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兰]黑猫(续)(旧文搬运,短篇一发完)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前篇:《黑猫》


1.  

  木头死的时候,方兰生比当年百里屠苏死时还要难过,许是心里总有那么几分说不上来的执念,非要将黑猫葬在了天墉的地界。

  红玉说,这一回他是将两份情感叠加了,可方兰生不承认。他说,百里屠苏早就不存在了,我认识那家伙一年,用了十几年去忘,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红玉仍是从来不变的那一身艳红,额头的印纹如火焰燎绕,眼里却柔成一汪深潭。她就那样凝眸看他,说,猴儿,你长进了。

  ——你如今撒谎,我快要瞧不出了。

  

2.  

  方兰生是醉着回家的,跌跌撞撞进房,没走几步就是一跤。

  戴了多年的佛珠硌得手腕生疼,他一把取下用力丢开,怔愣几秒又慌慌忙忙去捡回来,捏在手里痴痴地看。

  他突然有一个念头,似乎自己正在丢失太多太多的东西——以前的方兰生不是这样的,不会借酒浇愁,也不会郁郁寡欢或是不苟言笑;以前的方兰生是个不说话不折腾就好像会死的别扭货,更是个虽然不懂表达也不敢坦白,却真正敢爱敢恨的傲气少爷。

  究竟是什么时候他竟已将那个曾经的自己遗弃,怎么他都不知道。

  

3.

  方沁儿站在门外。

  她看见自己心里那个一直如大树般撑得起一切的人无助地跪坐在地上,不断不断地念着她听不懂的真言,却不像诵经而像在竭力回忆着什么。

  十五年来,她都不曾知晓爹爹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她想到那只死去的黑猫——他们管它叫木头——这些年来的相伴一朝作结,她和爹是一样难过的,甚至还接受不了这个消息,冲回房一个人哭了好久。

  但她明白,爹爹一定不止是为了木头在伤心。

  她听到他说,原来方兰生是真的不记得灵言了,他也不记得本少爷这三个字要用什么语气去讲了,可他为什么还记得你,为什么还记得你。

  那个你是谁,她不问。

  她知那一定是一个该忘却忘不掉,比谁都重要的人。

  

4.

  之后的几年,整个琴川都知道方家小姐喜欢捡动物回家,今日一条狗,明日一只鸟,养得多了方家的院子都热闹起来。

  别人不清楚原因,方兰生身为人父怎会不知,却毕竟无法解释通透,只好一次次叫方沁儿不必如此,他并不需谁作伴。方沁儿每一回都只说是自己瞧见了欢喜,每一回还是捡,每一回还是拿来问他是否喜欢。

  或许是真成了习惯,渐渐地方沁儿也不只往家捡动物,有时是一只小木鸢,有时是一个布娃娃,后来嫁了人生了子,想着这些倒还派上了用场,便捎信回家托人送去。于是那一天方兰生亲自替女儿整理了那些小玩意,抱着木箱走过铜镜时顿了顿脚步,镜子里的人一点也不像四十的年纪,他挽唇对他笑,慨叹时间过得真快啊,本少爷都是当外公的人啦。

  说罢了,自己大笑,复又仰头死死撑住了眼帘。

  

5.

  方沁儿改掉那个糟糕习惯前最后捡回的是一个受伤的男孩,黑发如墨眉眼似画,眉心一点朱砂,谁都瞧得出是个俊秀的胚子。既是无依无靠,又兼有伤在身,方沁儿便想让男孩去方家住下好好调养一阵。

  将男孩送去方家的那一天,方兰生是早早在门口候着的,毕竟很久没有见到女儿,又被告知会带一个孩子过来,心里自然是想念而好奇的。

  至于之后的对话,方沁儿一直记得很清楚。

  ——大叔,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你。

  ——……

  ——我想想……啊,对!我昨晚才做了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只猫,趴在桌上玩你手上那串佛珠。咦咦,这样想简直像真的一样呢!

  ——……你…叫什么?

  ——我忘了,我好像受了很重的伤,醒来的时候就把什么都忘了。

  ——那么……你便叫屠苏吧。

  ——屠苏?

  ——嗯,屠苏。这是一个好名字。

  方沁儿一直没有说话。

  她温润地笑,看着男孩虽然困惑却还是接受了名字,看着爹倾身揉了揉男孩的头发,觉得自己隐约悟了一些事情,只是还不够清明。

  不过没关系。

  至少,她知道她从此不必再寻找。

  

  

【END】

评论(1)
热度(22)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