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Puen]无惧(9)

[极限S-Spike!]

[Than/Puen]

 
9.

 
  有别于街头那种电玩游戏厅,商业广场里的游戏厅更倾向主题乐园,赌博的机子少,益智和多人互动的机子多。在这里消磨时间的大多不是一人独来,亲子一般玩玩捕鱼机、大转盘之类,一帮好兄弟就聚在投篮机和桌上足球边,情侣则尤其偏爱娃娃机,而且男孩儿总要在女孩儿面前自夸,几个投币内一定给她抓到云云。

  Than与Puen并肩进来,依流程先去兑换台买了游戏币,顺道看看都有些什么东西可以换。实用的有马克杯、雨伞、学习用品等等,不实用的就是玩具了,从小到大一堆的毛绒玩偶,还有形形色色的赛车和模型。

  “学长有想要的吗?”Than仰着头,目光在大型展架上巡游。

  “相对比较感兴趣的东西嘛,那一排F1车模吧。”Puen抱臂思忖,好一会儿才答。

  “喜欢赛车?各种比赛都看,还是就F1?”

  “也就看看F1啦。以前很喜欢,基本每站都看,舒米出事后就断断续续了。”

  “我也挺喜欢看的,”Than笑着说,“我哥也喜欢,老是跟我两个人凌晨蹲在电视机前,没少挨老爸的骂。”顿了顿,又说,“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泰国站,Webber当年在曼谷路演了,我还一度以为快了呢。”

  “遥遥无期啊……”Puen摇着头感慨,“我也记得那场路演,不过那会儿你才几岁啊?十岁到没到?我反正是没赶上机会去看,后来在You Tube刷视频看的。”

  “那我比你幸运。我爸顺着我哥,我哥捎上了我。”

  “现场酷吗?”

  “酷哇!超级酷!从那以后我就喜欢红牛了,真希望Vettel也来泰国一回,何况他现在在法拉利啦!”

  “淡定淡定。”看着Than那眉飞色舞的模样,Puen忍不住笑出了声。

  男孩们的童年总是那么相似,看这样那样的比赛,幻象自己有一天也能成为世界冠军,拿奖牌、听国歌,让国旗在身后升起。房间里的书架上不论摆了多少本书,也一定要腾出位置放几个模型,也许是赛车,也许是飞机,也许是机甲,临睡前美美地望上一眼,梦里有它们载着自己驰骋翱翔。

  家长会唉声叹气,成天摆弄这些模型玩具有什么用?

  这时候就分出机灵与否了。有人讷讷地认输了,也有人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据理力争——为什么要有用?女生买那么多玩偶有用吗?她们可以买玩偶,为什么我不能买模型?

  Puen自己就特殊些。他属于没钱买、但是买了没人管的那一种。

  Than嘛,想必就是上述情况里的后者了,说不定还一哭二闹三上吊呢,一张包子脸气得鼓鼓的,想想就很可爱。

  “那这样,”Puen一手勾住Than的肩膀,一手摇指那排F1车模,“我们就努力赚游戏币,给你换个红牛的怎么样?”

  Than想了想,“其实比起Webber我还是更喜欢Vettel一点,而且据说Webber要退了……不要红牛,我要法拉利。”

  “好好好,法拉利。”少年,你这样很任性啊。

  “那学长你呢?要什么啊?”

  “我都说我也看中车模了,”而且是本大爷先看中的好不好,“或者马克杯也不错,上面写可以定制图案,把我们队的照片放上去。”

  “好!出发!”Than斗志昂然地拍了拍手,俨然一副要打比赛的样子,把Puen逗乐了,笑道“现在这么有信心一会儿别打脸”。两人互相揶揄着离开了展览区,约定索性比一场,拿均等的游戏币作为初始资本,看谁赢的筹码多,输的人请吃晚饭。

  别人比赛是强强对决,他们比赛是比谁更差。结果一个小时后结算,筹码凑在一块儿才够换两个感温马克杯,剩下的换了几支笔,又心有不甘地直接掏钱买了个车模。

  Puen原本的想法是把球队的合照定制上去。然而那张照片他们都没有,得问Best老师要,未免太过麻烦。Than便建议他们当场自拍一张,印在杯子上作为纪念,毕竟今天是他们俩第一次一起出来玩,并且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一次,再加上马克杯只有两个,横竖是没法队里人手一个的,定制队照意义不大。

  有理有据,Puen被完美说服。负责收集定制照片的店员听了半天,大约也深以为然,主动要求替他们拍。

  “一,二,三——”

  喀嚓!首次约会的见证。

  热心店员比了个OK的手势,将照片导入电脑,当然也没有忘记向主角们共享原图。随后便是一通PS操作,一看就是老手,末了问,“图上要不要写点啥?比如名字啊,纪念日啊,love啊,forever啊……”

  “等等?!”Puen一脸懵比。

  “姐姐你经验很丰富啊。”Than默默竖起大拇指。

  “那是,”店员姐姐一拨肩头的长发,“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心思,姐姐我最懂了。就这种感温马克杯,十对里有九对要来换的,平时是黑色,倒了热水才显图片,闷骚里透着点儿浪漫,现在流行的。”

  “嗯……”这番话真让人不知道从何开始反驳啊。Puen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忍了,说重点,“那就在图上写‘5&13’吧。”

  “嗷,才不要嘞。”Than第一时间驳回,小声嘀咕,“这谁知道是哪个13号啊……”

  Puen哭笑不得。

  “那你说写什么?”

  “就写名字呗。”

  “不要,那多尴尬啊。”

  “哪里尴尬了?又不给别人看。”

  “反正不要。”

  “行吧,那就写——”

  Than接过店员递来的笔,在便签本上落下龙飞凤舞的字迹:

  Best Partner EVER!!!

  “……可以。”Puen点头认可,内心却吐槽,还真是闷骚里透着点儿浪漫。

  Than于是十分得意,顺手把两人的寄送地址都写下了,还发挥嘴甜技能,左一个谢谢姐姐,右一个拜托姐姐了,听得Puen偷偷翻白眼,以“走了去吃饭”为理由把人拽出了游戏厅。

  学长莫不是吃醋了?Than心想。

  偷瞄两眼,见Puen神色如常,不禁小小失望。

  又一转心思,想到自己刚赢了比赛,即将享有一次免费晚餐的权力,顿时再次雀跃了起来。

  
 
 

——TBC

 
  注:(以下内容半科普,虽然我知道也没人关心23333就挤在一坨吧)①2010年Mark Webber在泰国曼谷进行过一次路演,当时他效力于红牛车队,队友是Sebastian Vettel。以2016年推算,那时候Than应该才9~10岁,Puen差不多11~12岁。②2013年年底舒马赫发生意外,也就是Puen所说“舒米出事后就断断续续了”的分界线。③Vettel离开红牛转会法拉利是2015年开始的,所以2016年他已经在法拉利和好基友KIMI双宿双栖了。④Webber是2016年底宣布退役的,所以故事这时应该还不知道这件事儿。但风声早起,所以让Than说“据说Webber要退了”应该也没啥问题吧。

  

评论(9)
热度(7)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