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Thomewt]浮光(Ch13-14)

■ Chapter 13


  天亮了。

  Minho是Thomas第一个见到的人。

  “Runner”的工作经常是在众人起床前就开展的,Thomas理解这一点,几乎是立即振作精神跟随Minho出发了。走到入口的路上他啃掉了两颗地瓜,其中一颗还没完全烤熟,嚼着有点硬,但这不影响他的好胃口。接近二十个小时没有进食,Thomas这会儿饿得什么都能吃得下,再说他睡眠已经不足了,要是再不多吃点,到时候精力不足倒在半路就丢脸了。

  等他吃完他们也差不多能望见菜地了,晨曦倾洒,这些由他们自己种植的农作物给人一种蓬勃生气的感觉。Thomas默默地调整心态,给自己心理暗示,没有什么好沮丧低沉的,万物美好,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美好,看,进入丛林后Minho一直都在步行,肯定是为了让他消化食物,这多让人感动啊——

  如果原因真的是Minho善解人意的话。

  遗憾的是Thomas想错了,Minho对他的消化毫不关心,之所以选择走而不是跑,仅仅是因为今日行程简单。他们有阔绰的时间走到地图室,静静地坐一会儿,而后折返。

  地图室与圈养Crank的那个山洞恰好是两个方向,过去的路线同样很复杂。一路上Minho说了一些关于出海的计划,例如他和Brenda昨天已经做过功课,要支撑大船开回旧大陆可能得把所有小艇的燃油都集中起来。Thomas很快便知道了Minho为什么在考虑出海,就在他在地图室里看到地图的时候。

  他后来才得知,Minho领他来的这个地图室被称为“隐藏地图室”,并不向其他“Runner”公开。知道它存在的人极少,只有Vince、Brenda、Jorge、Gally和Minho五个人,直到他突然但顺理成章地加入进来,人数才超过一只手。

  在这里,Minho向他展示了地图。

  准确来说,是完整的、已经不需要再被拓展的地图。

  利用短树枝、小石块和沙土,这个精巧的模型栩栩如生地呈现了海滩、驻地、洞穴、山坡,甚至一条蜿蜒穿行其间的小溪。一些布料被围在模型的最外圈,用不知什么野果染成了漂亮的蓝色,代表海洋。

  ——也代表这里是一座孤岛。

  猛然间Thomas回忆起来,前一天的下午,自己和Brenda搬了两个小木凳看海。他傻傻地问她,实验部的封锁仅限于海域不是吗?Brenda说是啊,尾音拖得长长的,似一声喟叹。

  他们都太坚强了,坚强得可敬乃至可怕。

  何德何能,自己像个特殊人物似的来到这里。风浪已息,时机成熟,他无需经历那些痛苦和绝望,只需站在已然构建好的根基之上,推倒不好的,新造好的,虽背负骂名,却也揽走了许多功劳。

  他曾一度自负,想做那个勇往直前的领头者,以为他人都畏畏缩缩。原来不是这样。原来他不配。那些知晓真相残忍所以努力隐瞒的人怎么会畏畏缩缩?他们脚步沉重并不是因为内心胆怯,只是因为心里装了太多要保护的人,才有所牵绊。

  所以他不配对这里的任何人指手画脚。Thomas终于醒悟了这一点。他成为了那个勇往直前的领头者,因为他们需要他这样做——Brenda对他坦诚相告,Minho没有道理地接纳他加入队伍,他们是在把这个位置让给他,让给唯一能心无旁骛的人。

  于是那种感觉又袭向了他,那种心脏胀胀的、鼻子发酸的感觉。Thomas甚至想起了在焚烧Crank尸体时的呛鼻烟味,不过昨日才发生的事情竟已令他有隔世之感。幸好Minho就在这儿,和他在同一个木棚里面看地图模型,还指点各处出言介绍,否则Thomas可没把握自己能忍住。他大概是会掉眼泪的。

  实则对于丛林地图的解析意义不大,Minho也没有说得太细,更像是在走一个过场,将之视为欢迎新成员的必经流程。模型没多久就又被遮盖起来了,Minho走出木棚,Thomas便也跟出去。两个人漫无目的地走了一段,丛林对其中一人来说已经太熟悉,对另一人来说则太陌生,他们都没有什么兴致。末了Minho驻足于林间唯一的那条小溪边上,示意Thomas在这里歇会儿,他们就坐了下来。

  彼此无言又是半晌。

  总算Thomas随手抓了颗石子丢进水里,率先出声,“我说……你对出海有多大把握?”

  Minho转头看他,“你是指说服Vince出海,还是指成功回到旧大陆?”

