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大脑/友情向]梦2

顺序混乱,毫无主题,ooc属于我,糖属于小宠 @穗穗平安x (并不是那篇梦的后续,只是同主题,总不能叫第二梦来暴露年龄吧【不)

  

[申一帆中心,微申一帆→苏清波]

[友情向]

  

  

  申一帆做了个噩梦。

  梦里,他被欢呼的人们高高抛起,舞台的顶端炫彩夺目,刺得他闭上了双眼。然后他落下来,落入硬邦邦的病床里,梦中梦惊醒,耳畔尽是哀恸的哭声。

  这就叫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这规律对谁都有效,并不惧怕控梦者的名号。

  自从住院以来,申一帆已经有一阵子没做个好梦了。讲起来他自己都感到好笑——一个被四处宣扬控梦能力的人,这些天居然连做一个“清醒梦”的精力也没有。前阵子过度的脑力消耗,在身体垮下后就成了引线,倒推至比赛时,早早地埋下了伏笔。现在的他,每日一边吃药吊水做检查,一边见证医院里各式各样的悲伤,等到了夜里,这些东西悄悄地入梦,当然是别说好眠了,皱半宿眉头也不为怪。

  后知后觉地,他开始感到累了。

  人啊,往往是在松懈下来以后,才反倒意识到疲惫。就像一股脑地冲着终点奔跑,再苦再累也没感觉,直到停下来,想歇一歇,却发现再也跑不起来了。

  真的是硬扛了太多压力吗?在这样一个不必要的年纪,为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他不知道。甚至于,他有一点迷茫。

  可能他不应该接下某些项目,因为不匹配而失败,或是成功了但仅靠侥幸;可能他不应该去第四季,见好就收,不要淌这滩浑水;也可能去参加节目整个都是错误,向他人证明自己并没有原想的那样重要,他可以更多地做他自己,平凡地念书,平凡地谈恋爱,继续轻松自在地坐在电脑前,隔着屏幕看最强大脑,并发出感叹:

  『好棒噢水哥回归啦!』

  『如果真是后台记忆的话这人还不如我呢。』

  『啊,这些第一、第二季的选手,到了第四季,似乎都没讨到好结局嘛……』

  『还有好多老选手怎么都不来名人堂啊,都干嘛去了?』

  ——诸如此类。

  定心想想,那样可能也没有什么不好的。距离产生美,知道得越多越没有好处。于他个人,无非就是少一点追捧和荣誉罢了。只是会很可惜,那样会少认识一些人,刷微博时也不会有被选手们回复的特权了,而他——作为某些选手的朋友兼迷弟——其实还蛮乐于此的。

  譬如水哥,威哥,波波,小强,云哥……等等。

  

  

  大约也是无聊过了分,最近申一帆围观了其他选手的不少东西,包括已出版的书、微博发布的文章、吐槽、回答、电台讲座,乃至直播——准确来说是直播的回放——总之,所有能拿来消磨时间的东西,他都去关注了。

  所以,基本上他们有提到他的,他都直接或间接地去了解了。

  一个人能够出现在他人的话语里,从他人处得到关心,在他看来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有别于节目里所塑造的形象,其实申一帆从不认为自己有那么自信,相反,他时常自省,与前辈们相比他还差得很远。不论是精力、记忆力、观察能力还是抗压能力,他都还有待提高,专项比上不足,综合比下有余,否则也不会坐稳了“被挑(战)对象第一人”的宝座。而这也是他会去看别人怎么评价自己的原因之一。基于不够自信,更为了将自己提升到足以自信。

  由此衍生,他一直很佩服那些不在意别人目光的人。

  这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怕寂寞的,活在群居的社会里,为了不被排挤而尽力迎合。以前参加其他项目和比赛时,申一帆就有所感觉,自己同另一些脑力出色的人相比真是太“合群”了,也太容易被影响。这种感觉在来到最强大脑后变得越发强烈。他发现这里的不少选手都很甘于寂寞,心里自有一个小世界,在需要的时候便安然地缩进去,绝对不会迷失自己。

  他们太成熟了,或是太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离开的王昱珩、李威、郑才千如是,不来的苏清波、陈冉冉如是,留下的刘健、鲍橒如是,还有一些来去匆促的人,他们也如是。

