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lly/Minho]一次夜谈

写这个CP,我可能是会被打死,但是若有人肯试吃一口,我将感激不尽。

P.S. 欢庆会就是无效信Ⅱ中的那个,所以时间和剧情是有重合的。

——————————————————————————————

[移动迷宫]

[Gally/Minho]

 

  

  觥筹交错的欢庆会上,Gally从人群里找到了Minho。

  “给,”他两手各举着一个杯子,只能用手腕顶了一下Minho的肩头,“尝尝,我的特制饮料——Version 2.0。”

  “什么……噢谢了。”人声嘈杂,Minho只听了个大概,还以为又是来劝酒的,接过来没喝。

  “你见到Thomas没?”

  “你说什么?”

  “我说——Thomas呢!我们的晚会主角——!”

  “噢!他在那儿!”Minho用下巴朝远处点了一下,“喝多了吧,Brenda把他丢那儿了!”

  Gally点点头,用空出来的那只手比划着:耳朵、混乱、你和我,走。

  Minho回了个OK的手势。

  他们一前一后地挤出欢闹的中心,向着Thomas所在的那个安静角落。那家伙看起来不是很好,靠着墙、耷拉着脑袋,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样。Minho说大家在Vince的牵头下灌了Thomas不少,Gally扬了扬眉表示明白了,忽然脚步一顿,说你等等,拐向另一边,从一群姑娘们的包围中揪出了Aris。

  “过来,小子。”他将剩下的那个杯子塞进Aris手里,“看到那儿了吗?把这个交给Thomas。”

  “好、好的。”Aris乖巧地答应了,卡了一下壳是因为和Gally着实不熟。对着这个一脸凶相的大哥哥他多少还有些胆怯,但是Minho在,这令他放松多了,“我该怎么对Thomas说呢?这是什么?”

  “是我的特制饮料,新版。”

  “呃……”

  “嘿,你这是什么表情!”Gally微恼地拧起眉。显然Aris是尝过了。

  Minho在一旁哈哈大笑。

  “我这就去!”Aris也弯着眼笑了,金棕色的头发被海风吹得跳跃起来,像只小狐狸,转身奔跑的身影也透露出轻快。Gally啧了一声,为自己的饮料愤愤不平,叨叨地说,知道这饮料多难做吗,要这样那样的材料,这样那样的工序……

  Minho笑得肩膀耸动,想起以前在林地里Gally就是这样,倘若有人贬低他精心制作的饮料,他就会像被贬低了玩具的小孩子一样,换上凶神恶煞的面貌,说你们真没品位。他又嘴拙,而且可能自己也知道饮料不怎么好喝,所以并不会真的去和人争论什么,只是自己暗自生闷气。那种时候,Gally才会一改平日的硬汉形象,变得莫名可爱起来。

  现在他们都更加成长了,经历一次次战斗,所以越来越坚毅。他觉得改变最多的就是Gally了,重逢时他几乎没把人认出来,至今也无法将那个一身装备的人与林地里穿着破烂T恤的大高个儿联系起来,直到这时才忽然释然了。

  原来大高个儿还是那个大高个儿,憨厚老实、又傻又柔软的那一面也还在。

  他也还是和以前一样,笑着劝,算了Gally,算了算了。

  这令Minho感到万分愉悦。失去了太多东西的人总是会特别珍惜那些剩下的。他拍拍对方的背,转移话题,“那我们不去Thomas那儿了?”

  “……不了吧,”Gally停下吐槽,远远望了一眼,“他看起来比我想象的要糟糕。这个时候,我想他不想见到我们。”

  因为他们代表了一些东西——此刻对Thomas来说无法承受的一些东西。

  这话里的意思Minho当然听得懂。他叹了口气,心想谁又不难受呢?却怕说出来为大家徒添伤感,也显得自己太故作坚强,便什么也没有说。

  他无言地随Gally调转了一个方向。

  他们停在了一个垂着吊灯的屋檐下。

  不知什么时候,又是从哪里抄来的,Gally的手里多了个杯子。“敬美好的过去。”他说,举杯的手凑过来。

  两个杯子声音清脆地碰了一下。

  “噢见鬼,我还以为是酒……”Minho喝了一口,咒骂着抱怨道,“你的饮料还是这么该死的难喝,你就不能改良改良?如今原料富裕多了,不是吗?”

