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西装与平安果(短篇一发完)

[法医秦明]

[林涛/秦明]

  

1.

  龙番警局的林涛很少穿正装,包括警服在内。

  但是,他却有一位钟爱正装的挚友。

  鉴于他们之间的差异多如牛毛,但凡能归咎于性格原因的,林涛都已努力忽略了。只是这一点,每天都在他们的外观上形成巨大冲突,别说旁人看着别扭,就连他自己也感到违和,就像一个活在夏天,而另一个在过冬,中间足足差了一个季节。

  他很不乐意让两人间的距离显得这么远。于是在某次给法医科送苹果时,他顺便暗示了一下,群众反映他们穿得不像队友,皮夹克和西装忒不配了。

  他的挚友从尸检报告中抬起目光,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两天后,林队长的办公桌上就多了西装一套。

  

2.

  当天下午,哭笑不得的林涛抽空去了法医科,欲将西装物归原主。一进门,发现屋里两个人都在啃苹果,顿时乐了,摇头晃脑地邀功,“怎么样,这次的苹果不错吧?”

  “嗯!不错!看来这次的苹果是用心挑选的。”应声的是科长助理李大宝。

  大宝此人,个小胆大一姑娘,虽然平日里咋咋呼呼的,办起案来心思倒挺细。数月前她被调入法医科,弗来便颇具扛把子气场,相处久些的基本都敬她一声“宝哥”,其中当然也包括林涛。

  “还是咱们宝哥会说话。”林涛一脸“你懂我的”,就差上前与知己击掌了,言毕朝另一个桌子瞥了一眼,故意夸张地叹了口气,“哎~有些人哪,不知道吃了我多少个苹果了,就从没见他夸过我有诚意。”

  “你居然指望秦明夸你?”大宝嚼着苹果口齿不清地说,“想得咱们老秦夸奖,那得攒多久的好感度啊。铁树开花,闷炮爆炸,真为了一个苹果夸你——咔哧——我看你倒要吓死。”

  “说的也是噢。”林涛耸了耸肩,表情作怪。

  秦科长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诶涛涛,话说你来干嘛的?手上拿的什么啊?”

  “哦对,”经大宝问起,林涛方才意识到自己把正事儿忘了,“老秦,这西装你给我做的?”

  “是。”秦大冰山挑了一下眉,赏脸发话,“怎么了,不合身?”

  “啊?我还没试呢……”

  “那就去试试,不合身给你改。”

  “嚯!”大宝忍不了了,“我说你俩以后秀恩爱能看着点地方么?这儿还有人呢。”

  “谁秀恩爱了!”林涛冤枉,今天他真不是来秀恩爱的,“再说哪儿有人?单身狗?人形警犬?”他环顾了一下四周,把空闲的那只手一摊,“——没人啊。”

  大宝内伤,憋了两秒,咬牙说,“汪。”

  林涛哈哈大笑。

  与此同时秦明站起了身,将苹果核丢进垃圾桶,随后沉默地从这位不速之客身边走过。他举着双手,示意自己要出去洗一下。林涛的关注点落在他西装手臂处的褶皱。

  这么拘束的衣服究竟有什么好?

  想破了脑袋,也还是想不懂。

  百分之八十的见面时间里林涛都看秦明穿着正装,不论场合正式与否——例如西装笔挺地在家看书,西装笔挺地去深山验尸,甚至西装笔挺地坐在街边摊,陪他们吃小龙虾。他形容秦明对正装的执着,就像念书的时代,优等生秦小明同学永远严守校规穿校服。

  “大宝,你说老秦为什么老穿西装啊?”林涛转头问。

  “你都不知道的事儿我怎么知道?”大宝歪了一下脑袋,猜,“大概因为帅?”

  “帅吗?”林涛抬高眉毛,作怀疑状。想了想,取出带来的西装举在身前,又问,“帅吗?”

  大宝望着他。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还好刚巧来了一个电话,小黑火急火燎地报告有新案子。林涛顺势破除了尴尬,托大宝跟秦明打声招呼,便怎么来的怎么回去了。

  

3.

