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兰]同寝二三事(《错》番外)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错》番外]


 

  百里屠苏的回想开始于方兰生推门而入的一声质问:

  “——死木头脸!你怎么不告诉我测验是你叫襄铃帮我做的?!”

  他朝门转过头去,想起今天早上那节方兰生没有去的课,再想起那节不巧测验的课上他叫襄铃帮方兰生做了一份,随后淡淡地告诉室友,他觉得没有必要讲这一茬。

  “怎么没有?”方兰生有些忿忿,继而稍稍一愣,像是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必如此不爽。

  “……总之,”方少爷甩下定论,“没有说就是你的不对。”

  

#######  

  时间推回十小时前,事情应该是这样交待:

  这一天的上午,方兰生在阳光中睁开眼睛,感叹自己真是睡了个好觉——他已经好多天没有一觉睡到自然醒,并且其中没有做奇怪的梦也没有被某位“梦游症患者”夜袭。

  坐起身,他环视了一下寝室。唯一的室友百里屠苏已经离开,没有那张死人脸在眼前晃荡;习习的微风自半开的窗户吹入,窗帘轻轻飘动,看起来很是柔和。

  在这么一个愉快的心情里,方兰生发现,自己不出意外是睡过了头。

  其实方兰生是这样一个人:他对很多小事样样上心,却容易在挺关键的问题上粗神经脑迟钝,而至于“挺关键的问题”,一部分指学业,一部分指感情。这样的性格直接导致了两个摆在面前的情况,第一,他没有及时想起今早那节水课要做一个小测验,第二,他越发坚信百里屠苏那家伙对自己有意见。

  “亏我还那么关心他,”方兰生独自生着闷气,“下一回再半夜爬上我的床,看本少爷不一脚把他踹下去。死木头脸,都不知道叫我一下,再怎样也是室友一场,一起吃过饭睡过……呸!什么睡过觉,都是被红玉老师带的。”

  说到方兰生口中的红玉老师,那正是他们的辅导员,经过多次谈话,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洗了脑,比如百里同学真的很可怜,不论发生什么——哪怕半夜爬上他的床掐他脖子——他都应该迁就,又比如好室友是一起吃饭睡觉的交情,应该相亲相爱。

  “哼!”他努力往脸上堆砌不屑,潜意识便过滤了被抛弃感引起的难过。他告诉自己,既然那个木头脸不与他相亲,他又何必非要与之相爱。

  最后,也就是在嘀咕完这句哪里都不对的话之后,方少爷开始穿衣起床。

  

#######  

  时间推移到八小时前,这一段故事的重要线索是一条短信。

  差不过是在上午十点,窝在寝室上网的方兰生收到一条来自襄铃的短信,大意是说早上的课考试了我帮你这呆瓜做了一份你不用担心这样。捏着手机方兰生那叫一个感动,心想襄铃和他就那一节共同课竟然这么关心他,相较之下百里叉叉简直应该被高数习题压死——Which is 方同学认为最不华丽的死法之一。

  几乎是当机立断地,方兰生决定用襄铃最喜欢,同时也是自己最擅长的方式——食物来报答,考虑到今天之后的时间全部没课,这计划实行起来简直毫无压力。

  说干就干,出校买菜,方兰生贤惠…不对,新时代好男人之名可不是吹的,凡是和家务搭边的事情没有一件能把他难住。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

  碰到这样的男人,就快点娶回家吧。

  

#######  

  滴答滴答,时间走到下午三点。

  已经忙活了半天的方兰生哼着小调,乐呵呵地看着自己的电磁炉。再过半个小时,他熬的粥就搞定了。

  正在想像襄铃喝粥时会有的开心表情,钥匙开锁的咔嗒声传入耳中,方兰生手忙脚乱地拔掉电源,不过再怎样也是不可能来得及将违禁物品藏匿起来。他记起上一回被查房阿姨抓住就是熬粥,某根木头卧病在床,他一时好心便煮了一锅,后来被逮到通知辅导员,受到了大大的表扬。

  ——表扬?