  Gally却摇摇头,“不。这味道能让我想起林地,虽然我怎么也配不出一模一样的了。”

  这成功地让Minho沉默了。

  他思忖了两秒,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只好继续喝饮料。他想起了林地的许多好与不好,它们居然还没有模糊于他混乱的记忆,这让他既惊讶又无比高兴。继而他又想起自己在出林地的时候捅了身边这位一棍子。

  先前在战乱中他提过这事一次。Gally说,人无完人嘛,谁还没当过坏人?看似是说他,好像也暗指自己,说完就头也不回地走了。这会儿Minho又记起来,越想越心中愧疚,赶紧趁着情绪上来,一鼓作气把话说全了:“对了Gally,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呢。还有,当初差点害你死掉那事儿真的对不起,我这么对你你还冒死营救我……要不我让你报复回来?”

  Gally闻言一愣,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想到这茬事,不过他很快笑了起来,“怎么报复?我也往你心口扎一棍子吗?免了吧,我就乐意看你一直怀着亏欠。”

  和Minho碰了个杯,他仰头喝了一大口饮料,继续说,“你说我们这些人,一路过来,你对不起我,我对不起他,他又对不起他……真怀念最初的日子,大家一起摸索怎么在林地生存下去,对外界一无所知。那会儿还没有那么多人呢,我记得最早就你,我,Alby,Newt……现在也只能回忆回忆了。”

  “是啊,”Minho接话,“那时候的生活真的单纯,我也还没开始探索迷宫,无知是福。有时候我甚至会想,是不是永远在林地里苟且下去也挺好的,你当初或许是对的,我们就不该出去。”

  Gally耸了耸肩,没有对此作答。

  他心里的很多想法,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Minho。

  说起来他们俩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安静地并排坐着了,上一回还要追溯到林地时期。其实以前他们的关系还不错,毕竟都是最早一批进入林地的,相处最久,对对方的了解总比后来的人要多。可惜大多时候他们都太硬了,需要Alby或者Newt在中间作为软化剂,尽管一开始也做过最强的野外探索组合,可终究冲突太多,总也互不相让,所以就拆散了,最后各管一批人。

  如今想来,Gally觉得自己那时其实也并不如表现的那么不愿意出迷宫,他只是看不惯Thomas一来就得到众人的支持。Alby和Newt也就罢了,主要是Minho——这块硬石头以前和他都掐过,怎么就对这个新来的菜鸟如此偏爱?这多少让他心里感到了不平衡,甚至于有些嫉妒,原因却无迹可寻。

  也正是那个阶段,他刚开始意识到自己对Minho的感情有点特殊,似乎和对别人的不太一样。可是还没等他品味出什么来,整个世界就变了。

  就像卡住的齿轮骤然滚动起来,迷宫在身后轰然坍塌,把所有人推上危崖,有的人留下了,有的人离开。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和那些旧友相见了,也一度是这样希望的。毕竟都不是同路人,Minho还差点送他上天堂。但是上天安排,要让他见到Thomas和Newt,要让他得知Minho被困于实验部,要让他忽然发现,原来自己从没恨过Minho——他非但完完全全地理解和原谅Minho,而且还很想念和担心这个旧朋友。

  Minho在他心里不是仇人,而始终是最重要的人之一。

  就像Brenda之于Jorge,Newt和Teresa之于Thomas那样。

  Brenda曾说她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一天的Thomas,两个最重要的人接连死在眼前,换做是她可能会丧失活下去的勇气。Gally设身处地地想了一下,第一个跃入脑海的人居然是Minho。那一瞬间他猛然意识到,他对Minho那似乎与众不同的感情叫做喜欢。

  幸好,他还没有失去Minho,他们还能一起坐在这儿,回忆他们曾经共同经历的时光。

  有一天他可能会把这份见鬼的感情告诉Minho,也可能永远都不会说出来,毕竟Minho这种钢铁直男看起来不像会弯的样子,他恐怕只会自讨没趣。但是,这一刻,Gally不想考虑这个。

  他正享受着这个夜晚,和Minho静静坐着,偶尔聊两句,慢慢地喝着由他特制的饮料。

  有好多事情都没有变,这可真好。

  他这样想着,伸手揽过了Minho的肩头。他们一同对着月亮举起杯,两个杯子声音清脆地碰了一下,敬美好的过去,和更好的未来。

  

  

  

  【END】

评论(9)
热度(85)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