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兰]黑猫(旧文搬运,短篇一发完)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后篇:《黑猫(续)》


1.

  捡到那只猫是不是偶然,方兰生并不知道。

  那是一只很漂亮的黑猫,全身上下没有一分杂色,只眉间一簇暗红,映得眼若点漆。

  那便怪不得他想起那个人来。

  

2.

  算起来,方兰生已经许久未曾去想那个叫做百里屠苏的人,却不是他不想念,只是怕一起了念头,涌进脑海的回忆就能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那个人曾经傲视命运地活过,连死都死得轰轰烈烈,这让方兰生恨得死死咬牙。

  你说凭什么都是一条命一场人生,有人拯救了苍生解放了自己,有人却只是个英雄身边打打下手的小配角。

  你说凭什么都是一颗心一份感情,有人不给甜言不给蜜语甩甩手潇洒走人,有人却要苦苦苦苦地记得全部快乐和悲伤的细末。

  这不公平,方兰生想,这太不公平了,这个公道不能不讨。

  ……可又该向谁去讨呢?

  方兰生想了又想,习惯性的抬手挠了挠后脑勺,傻傻地笑了。

  哎,他这是什么记性,都说了那个谁已经不在了。

  

3.

  其实成婚没几年孙月言便因病离世了,方兰生这些年一个人,又要照顾女儿又要撑着方家,虽然自己说不累可明眼的都看得通透。

  是啊,人是不累,方老爷自己都摇头摆手了,可人不累不代表心也不累。

  在方兰生的心里,曾住进的人就永远都会在,过多少年做多少事、去多少地方认识多少人,放不下的还是放不下,放不下的还是死死扎根怎都拔不掉。

  那些人里,百里屠苏要算一个。

  这么个人物,红玉以前是时常拿来取笑于他的,非逼得他承认在乎才肯罢休。那时候百里少侠自然还没有死,眼似朗星脸如冰霜,双手环胸不悲不喜地偏头瞧着。

  某人的耳后根就慢慢地变红。

  红玉拿袖口掩了嘴笑,说哎呦,猴儿这是尴尬呢还是羞了?

  ……你你你才羞呢!

  哎呦哎呦,话都说不连贯了。

  谁谁谁说不连贯了。

  哎呦哎呦哎呦。

  ……

  方兰生摇了摇头,看向面前的黑猫。

  眉心朱砂,眼似朗星。还真像。

  

4.

  下人说,猫都是怕洗澡的。

  正午的时候,方兰生看着水桶里自己洗澡的黑猫,觉得有哪里不对。

  一只猫会自己动小胳膊小腿擦身而不是用舔的吗?

  ……应该不会吧。

  一只猫会知道头毛很重要毛型要梳理吗?

  ……应该不会吧?

  一只猫会有那种“看什么看别伸爪我自己洗”的眼神吗?

  ……必然不会吧喂喂喂!

  方兰生指着悠哉爬出水桶往布上打滚的黑猫,你你你你卡了半天。

  ——你铁定不是猫快老实交代是何方妖孽还有给本少爷显出原形来!!!

  在一旁看了许久的方沁儿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爹爹爹爹,她说,小猫好像对爹爹很不屑一顾诶。

  方兰生的嘴角一抽。

  原来无风也不是不能凌乱。

  

5.

  真真是一模一样。

  方兰生乏力地倚坐在池心小亭,满心都是挫败感。

  那只黑猫——暂且管它叫作木头——根本就是和那个木头脸一模一样:走路的时候志高气昂,歇息的时候生人勿近,不爱叫不爱玩耍,不搭理他却偏偏对女娃儿百依百顺。

  ……敢不敢再来个朔月的时候眼睛变红啊混蛋!

  方兰生叹了口气。

  他忽然想起尹千觞曾经说过,记忆这东西啊就像酒,愈陈愈忘不了,总还是要把酒封揭开的。那时候,扑鼻而来的是香还是臭,一口闷了下去,便只有你一人知道。

  木头脸不知道他心心念念,木头也不知道他为何痴痴凝视那一点暗红。

  便只有他方兰生一人知道。

  

6.

  红玉说,紫胤真人曾言百里屠苏魂魄虚弱,怕便是能转世也转不成人。这话,方兰生是记下了。

  他知风晴雪还在固执地寻她的苏苏,襄铃还在固执地等她的屠苏哥哥,唯有他成家立业,似乎是过上了平凡快乐的生活。从此,方兰生是方家的当家孙家的姑爷,戴着佛珠却再无斗战胜佛之相,过往的一并付了过往,只看将来。

  至于他是否还固执着什么,旁人是看不出的。

  ——木头,木头。

  捡到它是不是偶然,方兰生仍是那一句不知道,可他清楚自己是将它寄了情,遥念那个黑衣长发的冷峻少年。他只当紫胤真人的话成了真,只当这一个木头前一生真的同他识得,只当那个他转世而来,还没寻到风晴雪和襄铃,还没寻到师尊,恰恰先寻到了他。

  他只当他们是有缘的。

  

7.

  猫有多长的寿命,方兰生认认真真地问了人,回家盯着自家黑猫看了半晌,说木头,你能陪我十年,不像木头脸,一年都不到。

  黑猫抬起低着的头,不吱声地看他。

  方兰生就自顾自接着说:其实你也未必会陪我十年,说不定,明天早上起来便看不到你了。你终究是一只猫,不是一个人,想走都不会留个话罢。

  黑猫仍是不吱声地看他。

  ——喂喂,你不要这样看我啊!

  方兰生伸出食指点在木头的额头,想接着抱怨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忽然觉得那双看着自己的猫眼里有很多很多的话,像是在责怪他多愁善感,也像是在附议。又忽然觉得,自己指尖所触的地方几乎是发烫的,热度一路暖进了胸口。

  他的鼻子不知怎么就酸了。

  木头微微挪头,探出舌舔了舔打算收回的手,方兰生就顺手抱过了它。

  这是这只心高气傲的黑猫头一回乖乖地由他抱。

  你这家伙……方兰生哭笑不得,原来你是非要苦肉计才肯让抱是吧?

  ……

  算了,和你说话也是白说,从来都是喵都不喵一声。

  ……

  其实我…很感谢你的出现。因为你,我才发现自己还是那么想他,也才发现自己原来可以坦然面对那些难过的事情。

  ……

  十年……你会陪我吗?

  ……

  ……

  ——喵。

  

8.

  嗯,你问木头是否是应允了,又是否当真陪了方兰生十年。

  你瞧,那真的是一只漂亮的黑猫,按方兰生的话说:眉心朱砂,眼似朗星,真真是像透了那个谁。

  可它终究是一只猫。

  


【END】

评论(3)
热度(13)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