  这起案子缠住了林涛足足一周,吃不好睡不好,死了无数脑细胞。由于不是命案,用不着和法医科合作,他也就一周都没见过秦明和大宝。

  直到彻底结案的那个傍晚,林涛才空下心思,又想到西装这件事来。

  这套西装还是得还给老秦。他寻思。自己要是这么收了,怎么说呢,就像皮夹克输给了西装,他输给了秦明。再说,这西装也确实不合身,得改一改。

  又想,老秦这个细节控居然做错了尺寸,那是对他有多不上心。

  一下子就好难过噢……

  于是林队长当机立断出了门,目的地是秦明家。有预感地,在他上车的那一刹那,他忽然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这件事和秦明有关系。

  然而是什么事呢?他想了很久。

  直到经过商业广场,一棵巨大的圣诞树闯入他的视野。

  ……完了。林涛猛地一拍方向盘。

  突兀的喇叭声刺入广场上欢快的圣诞歌曲里,引得行人纷纷侧目。罪魁祸首自己也被吓到,抹了一把脸,抬眼呆呆地盯着不远处的红灯,思绪飞转。

  圣诞夜。这三个字就是被他忘记的要事。大宝在前天给他打过电话,说要在圣诞夜搞个小趴,地点她家,时间晚八点,受邀成员他和秦明。那会儿他正忙案子的收尾呢,就没上心……妈蛋这个李大宝,到了日子也不知道提醒一下!现在都六点半了!连礼物都来不及准备了!

  林涛那个愁啊,愁得五官都恨不得皱在一起。这个表情,大宝平日形容,就是哈士奇变成了巴哥。

  紧接着说曹操曹操就到。绿灯起步没几秒,电话响了。林涛瞥一眼显示屏,自我吐槽飙演技的时间又要到了,还好这功夫本大爷练得到家,一秒变脸,专业陪笑,说谎如丝般顺滑。

  遂清了清嗓把车载电话接起来,“喂?大宝啊?”

  “哼哼哼哼~涛涛啊,你是不是把今晚的party忘啦?”

  “怎么可能!”林涛眉梢一挑,压着心虚“怒”道,“宝哥,这就是你不对了,难道在你心里我是这样的人?我都在路上了!不信你听!”随即用力按了两声车喇叭。

  前面的车赶紧加了点速。

  “不不不,我就这么一问。”大宝在电话那头咯咯笑,“那你还多久到啊?老秦可已经到了,还帮着下厨呢。”

  “呦,老秦下厨?可稀奇了。”

  “是啊,可稀奇了。而且那景象,嘶~常人看了肯定瑟瑟发抖!要不是我被他赶出厨房了,一定给你拍个小视频。”

  “怎么?”

  “我问你,你去过老秦家厨房吗?”大宝卖了个关子。

  “啊?”林涛不疑有他,“去过啊,我记得他家厨房特别宽敞。”

  “是不是还特别空荡?你见没见过菜刀架?”

  “菜刀架……”这种细节他还真没印象了,“秦明有菜刀架吗?至少显眼的位置没有吧。说起来还真难想象老秦拿菜刀啊,他那个样子,我还以为他只会用解剖刀呢。”

  “是啊,拿解剖刀切肉,还要戴着手套。”

  “对对对,哈哈……”

  迷之沉默。

  林涛突然有点慌。

  “……宝爷。”

  “嗯?”

  “老秦不会真拿解剖刀切肉吧?”

  “真的啊,给你做红烧肉呢,说你喜欢吃。”

  “……”喜欢归喜欢但这红烧肉有毒啊!

  “哼,你们就秀吧,反正我也不吃。虽说都是尸体,但一想到他用那个解剖刀……噫!我是吃不下。”

  “……”谁特么能吃得下啊?!

  “哎呦卧槽,外卖来了,先不跟你说了啊!你快来!”

  “我——”

  大宝挂机了。

  车内重归于宁静。

  这一刻,林涛的脑中浮现出秦明的模样,面无表情、手法细致地切开猪肉,和工作时一般的神情与动作。人生第一回,他对红烧肉毫无期待,甚至还想吐……

  

4.

  最终在距大宝家两公里外,机智的林涛找了家水果店,以价格论档次,买了他目测最贵的苹果。圣诞夜嘛,送平安果挺好的。主要是强行假装自己没把买礼物忘了。

  开门时,大宝露出一副绝望的表情,“我猜到你没新意,但没想到你这么没新意……”叹了口气,把手上的鹿角头箍给他戴上,瞬间又乐了,转头冲秦明嚷,“哈哈哈老秦你快来看!林涛戴鹿角超级蠢!”

