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一时想不到标题啦XD(上)

勾搭上两个喜欢的写手太太兴奋地爆肝!

一个轻松的故事。

私设关键字:初中同学,网游,二线警校,5年制医学院,大概还有一大堆……


[法医秦明]

[林涛/秦明]


  那时候林涛带着一个全服有名的奇葩团。

  没什么讲究,随他自己的ID,他的团就叫惊涛团。

  这个团奇葩之处有三。其一,奇缺治疗;其二,很纠结但很和谐;其三,永远在用PVP的方式解决PVE。综上三种奇葩现象,根结在于团员构成——惊涛团里那帮子弟兄,百分之八十都是林涛的警校同学,单身狗军团,坚信大老爷们怎么能玩奶,有组织有纪律,还特别有血性,一个个都是出了副本1挑3的PVP党,唯有跟着他才安安定定打几小时本。

  江湖传言,惊涛团招人的门槛不是装分,也不是dps,而是冲突的职业在副本门口干一架,谁赢了谁进来。

  空穴来风,如此可见一斑。

  简言之,就是有病。

  然而人的心态往往很难解释,譬如,越是这样奇葩的团,越是有人挤破了头想要进来。可能大家都喜欢凑热闹,听人说书不如亲身体验。每一次林涛开团,入团申请都能让他把眼看花。

  他就纳了闷了,自己这团这么坑!这么坑!要不是一群穷逼嚷嚷着要用PVE养PVP,他都不想带这群人打本的坑!就这种团,咱们得讲道理啊,到底哪儿来的吸引力?怎么还有人争着往火坑里跳?

  真的是生气!

  天作证他其实十分希望组不起来!

  他们这儿虽说是很水,但再怎么也挂着警校之名,三天两头训练到爬不起床,七天有五天睡不够觉。难得享受周末,就不能你好我好大家好吗?非要心力交瘁,在BOSS面前,或是在前往BOSS面前的路上,灭得死去活来吗?

  林涛百思不得其解。

  可是林涛平日里没少收贿赂。

  所以这本还得打,这团还得开,为了辣条、啤酒、小龙虾,还有少洗两件衣服。

  在许多个纠结到天黑的周末下午,林涛吸留着泡面想,毫不夸张地说,指挥这群同学打本,真是件比指挥警犬还难的事儿。而最令他头疼的是,不论他怎么劝,这堆死脑筋都没一个肯玩治疗,一提就炸,就撂狠话,真爷们从来不看血条,切奶删号,诸如此类。可是,世界上抓来的野生奶十有九坑,剩下的那一个珍稀物种,难得遇上也会被气跑。

  于是那一年生日,林涛许的愿是招到一个治疗,手法犀利,不玻璃心的那种,最好还是妹子。第二天,他开了个小号往主城门口一停,路过一个治疗女号就密一个,内容是:

  「嘤嘤嘤,我今年的生日愿望就是给固定团找个奶,你愿意成为我的愿望,跟我去打本本吗?」

  ——虽然羞耻,不算骗人。

  在那个年代,这种撩人方式还是很新颖别致的。不过很多人没有理他,更多人婉拒了他,只有一个,装分很高但是无帮无派,回复他说,那你拉我入帮吧,我跟你走。

  这个人的ID,叫活人不医。

  ID背后,是林涛的初中同学,当时正在读医的秦明。

  

  后来林涛一直后悔,自己对秦明说的第一句情话居然是群发。

  如果早知道,他肯定写首情诗出来,追秦明的游戏角色到海角天涯。

  

  

  

  秦明加入固定团以后,林涛辗转了几个朋友打听到,这个被自己意外撩来的高冷奶十分强力,手法绝对对得起装等。这种奶一般都是大帮会家养的,不可能流浪在外。他是运气爆表,正撞上对方退帮退团,才捡了个现成。

  他私底下问秦明——那时的称呼还是游戏ID——我说不医,你和前一个团是为了什么闹翻?

  和团长不合。秦明言简意赅。

  你这样走了就不怕被说闲话?

  有什么好说?我把团里的奶都带起来了,对得起他们。

  林涛就有所感觉了,这家伙太耿直了,不晓得这样做会被人在背后嚼舌根,或者他晓得却不在意。这种人在林涛心里的分类,是属于可以合作但是不必深交,因为他对谁都一样,不会因为你掏心掏肺他就掏心掏肺,不过至少不会背后捅你一刀,当个普通朋友还是很不错的。

  因而,活人不医初入团时,林涛是真没想过要和人家发展点什么,诸如利用团长权利搞什么优待,又或故意给对方穿小鞋刷存在感——这些的前提,是整个团,包括林涛,都先入为主地认为,尽管活人不医从不开麦说话,手法犀利也超出一般妹子,但看这游戏角色,还有偶尔表现出的、令他们这些大老爷们不能理解的行为,他们对于人家的性别是没必要怀疑的。再者,林涛在游戏里也不差人追,毕竟个人游戏技术过硬,还拉扯了一个有意思的团。不少妹子都愿意倒贴,惊涛团也经历过几个流水的奶,几个团长口中的“宝宝”,几个所谓的团长夫人,只是没一个长久。