  他还记得自己因病欲提出退赛前在群里问:『水哥威哥贾博,你们说我这样退了,人家会怎么看我?会不会以为我怯战什么的……』

  王昱珩说:『人家怎么看你很重要吗?』

  李威复制:『人家怎么看你很重要吗?』

  贾立平复制:『人家怎么看你很重要吗?』

  『……666~』

  之后的群聊自然是水威二人对贾立平的日常黑,对此贾立平表示黑粉无处不在自己已经快要麻木。他就默默看着,默默地发表情包,默默在心里想:这一个一个的,果真都比自己想得通透。

  他又切出去私聊苏清波。他们是在第三季刚认识的。或许因为当时被分在了同一个队伍,在几个年龄相仿的选手里,申一帆对苏清波相对亲近些,还一度将对方当成知心小哥哥,把同节目相关的吐槽全倒过去。后者倒也不厌烦,加上泉州那儿的口音软软酥酥的,特别安抚人心。聊得多了,关系就近了。

  他给苏清波发:

  『_(:з」∠)_波波你在吗~』

  『我打算退赛了……』

  『我要住院一阵子,求安慰QAQ』

  想了想,撤回上一条,改成:

  『我要住院一阵子,心里苦QAQ』

  这样好像显得不那么矫情,申一帆寻思。没想到话刚发出去,屏幕上侧就出现了“正在输入”的提示,心里还莫名地一咯噔。

  好在苏清波其实并未看到,头一句就是:“你撤回了什么?”

  下一条:“哎,你这身体真的是……这次又是怎么啦?严不严重?”

  再下一条:“还好我没听苏泽河的,提前定车票。”

  申一帆一愣。

  『你要来现场?』

  “对啊,因为这一季苏泽河不是去了嘛,我们俩认识好久了你知道吧?然后他就有叫我去看。但是我觉得还蛮远的,好像没什么必要,而且看他有什么好看哈哈,平时就一直见面啊。”

  “我就跟他讲,‘谁要去看你啊?我要去的话也是看水哥一帆王鹰豪他们啊。’然后我觉得水哥和鹰豪肯定都没问题的吧,就你最让人担心了,就想等你比赛那场。”

  “所以本来是真的都有计划好了,要去现场给你加油的,现在只好算啦。”

  ——??!

  这一刻,全舰的“卧槽”弹幕在申一帆的脑中蹿过,夹杂其中,还有“我波果然是暖男呜呜呜”之类。感觉猝不及防吞下了一大口糖!然而还是要淡定地发图片——

  『劈个叉都是爱你的形状.jpg』

  苏清波回敬了一个[笑cry]三连发。

  “说起来你怎么突然想到跟我说退赛的事?苏泽河跟你说我要来了?我明明跟他说留个惊喜了……”

  『噢没有他没说,是我刚好想来问问你,我在这种时候突然退赛,是不是不太好?好几个选手排着队要挑战我呢,然后观众以为我逃了哈哈哈~』

  “你管他们怎么想呢?你就是太在意人家怎么说了。其他人的言论,听听可以,别被约束了。”

  『毕竟那么多人在看着我啊~』

  “你又不是要去当明星,”苏清波淡淡地说,“没人能讨好所有人,你觉得什么对就去做什么,生活是你自己的啊。”

  “你看我之所以没去第四季,就是觉得没必要,太累了。我还是过平静的日子比较舒服,看看书,旅旅游。”

  “你不是跟我说过,天天泡在学校里就挺开心吗?也不用顾及形象不形象的。”

  “还有你头发怎么剪短了,卷毛乱一点会比较可爱的。”

  『[笑cry]对对对我也觉得短了超不习惯的!』申一帆下意识抓了抓头发,应该已经比苏清波在节目上看到的要长不少了,两秒后才回味过来,哭笑不得地吐槽:『怎么回事你这个鸡汤喝到最后有点变味啊。』

  苏清波:『一个微笑送给您.jpg』

  『……喂你们这群人这个梗还玩不腻了啊?!』

  ……

  

  

  其实那天晚上,申一帆也曾做了个梦。

  梦里,他坐在电脑前看最强大脑的第三季,中英对战那一场,他被摔到最疼、又捧到最高的那一场。通往第二现场的阶梯炫彩夺目,苏清波走下来,紧紧地抱住他;继而是王昱珩、李威、贾立平、王鹰豪……一个接一个地,许多人将他围在了中心。

  他忽然头晕目眩,感到这个节目就是一场控不住的梦,诸多愤懑如风过无痕,留下最美好的,最干净的,是彼此间的真挚情谊。

  

  算得上一个好梦吧。


  

  

  

【END】 


评论(5)
热度(11)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