  “What the?!”林涛不服,“李大宝你找死是不是,你说谁蠢,啊?谁蠢?”

  “真的蠢!不信你问老秦!”

  “行,问老秦,他人呢?”

  “——出什么事了?”伴随这道冷漠的声线,秦明从视线的拐角出现,还真的如林涛所想,标配西装和白手套。不过在西装外面,他还穿着一件印着麋鹿的围裙,头上也顶着一对鹿角,显得萌萌哒——如果他没有满手鲜血的话。

  “老秦你给评评,涛涛戴鹿角是不是特别蠢。”大宝快步闪到秦明身后,搞事情先要自保。

  秦明将林涛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最后目光定在那对红色鹿角上。“特别蠢,”他回答,“但也挺可爱。”

  “我赢了。”大宝得意地说。偏头想了想,又嘀咕,“奇怪,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时候其余二人都不再理她,一个回厨房杀鱼去,另一个登堂入室,开始参观屋内的各种圣诞装饰。大宝也很快放弃了思考,招呼林涛帮忙,给圣诞树挂上彩灯和小球。两个人边布置边说笑,效率倒还算高,勉强赶在秦明把菜上齐之前弄完了,把垃圾和纸箱往墙角一堆,坐等吃饭。

  “你去催催。”林涛坐在桌子这头。

  “你去。”大宝坐在桌子那头。

  大眼瞪小眼,其实谁也不敢催。

  等到秦明总算端着最后一盘菜出来时,两个智障儿童已经在敲碗唱圣诞歌了。蒸鱼上桌,歌也唱完了最后一句,两人热烈鼓掌,雀跃的怪叫声惹得秦明翻了个白眼。

  按惯例食不言寝不语,大宝赶紧抢在大家开吃之前致辞,“今天,在这个特别的夜晚,我,李大宝,很高兴能与两位好朋友——秦明同志、林涛同志,欢聚一堂,共同庆贺!”

  林涛“啪啪啪”拍手。

  “谢谢,谢谢。”大宝煞有其事地点点头,忽然变戏法似地从椅子底下掏出两个拎袋,“当当当当~你们的圣诞礼物!不过先说好啊,你们也知道,就姐那点儿工资,只能礼轻情意重啦!一人一条围巾,聊表心意!”

  “谢了。”秦明的冰块脸化了一些。

  “实用主义,我喜欢。”林涛瞄了一眼自己的袋子,再瞄一眼秦明的,“颜色有差吗?我能挑吗?”

  “不能,我都分好了。”

  “切~”

  大宝板下脸,“还挑挑拣拣,我还没嫌弃你的平安果呢!”

  林涛就嘿嘿一笑不说话了。

  

5.

  秦明的厨艺,讲句实话,虽不难吃却也乏善可陈。然而贵在难得,三人其乐融融地吃了顿家常菜,吃完了围在圣诞树旁,闲聊,吃苹果,许愿。

  临近十二点的时候,大宝去阳台给父母打电话。

  林涛偷瞄着秦明,秦明在啃苹果。

  “你不用打电话吗?”无言了一会儿,秦明问。

  “我爸妈不过圣诞。”林涛说。

  秦明轻“嗯”一声,又问,“那你女朋友呢?圣诞夜,难道不应该陪女朋友?”

  “嗨,别提了。”

  “分了?”

  “快了吧。”

  “哦。”

  又没话聊了。

  林涛挠了挠头,不明白怎么气氛突然有点沉重,明明整个厅里都响着“jingle all the way”,这个角落却仿佛很静。因而他随便找了个话题,至少是能说下去的,“对了老秦,你上回给我那件西装我试了,腰有点宽了。”

  “是吗,我的确做的有点急了。那你带给我改改。”

  “我带了,在车上。”不知怎的,这会儿林涛压根就说不出“还”这个字。非但如此,他还有些搞不懂自己先前为什么想还了。毕竟,就算是跟自己怄气的产物,那也是秦明送他的少有的礼物之一呀。

  “嗯,你去拿来吧,”秦明点了一下头,“拿来穿上了我看看,不然我没概念,直接带回去不好改。”

  “成。”

  林涛就出去了,车停门口不远,没花多久时间。回来时大宝也打完电话了,连连说不好意思,好久没给家里去信儿,才打了那么久,趁圣诞报平安。

  听大宝说话时林涛又偷瞄秦明,好像没什么异样。

  大宝心里也明镜似的,不再多说,扯开话题,问林涛,“诶?你把西装带来干嘛?”

