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兰]赌(旧文搬运,短篇一发完)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校园AU]


1.

  “百里同学、百里同学!哎你别走啊!”

  “……到底什么事?”

  “也、也没什么,就是你老是不参加班级活动,这不好啊,你看明天晚上……哎你怎么又走了,喂!喂!”

  说话间那“百里同学”已走得远了。

  “……哎……”

  被明显无视的人长叹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摊上这么个不合群的同学,这下可好,如果明天的班级聚会这个百里屠苏又不来,他就得替尹千觞老师整理一个月的体育器材了。

  “班长你没事吧?”“兰生你都要成望夫石了。”“哎呀百里屠苏这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犯不着这么在意呀……”

  ……

  “……哎…………”

  说来这真是一个挺忧伤的故事,想他方兰生堂堂一个班长,还是市优秀干部,班里什么问题他处理不了,偏偏就是拿那个百里屠苏没有办法。本来还想着毕竟都高三了快要毕业了,再怎么样也该肯参加次活动吧,谁知道……

  “……哎………………”

  他真是连肺都要叹出来了。

  “怎么啦兰生?”正好路过门口的风晴雪一脸好奇,“唉声叹气不是你的风格呀,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

  无精打采地看一眼隔壁班的班花兼好友,方兰生一副“别提了”的模样,却终于还是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原来一切的起因是他和尹千觞老师打了一个赌,赌他这一次绝对可以把从不参加班级活动的百里屠苏拖去班级聚会。而说起尹千觞,那是他们的体育老师,也正是风晴雪的老哥,为人豪爽不羁,就是有两个劣习,好赌与好酒。由于方兰生的一个远方亲戚——欧阳少恭——和尹千觞是好友的缘故,他和尹千觞算是很熟,对那两个劣习也是厌恶已久,索性就借这个机会设了个赌局,约定若他赢了,对方就必须戒赌,相对地,若他输了就得整理整整一个月的体育器材。

  听完原委,风晴雪眨了眨双眼,好半晌后开口说道:“兰生,我觉得你要输诶。”

  方兰生想这不是废话嘛,不然本少爷还在这里悲痛吗?揉揉眉心,还是问了一句为啥。

  “苏苏跟我提过,明晚他要去火车站接人,”风晴雪似乎在努力回想,“早上我问他明晚要不要出去玩,他说他以前邻居家的小孩要过来,是个女孩子,因为他们两家关系很好,所以他要帮着照应一下~”

  “……那为什么他不跟我解释啊?”方兰生快要抓狂了。

  “不知道…”风晴雪还是无辜地眨巴着眼睛,“其实我感觉苏苏挺好相处的呀,就是好像对你的话特别少,一见你就跑似的~”

  被戳中痛处的方兰生很想拿头撞墙,但同时他也暗暗下定了决心。

  ——他一定要弄清楚为什么百里屠苏就是不待见他。

  

2.

  关于百里屠苏对方兰生的态度问题,这又是一个挺忧伤的故事。

  其实百里屠苏并没有不喜欢方兰生,相反,他觉得方兰生这个人蛮不错的,虽然个子矮了点,人话痨了一点,可成绩很好,对班里的事样样又上心,付出和能力大家都看在眼里。事实上,他只是总不知道怎么和方兰生交流,所以才一直有意无意地避开。

  而至于他的性格,在大家看来确实是有些孤僻,一来他不怎么喜欢和人聊天,说话通常只说重点,二来脸上总是一副冷淡的表情,一开始大家以为是装酷,后来才知道是一贯如此。百里屠苏还记得刚上高一的时候,有一回他刚走进班级,听见班里几个同学在开玩笑说他面瘫,那时在班里的方兰生也听到了,还皱着眉很不开心地说了句别在背后这样说别人。

  所以他对方兰生可说是很有好感的。

  ……只是越有好感,越不想和对他人一样冷淡地对待方兰生,就反而越找不到合适的相处方式了。

  

3.

  “臭酒鬼,赌赢了了不起啊,有什么大不了的……”从体育部出来,方兰生气得七窍生烟——其实是纯粹是被自己气的。

  一想到刚才尹千觞那副赢定了的嘴脸他就郁闷,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也确定了今晚百里屠苏不会来聚会。又想到欧阳少恭昨晚知道赌约的时候无可奈何地对他叹气,说,千觞爱赌钱,小兰你啊,就爱赌气。

  ……切。

  赌气怎么了,赌气又不会倾家荡产。人活着不就为了争一口气么,他这叫人短志不穷。

  正忿忿,眼角余光瞥见一道黑色的身影正向校门口移动,方兰生眼睛一亮,心道出现得正好,我倒要看看你百里屠苏是不是真要去接什么人。这么想着就远远跟了上去,一瞬间竟连自己是要赶去聚会也忘了。

