他的小尾巴?他其实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有含糊地回答:他也没有哪里不好呀,你管得着么?这样久了,别人和自己都觉得无药可救,也就没人再来问他,也就不用再去细想。只是他心中很清楚,多半姜潮也清楚,他对他的感情并不简单。

  他在博客里写,我有一道欲盖弥彰的白月光。

  蜜糖宝贝总是比徐嘉苇要勇敢。

  这一晚又是难以入眠,窗帘后的月色是水一般的莹蓝。他侧身躺在床上,抱着最心爱的毛绒熊,望着姜潮模糊的睡颜,回忆一些与蜜糖宝贝有关的旧事。

  记得刚入学的时候,朋友还不多。他也就和体育特招生的几个兄弟走得近些,同姜潮和陈骁最熟。有一天陈骁突然心血来潮,说徐嘉苇,我看你那么爱吃巧克力,以后就叫你巧克力得了。他自然不乐意,追着陈骁就要打,闹了一会儿被围观的姜潮拉住。

  一只手臂揽过他的肩头,戏谑的话语响在耳畔。

  姜潮低低地笑着,说,这个绰号很可爱啊,和你很配。

  当时有没有脸红心跳,徐嘉苇已经没有印象了,只记得那一瞬间,姜潮凑得太近,他大气都不敢出。晚上在寝室里开博客,想起白天这件事,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破罐破摔就取了“蜜糖宝贝”这个ID。

  “名字这么可爱,一定是个很可爱的人吧。”

  姜潮总是在人前这样说,用叫人摸不清缘由的宠溺语气。偶尔他也会在博客里留言,和这次一样。然而徐嘉苇并不喜欢这种互动,因为他明白姜潮只是享受追捧。在那些忠实的、可以任意玩暧昧的对象之中,蜜糖宝贝纵使稍稍特别,终归也不过一个玩具。

  没差。就像姜潮会笑着揉乱他的头发,说他可爱。

  温柔的月光可以落在每个人身上。

 

4.

  失眠后的那个白天,徐嘉苇逃了一天的课。他窝在房间里睡觉,直到姜潮在下午回来,从他怀里抢走那只毛绒熊。

  “还不起床?”姜潮在床边坐下,把背对自己的人掰过来,“给你带了汉堡,快起来吃。”

  “别吵我……”徐嘉苇嘟囔,伸手胡乱摸了一通,夺过半只熊接着抱。

  “真不起床?”

  “嗯。”

  “那我跟你讲件事。”

  “嗯。”

  “我是真的有点喜欢蜜糖宝贝。”

  “嗯。”

  “你确定你听到了?”

  “……”

  “……”

  “——姜潮你中邪了?!”猛然反应过来的徐嘉苇一下子弹起来,“你再说一遍!你喜欢谁?你喜欢谁?!”

  姜潮只是挽唇一笑,“这种话怎么能说两遍?好啦,我知道你眼睛大,别瞪了。”

  “你别笑,”徐嘉苇捂住眼睛,“你别笑,妨碍我思考。我现在好混乱……”

  “没事,我就是告诉你一声。”姜潮伸手捏了捏室友的脸,藏不住的笑意从话里溢出来,“这下醒透了没?乖乖起床吃饭。我还有事,先走了。”

  “……等等?!”

  “不等。”

  背身挥挥手,姜潮扬长而去。留下某个仍然不明状况的人,表情和掉在地上的熊一样呆,大大的眼睛眨啊眨。

  他刚刚被表白了。

  表白者却其实并不是在对他表白。

  天哪!这诡异的情节配上姜潮简直哪里都不对劲的演绎,倒不如告诉他身处梦中好了。可是脸颊残存的温度和触感都做不了假,不因演员退场而消散,他不自觉地攥紧了被子,心头有一点甜,还有一点酸。

  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不够了解姜潮。

 

5.

  蜜糖宝贝就这样“被交往”了。

  姜潮开始在蜜糖宝贝的每一条博文下留言,卢信宥说这就是热恋期。陈骁绞尽脑汁也没想明白姜潮是怎么了,问徐嘉苇最近老大在寝室里有没有什么不对劲。戴竹算了一卦塔罗牌,神秘兮兮地说,他闻到空气里弥漫着甜蜜的气息,但是时候未到,只可止于暧昧。

  徐嘉苇一改八卦常态,说你们瞎起什么劲。罪魁祸首总在边上笑。

  自从和贝芮暂时分手,姜潮的生活居然安分下来,从不出去招蜂引蝶。每天夜晚的大好时间,他不是和大伙一起吃饭玩乐,就是呆在房里看书上网,无聊了逗逗徐嘉苇。他还买了好多零食,都是蜜糖宝贝博客中推荐的,买回来自己也不怎么吃,全堆到徐嘉苇床上。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大家慢慢习惯了姜潮的“发疯”。蜜糖宝贝还是不厌其烦地捧着姜潮,姜潮则不厌其烦地给自家宝贝顶人气。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两周。

  突然在第十四天的晚上,贝芮约姜潮吃了一顿饭,将剧情拉回正轨。

  半小时后姜潮回到宿舍楼,他和贝芮幽会的消息又已散布到整个校园。他面无表情地打开房门,看到徐嘉苇正叼着一根棒棒糖坐在床上,夸张的红框眼镜架在鼻梁,眼睛大而明亮。

  “你们复合啦?”

  “嗯。”

  “恭喜哦!”

  “谢谢。”

  这客套的祝贺竟然显得虚假,一时谁也不知该如何继续话题。姜潮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终于关了门走进来,径直走到徐嘉苇面前。

  “巧克力,你觉得蜜糖宝贝会是谁?”

  “我真的不知道啦……”

  “那你觉得,他是真的喜欢我吗?”

  “我……”

  “他爱八卦和点击量更多是吗?”

  “你问我也……”

  “也对。我问你做什么。”

  轻叹一口气,姜潮又一次揉了揉徐嘉苇的头发。

  “哎,果然还是巧克力比较可爱啊。”

 

6.

  反正是莫名其妙的开始,不如也莫名其妙地结束。

  最佳绯闻,至此无疾而终。

 

 

【END】


评论(10)
热度(8)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