  “给老秦改尺寸。”林涛言简意赅,换下自己的皮夹克,把西装外套披上。本来这就是最初目的,所以今天出门他特意穿了白衬衫,尽管下半身穿的的牛仔裤,上面这么一套还挺像那么回事的,看得大宝一声感叹,果然人靠衣装,人模狗样……

  “去你的,”林涛笑骂,“你才人模狗样,警犬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大宝怒赶客。

  确实时间也不早了,林秦二人便顺势被“赶”了出来,并肩往车走。论近是林涛的车比较近,因此按说是他先上车,但临道别秦明忽然开口,说有圣诞礼物给他,两个人就又走了一段。

  “没想到你还给我买礼物了。”真的见到了礼物,林涛感到十分不好意思,纠结半天还是承认了,“其实我完全忘了,苹果还是过来路上现买的……”

  “苹果还不错。”秦明的语气淡淡的,叫人听不出是真心话还是单纯给个台阶。

  “嗯……这领带很贵重吧?”

  “还好。”

  “谢谢,我很喜欢。”

  “你不用勉强说喜欢,”秦明摇了摇头,“我知道你用不到,而且不喜欢。只是我一直想送你一套完整的西装而已。”

  “为什么?”

  “因为是我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像你把你喜欢的苹果送给我,我觉得大概是一样的吧。”

  ……一样吗?

  借着路灯昏暗的光,林涛并不能看清秦明的表情。他猜不到秦明是怎么想的,又想表达什么。而他自己,关于为什么隔三差五给秦明送苹果,理由非常简单,一来想把自己喜欢的食物和秦明分享,二来也是个见面的借口,刷刷存在感,让秦明吃苹果的时候能想起有自己这么个朋友。归根结底,是他在意秦明。

  所以一样吗?

  ——这种大男人的小心思。

  建立在友谊之上,却掺杂着超出友情的占有欲,林涛从来不愿承认,自己究竟想从秦明那里获取什么。他多的是朋友,犯不着成天围着需要最费力维系的这一位转。可他就是愿意,且乐在其中。

  因为这么多朋友里,他最喜欢秦明。

  或者说,这么多朋友里,他能谈得上喜欢的只有秦明。

  所以不一样吧。林涛低着头,捏紧了领带。夜色给了他一点冲动,他突然很想告诉秦明,我送你我喜欢的东西,是因为我喜欢你。然而这一段他不敢说,他只敢绕一个圈子,含糊地说,“你不必这样还礼的……我们出发点不一样……”

  秦明只是摇了摇头,取走那条领带,替对方系上。

  这个人如此安静,又如此自然。林涛的心却跳得纷乱,什么反应也给不出来,只懂得傻傻站着,像个找老师帮自己戴红领巾的傻学生。

  这一秒,世界天旋地转,他是凝固的中心。

  竭尽力量和勇气,去握紧那只悉心调整领结的手。

  “那你是什么意思?”林涛讷讷地问。他们的手都冰凉,秦明没有挣扎,突出的骨节顶在他的手心,他感到自己因紧张而躁热起来。“你不要让我瞎想,”他近乎恳请地说,“是不是……是不是我什么意思,你就是什么意思?”

  秦明却不答。

  他们呆立在寂夜无声的小区里,唯有风作伴。林涛不敢松手,甚至不敢动,垂在身侧的手攥得死紧,闪烁而不安的视线停驻在秦明的鼻尖。

  那里应该有颗痣吧,他恍惚地想。

  蓦然间颈后一勒,刚整服贴的领带被拽过去,迎上来一个吻。

  “林涛。”

  秦明贴着他的唇,轻声问。

  “——是不是我什么意思,你就是什么意思?”

  

6.

  龙番警局的林涛很少穿正装,但是,他却有一位钟爱正装的挚友。

  现在,他们是恋人了。


×Bonus×

  林涛发了条朋友圈。

  『祝全世界的单身狗圣诞快乐。』

  大宝看着配图上由自己精挑细选的情侣围巾,默默点了个赞。

  

  

  

【END】

评论(10)
热度(307)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