  最长久的就是活人不医了。可惜是个男的。

  转念想想,这个人是秦明,好像又一点儿也不可惜。

  

  

  

  两个人真正扩充交集,是在一次比较单独的机会。那天下午秦明没课,林涛逃课,开了个10人小本,就带了秦明一个团里的,其他全是野人。

  没有同学们拖后腿,林涛指挥就是效率保证,再加上单奶全团,少个治疗多个输出,他们很快以飞一般的速度来到了最终boss面前。

  这个时候,他们唯一的奶却不动了。

  林涛在YY里喊了两声,没有回应;打字密聊,也没有回应。九个人傻傻等了两分钟,才看到聊天频道冒出一行字:不好意思,临时有事,我打不了了。

  你特么在逗我?!林涛脱口而出,随即自觉语气不妥,放缓了语气补问: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秦明在团队里打字:对面宿舍楼,刚有个人跳楼死了。

  林涛带头发了个蜡烛的表情。

  团里跟了一列蜡烛,九根全了,才开始破坏队形。

  「所以和你有什么关系?」

  「要哀悼打完再走嘛,不差五分钟。」

  「是啊是啊……」

  现在的人可真冷漠,林涛想,如果是我,大概也会去送人一程。

  正感慨,收到来自活人不医的密聊:

  「对不起。」

  「我真得走了。」

  「有新鲜的尸体。」

  林涛懵了。

  他眼睁睁看秦明下了线,十个人的团队面板里灰掉一个名字。被抛弃的dps们七嘴八舌,团长怎么办,团长我们再组个奶吧,还有一串串表示无语的省略号。他们的团长却无力思考任何解决办法,只呆坐在独自一人的寝室,听电扇嗡嗡作响,脑袋里也嗡嗡作响。

  有新鲜的尸体……新鲜的尸体……尸体……

  就这么一句话,活人不医在林涛心里丢了一颗石子。涟漪越泛约广,脱出控制,铺开一圈又一圈的好奇。从这一刻起,他将“可以合作但是不必深交”的定论抛诸脑后,满心想着,嚯!如此有意思的姑娘,就算拿不下,也待本大爷放进购物车先!

  是以,某医学院突发惨案,直接为惊涛团预订了下一任团长夫人。虽然当事人从来也没同意过,团长身边也依然“宝宝”不断,但在弟兄们眼里,这是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往后几个月,几年,他们毕业了,游戏都不玩了,红旗也还是在那儿,这就是林涛的本事。

  这叫成功的奔现。一年后的线下聚会上,林涛洋洋得意地吹逼。你管我奔的是男是女,奔成了情人还是哥们,反正人家肯跟我走,今儿还肯跟我来——

  我来只是因为我也在这个团。

  对对对,不是跟我来的。

  林涛不以为意地瘪嘴,摇头晃脑,惹得大伙儿起哄了一片嘘声。他顿时感到心里美滋滋的,恨不得哼起小曲,忽然瞥见秦明的手往西装内袋里探,赶紧切换模式模式,警觉而讨好地问:哎呀,宝宝你掏什么呢?

  手术刀。

  卧槽别啊,咱们万事好说!

  什么?

  什么什么?你都动刀了。

  我只是要剥个虾。

  ……哦。

  在众人的哄笑里,林涛强行解释,这是打情骂悄,你们这些单身狗不懂的。他脸皮厚,遭了吐槽也一样嘻嘻哈哈,抄起酒杯自罚,放下了杯子往身边瞄去。秦明果真在剥虾,而且在旁若无人地剥虾,丝毫没有要反驳或拆台的意思,仅仅如此,便已经够林涛乐得飞天,笃定秦明这是默认了。

  怪不得但凡在团里呆过的人都同意,别看团长平日里桀骜不驯一夫当关力拔山兮气盖世,对着活人不医的时候,呵呵哒,简直是一秒狼变狗。眼不瞎的,都能看出林涛各种暗搓搓给秦明援护;眼瞎的也能治,因为林涛明里的袒护也不少,只要有人敢说他的绑定奶半点不好,直接踢出团队。要是秦明反过来给林涛甩个保护技能,那就更别提了,即便保T是理所应当的,也能叫他欢欣鼓舞一番。

  这样其实挺不好的。当然,前述的表现已属于后期病入膏肓了。刚开始出现苗头时,也就是医学院跳楼事件后的那两天,团里就有明白人看出端倪,委婉地劝过林涛:团长啊,你这是不是有点太倒贴了?不太合适……

  林涛说是吗,我没觉得啊?

  又说,嗨,没事儿,我乐意呀~

  从此,便再也没人管这傻孩子了。



——To be continued maybe

评论(8)
热度(60)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