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苏兰]木头脸你看,这里有个坑(第一章)

好久不见,写在文前。

1. 这是一个坑,也可能月更。

2. 大体是游戏设定,但是是AU,人物性格不变,人物属性和故事主体走向变动。不烧脑,是很rpg的剧情。

3. 因为很可能写不到结局,所以就在这章最后把故事梗概放出来。不想看剧透的不要拉到底就好。

——————————————————————————————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琴川,又名虞城,镇内河道如古琴七弦,以此得名。地处江南福地,田肥地沃;岁无水旱之灾,富裕自足。

  风情小镇,自然不缺大户人家,更不缺大户人家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和事。譬如琴川城外的方氏,...

[苏兰]同寝二三事(《错》番外)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错》番外]


 

  百里屠苏的回想开始于方兰生推门而入的一声质问:

  “——死木头脸!你怎么不告诉我测验是你叫襄铃帮我做的?!”

  他朝门转过头去,想起今天早上那节方兰生没有去的课,再想起那节不巧测验的课上他叫襄铃帮方兰生做了一份,随后淡淡地告诉室友,他觉得没有必要讲这一茬。

  “怎么没有?”方兰生有些忿忿,继而稍稍一愣,像是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必如此不爽。

  “……总之,”方少爷甩下定论,“没有说就是你的不对。”

  

#######  

  时间推回十小时前,事情应该是这样交待:

  这一天的上午,方兰生在阳光中睁开眼...

[苏兰]错(肆拾玖~终)

<肆拾玖>  

  “焚寂”Cos社一夜之间火了。

  方兰生连看都不敢看自己被丢在微博转发的照片。

  在这个心情复杂没脸见人的周日里,方兰生原本计划一整天缩在被窝,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襄铃一通电话把他叫出了寝室,原因是她邀请社团除她外的四人一起去她家玩。

  襄铃当年是和百里屠苏同一年来到孤儿院的,不过后来被人领养走,就过上了还算安稳的生活。收养她的是一个老爷爷,现在没有八十也有七十了,在离这座城市不远的乡下拥有一个果园,所以襄铃一直就不穷。

  本来襄铃是和爷爷约好了这周末回去的,但是被漫展耽搁了,就只剩下周日。尽管如此,她爷爷坚持要她回来一趟,说是有了她妈妈的消息...

[苏兰]错(叁拾伍~肆拾捌)

<叁拾伍>  

  这一回的事情让我们倒退来看一看。

  傍晚时分,满心愧疚的方兰生走出学校,过完两条马路后药房出现在视线。说时迟那时快,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他身边,一位西装笔挺的陌生男人走下车来,一把就将他拽进了车里。

  这过程太快,以至于方兰生都没来得及反应,才要张嘴,发现有个枪口顶着自己的额头,当然立马吓得大气也不敢出。

  据后来方兰生自己叙述,这一惊非同小可,然而方大侠虽惊不乱,思绪飞转,各种脱身之法蹿入脑内……尽管没有一个靠谱就是了。

  一路无言——一边不敢说话,另一边懒得说话——一个小时后,商务车停在叶氏集团的大厦楼下,西装男表示乖乖上去见他们大小姐就不会...

[苏兰]错(拾柒~叁拾肆)

<拾柒>  

  自从百里屠苏的“梦游”事件后,方兰生就一直很心烦。他看百里屠苏那个样子并不像是梦游,却像被什么操控了似的,万一下一回没自觉停手,他说不定真会被掐死。进一步想,掐掐脖子还是好的,要是下个月惊醒过来的时候对上的是明晃晃的刀子,那不就手起刀落,小命呜呼。

  接连两三天,方兰生是日也愁、夜也愁,又不好表现出来,不想让百里屠苏发现,实在折腾得自己快要崩溃。可就在这种情况下,那个该死的梦还要接着连载。

  他梦见他们一行人进了一座城。

  繁华江都,烟柳之地,娇媚的女子檀口轻启,误将他们认作了客人,调笑着就要领进楼去。他吓得后退几步,抬头一看,大大的三个字:花满楼。...