  他们一前一后地往地铁站的方向走,方兰生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着距离,但上了地铁为了防止跟丢,还是不得不呆在同一节车厢。百里屠苏并不是没有发现自家班长,实际上在某次不经意回头时就已经注意到了,只是方兰生的行为让他感到非常好奇,极少出现的一点点坏心也在阻止他戳穿对方。

  与方兰生的一路忐忑相比,百里屠苏的心情可算是极好,他不知道为何方兰生没有去参加聚会而跑来跟着自己,但这感觉不错,几乎要让他有逗一逗这家伙的冲动。他想到好多同学都用可爱来形容方兰生,之前他并不认为一个男生也能被说可爱,可现在倒觉得很是恰当。

  然后他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面对方兰生的拘谨正在慢慢消失。

  

4.

  跟着百里屠苏走出地铁站的时候,方兰生看了看时间,觉得自己的脑袋应该是坏了。

  他居然真的一路跟到地铁站,同时也以班长的身份带头放了全班鸽子。

  “——方兰生。”

  正要打电话跟同学解释,这么个低沉清冷的声音吓了他好大一跳,方兰生啊了一声抬眼,正好就对上百里屠苏有若点漆的眼眸。这双眼里表面看起来毫无波澜,深处却似乎隐隐有些戏谑,倒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啊哈哈,百里屠苏啊,这么巧……”方兰生尴尬得直想找个洞钻下去。

  “嗯,好巧。”百里屠苏没有揭穿的意思,“我来接一个朋友,你呢?”

  “我?我是…我是来……”

  “你是地铁坐过了站吧。”

  “啊!对,就是坐过站了,哈哈哈……”方兰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竟然丝毫不觉得百里屠苏是扯了个台阶给自己下,还接得很顺口。

  “要回去吗?”

  方兰生本来是打算要脚底抹油的,可转念一想,来都来了,难得百里屠苏居然肯搭理自己,而且态度还很好,这么个机会可不能浪费了,便摆了摆手:“不了,你不是要接朋友?我陪你一起呗!”

  点点头,百里屠苏并没有拒绝。

  说来也怪,他竟越发觉得方兰生可爱了。

  

5.

  “那个……百里屠苏啊,我说你到底为什么不乐意和大家一起啊?”站在地铁站的出口处等人时,方兰生终于还是问出了想问已久的问题。

  “我不习惯。”百里屠苏的答案很简单。

  “这算什么理由啊!”方兰生不满地抱怨,“大家都很好相处的啊,你多和大家聊聊,多参加点活动,自然就习惯了嘛。”

  “……嗯。”

  “还有啊,我也一直想问,你为啥老是故意不理我啊?”

  百里屠苏心想我没有故意不理你,嘴上却没说话。

  “你明明就有啊。”仿佛知晓百里屠苏心中所想,又或方兰生本身就是个可以自己延续话题的人,他只是自顾自继续说着:“晴雪跟我说,你很好相处的,可我跟你三年来统共也没说过几句话,今天的都快超过之前的总数了!我总觉得你不喜欢跟我说话,但你至少给我个原因吧?”

  “我不善表达,”百里屠苏答非所问,“我从没不喜欢你。你很好。”

  可能是这话说得有点暧昧,也可能是百里屠苏的声音太好听了,太……太温柔了,方兰生觉得自己脸上一热。掩饰性地将手贴上脸颊,却没想到这个动作招来了对方的误会,方兰生就只好说手冷,说完了尴尬傻笑。

  结果百里屠苏想了想,把他的手给握住了。

  所以手不冷了,脸却越发烫了。

  

6.

  打从隔天开始,百里屠苏就经常和方兰生同进同出。好奇的同学们总是打听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方兰生每回都结结巴巴地说:就、就好好聊了聊啊…也没啥……

  他这也实在算不上撒谎。

  在那个“好好聊了聊”的过程中,百里屠苏解决了一个困扰已久的问题,那就是他不知道怎么和方兰生相处是因为太在乎;方兰生也同样解决了一个困扰已久的问题,那就是百里屠苏并没有不待见他。

  当然,解决了这个问题,基本上也没有解决任何问题。

  而事情的核心——那个赌——最后显然是尹千觞赢了,他有了一个月免费劳工,怎么想都是赚了。

  至于方兰生,他按约定整理了一个月体育器材,不过大多数的情况下他只是在一旁看着,因为第一天去整理的时候他弄伤了自己,从此百里屠苏以他笨手笨脚为由接替了这个工作。

  ……所以他到底是赔了还是赚了?

  诶。这好像是个问题。

  还是看看哪天得空,去问问方少爷本人吧。

  

  

【END】

评论(3)
热度(19)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