  没错,就是表扬。红玉老师表示这样很好,很好。

  “……你在煮东西?”清冷低沉的男声轻轻响起,方兰生意外地发现自己已经可以轻易听出其中不甚明显的淡淡惊奇。

  “你吓死我了!”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受惊不小的人重新将插头插上,“我还以为是宿管阿姨呢,你昨天不是说今天下午不回寝的嘛。”

  “晴雪临时有事,一起吃完中饭就忙去了。”

  “哎呦,好不容易有个半天约会机会就这么泡汤了,好可惜。”方兰生语气别扭地挤兑。在他看来,瞧不惯百里屠苏的女生缘是不需要理由的。

  “……”百里屠苏并不想惹室友炸毛,听完上一句他感到满屋子都是方兰生的尾巴,所以他选择不说话。插在裤兜的手松开纸张,他想,晴雪送的电影票还是索性浪费算了,方兰生肯定会说,找个妹子去看呗,找我做啥。

  那样,他也会觉得有些沮丧。

  沉默与自言自语早已成为苏兰二人的日常,即便一个嫌另一个吵闹,一个嫌另一个闷骚,他们总能以这样的模式一直持续下去。在接下去的半个小时里,惜字如金的百里屠苏坐在写字桌前,听着方兰生时不时的喃喃,一共看了十页小说。

  他对方兰生的这一锅粥有点好奇,可又似乎没什么理由去关心这是准备给谁的,这一点好奇在百里同学心里憋着,就像要纠结到肠子打结。

  问不问呢?这真是个问题。不过干嘛要问呢?知道了又怎样呢?要不,这点小事还是不问了吧。

  ——就这样,百里一定几率少女屠苏到末也还是什么都没问。

  

#######  

  倒数第二幕,进度要回到正在进行时。见完襄铃回寝的方兰生推门而入,咬牙切齿,开口便责百里屠苏没有告诉自己真相。

  十分钟前,高兴接过热粥的襄铃满面笑容,说呆瓜你真厉害,还会煲粥。又说,你有没有给屠苏哥哥留一份呀,早上可是他替你拜托我的呢。

  这话一出,你想想,方兰生是何许人也?聪慧小少爷,威武阿生哥,怎么可能推不出来龙去脉呢?只见说时迟那时快,刷刷刷,三个问题连珠而发:

  ——他为什么不自己帮我做?

  ——他为什么不告诉我是他让你帮我做的?

  ——他为什么不自己帮我做还不告诉我是他让你做的啊啊啊?

  而萌妹子只用了一句“屠苏哥哥说我的字和你比较像其他的我都不知道啦”就将人打发了。

  那个刹那方兰生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这委屈其实是没什么道理的,因为百里屠苏原本也没有义务什么事都知会他,哪怕那事和他有关,不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

  因此方兰生最终只好自我催眠,没有说就是百里屠苏的不对。本少爷要他不对,他就只能不对。

  这就是所谓的用无理掩饰在意。

  这就是方兰生百试不爽的把戏,他的一贯风格。

  

#######  

  这一天的最后,故事有一个温馨的结局,那两张电影票显然没有作废,贯穿始终的误会也已圆满解开。

  回寝的路上,方兰生罗哩八嗦地吐槽电影有多少BUG,见身边的人一直不搭腔,自己也就慢慢没了兴致。夜晚总是人少,坑爹的校园道路又舍不得开灯,他挠了挠后脑勺,不得不承认气氛像极了夜间情侣漫步。

  这一认知让方兰生浑身不自在起来。

  “那个…”他试图换个气氛,“对了木头脸,早上的测验谢谢了啊。”

  “嗯,不用。”

  “还有,你为什么不叫我起床啊?”

  “……”

  “喂喂,你要是说懒得叫不想叫什么的我真的不会放过你的!”这个语气无疑是方兰生最擅长的,所以他踹开尴尬自然地说了下去:“我说,你没听红玉老师说吗,室友都应该相亲相爱、相互帮助。所谓见微知著,你也太独行侠了吧,要是你睡过头了,我可是肯定是会叫你的!”

  “……我……”百里屠苏犹豫着。

  偏一偏头,他看了看方兰生的眼睛,想想还是说了:

  “我看你难得睡得那么好,就想让你好好休息。测验的事情,本也是可以代做解决的。”

  ……这一次便轮到方兰生沉默。

  “对不起,”百里屠苏微微蹙眉,“也许我应该留一张纸条。”

  “不不不!你干嘛要说对不起。”方兰生连连摆手,心想幸好是晚上,不然本少爷脸突然红了这是闹哪样。都怪这个百里屠苏,平时闷闷的,怎么突然说出这么叫人感动的话,他面皮薄,这是为自己误会的对方而不好意思了,才不是因为害羞。

  百里屠苏又没了话说。他原本寡言,这种话不知道怎么应对。

  抿起嘴唇,方兰生扭了头去,难得竟找不到话说。恰好这时候夜风适时地起,他就赶紧抓住话题,说木头脸,风好大,我们走快一点吧。

  他以为百里屠苏会说好,或者干脆不说话,可是百里屠苏偏偏说了一句:是你穿太少了。

  如此平淡,如此简单,至于什么语气,就只有懂的人知道。

  

  

【END】

评论(2)
热度(23)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