[苏兰]错(序~拾陆)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半校园AU]


<序>

  错放的人生,错位的记忆。

  原来错的并非命运,亦并非缘劫。

  ——而是虚妄之情。

  

<壹>  

  方兰生近来总做些奇怪的梦,零零星星串起来倒像个完整的故事。在那个故事里,他还叫方兰生,还是信佛,还这个性格,也还是家里的小少爷。但是他会武功,会法术,爹爹说他有斗战胜佛之相。

  他把这些梦说给最亲近的二姐听,二姐说,你是高考完了脑袋一下放空,爱胡思乱想了。又说,也兴许这是你哪一个前世,你不是信佛嘛,佛祖给你指示呢。

  他听罢挠挠后脑勺。

  若他哪一世真是个会武功法术的...

[苏兰]路(旧文搬运,中篇一发完)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01.

  方家小少爷是个路盲。

  是真的,不骗你。

  

>>>>02.

  百里屠苏第一次知道方兰生路盲是在虞山芳梅林。

  离开昆仑仍然不得安宁,百里屠苏本来心情已经极糟,偏偏心直口快的书生还要说些叫人着恼的话,原本不高的好感便彻底归零。这一日清早醒来,百里屠苏还未完全清醒,方兰生又罗哩罗嗦对他说奇怪的东西,什么梦里说梦啦,什么活着就跟做梦似的啦,也怪不得不喜恬噪的少年越发头疼。

  如果可以选择,百里屠苏希望短时间内不要和这个蓝衣书生对话。

  虞山是个好地方,山青水秀...

[苏兰]轶事(旧文搬运,短篇一发完)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1.

  “江都的花满楼重新开张了?”

  说话的男子着一身青衫长袍,如墨的发在脑后结一个髻,面容与饰玉一般温润。

  “回老爷,确实重新开张了,”管家边理账簿边搭腔,“听说生意好得很呢,不然怎么周边都知道了。”

  “主事的可还是瑾娘?”

  “这我就不知了。八成还是旧主事,很多旧客都去捧场。”

  “……嗯。”

  方老爷微微颔首。

  起了身,留下一句“我明日回来”,没待管家反应便已出了书房。

  

2.  

  这些年当了方老爷,方兰生几乎不怎么出门,谈生意也是在琴川谈。

  下人都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方家如今...

[苏兰]黑猫(续)(旧文搬运,短篇一发完)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前篇:《黑猫》


1.  

  木头死的时候,方兰生比当年百里屠苏死时还要难过,许是心里总有那么几分说不上来的执念,非要将黑猫葬在了天墉的地界。

  红玉说,这一回他是将两份情感叠加了,可方兰生不承认。他说,百里屠苏早就不存在了,我认识那家伙一年,用了十几年去忘,早已忘得一干二净。

  红玉仍是从来不变的那一身艳红,额头的印纹如火焰燎绕,眼里却柔成一汪深潭。她就那样凝眸看他,说,猴儿,你长进了。

  ——你如今撒谎,我快要瞧不出了。

  

2.  

  方兰生是醉着回家的,跌跌撞撞进房,没走几步就是一跤。

  戴了多年的佛珠硌得手腕生...

[苏兰]黑猫(旧文搬运,短篇一发完)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后篇:《黑猫(续)》


1.

  捡到那只猫是不是偶然,方兰生并不知道。

  那是一只很漂亮的黑猫,全身上下没有一分杂色,只眉间一簇暗红,映得眼若点漆。

  那便怪不得他想起那个人来。

  

2.

  算起来,方兰生已经许久未曾去想那个叫做百里屠苏的人,却不是他不想念,只是怕一起了念头,涌进脑海的回忆就能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那个人曾经傲视命运地活过,连死都死得轰轰烈烈,这让方兰生恨得死死咬牙。

  你说凭什么都是一条命一场人生,有人拯救了苍生解放了自己,有人却只是个英雄身边打打下手的小配角。

  你说凭什么都是一颗心一份感情,有人不给...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