  “后者。”

  “那我的回答就是完全没有。”

  学着Thomas的样子,Minho开始往溪水里扔石头,一颗接一颗,压着某个规律的节奏。他说完这一句便又不说话了,专注地盯着前方,看每一颗石子在敲击水面后迅速沉底,却在身后留下一圈圈的涟漪。敏感的人总能自种种细节之处衍生出联想,Thomas几乎要担心起对方在胡思乱想了,好在到第四颗石子入水的时候,Minho又开口了。

  “Thomas,”他问他,“你有没有想过,如果真的回去了,你要去做什么?”

  “先努力去找回记忆吧。”Thomas答。若是没有往前走的方向,回溯过去应该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吧。

  “嗯,然后呢?”Minho掷出了第五颗石子,等待那“噗通”一声过后才继续,“要是想起来了,我相信你自然就会有事情去做。但要是没想起来呢,Thomas?我想听听你还有什么计划。”

  Thomas歪头沉思了一会儿。

  Minho始终给他一种为人稳重的感觉,虽不至于少言寡语,但基本不闲扯也不说废话。东方人的面孔没什么棱角,因而很有迷惑性,叫人很难凭样貌去推断年龄。Thomas问过Aris大家大致都是几岁,除了Vince、Brenda和Jorge等等保有记忆的人以外,其他人都不确定自己多大,这里的“其他人”里也当然包括Minho。是以他只能靠自己瞎猜,觉得Minho看起来十六七岁就猜真实年龄接近二十,尽管如此,Minho言行举止间透出的成熟还是令他既惊讶又佩服。

  到了旧大陆要去做什么,这个问题很现实,Thomas并不是没考虑过,只是考虑不出切实可行以至使人信服的方案来,便转而遵循自己激进的那一部分想法,将它暂且搁在一旁。此刻Minho既然提起来了,他不想逃避或言辞闪烁地糊弄过去——他也没法那样做,因为他面对的是Minho,不是别的什么容易被支开注意力的人。在这个人面前,撒谎非但没有意义,而且还很幼稚。Thomas陷入沉思的全部理由,只是他在从各种角度着揣测对方这样问的原因。

  他真心实意地想要赢得Minho的支持,像学生不想自己的答案让老师失望。

  他没有好的答案,所以最终他想通了,不管那些揣测中的哪一个是对的,都不会影响他给出的答案。它糟透了,糟得只剩下诚实,但Thomas发现它就是最好的——

  “我大概要辜负你的期待了,”他说,“我没什么计划,要说有的话也就是四个字,随机应变。我想过很多方案,都不太可行。实验部是一个很明确的目标,但也很强大,贸然针对它并不明智。我预感我们会经历一阵逃亡,逃亡哪里来什么计划呢?就算有,‘他们’也不会让我们的计划顺利进行吧,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我相信,未来在我们手中,我们一定能找到正确的……”

  “——道路。”Minho接话,“就像信里写的那样,是吗?”

  “……啊。”Thomas发出一个尴尬的单音。天知道信里的内容怎么就突然闯进了他的脑海,也许是读了太多遍吧。

  几步外,Minho轻声却爽朗地笑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轻快了不少,Thomas能明显感觉得到。萦绕在Minho身上的那种压抑不见了。他看着Minho一撑膝盖站起了身,手心向上,一颗圆润的石子一起一落。

  “你知道它会去向何方吗?”

  “它?”这颗石头?“我不懂你的意思。”

  Minho却没有解释。

  恰好一阵风起,树林里发出簌簌的声音,他挑了一下眉梢,挥动手臂将这最后一颗石子用力地扔了出去。乘着风,沿着高角度的抛物线,石子如同子弹一般冲了出去,飞跃狭窄的小溪,没入葱茏的林木之间。

  它会去向何方?如此被动,如此匆忙,谁也听不到它坠落的声响。

  Thomas抓住了一些思绪。

  “你知道它会去向何方吗?”他反问道,“你知道我们会去向何方吗?”

  Minho耸了耸肩。

  他们对视一眼,然后会心而笑。Thomas站起来,Minho刚好走过来,两个人的手臂同时抬起,拍了拍对方的后背。

  现在他们是兄弟了,就在这段看似莫名其妙的对话之后。有些东西不用说得太明白,大约本来也说不明白,恰是那一层隐晦、那一份无法切实捕捉到手心的抽象才最难得,有人称它为直觉,有人称它为缘分,什么都好。总之,它能把心和心联系起来,人们从这个桥梁走过去,就成为了知己。

  前路漫漫,感谢你愿同行,理解我的迷茫,也赞许我的勇敢。

  我们都不知会去向何方。其实去哪里也都一样——

  你要出发了,我的朋友。

  去前方。

  

  

■ Chapter 14


  Thomas不知道Minho是怎么说服Vince的。这一天的丛林探索结束得格外早,他回帐篷补了几小时的眠,当Aris进来喊他去吃晚饭时,Vince决定带一批人出海离开的消息已经传遍了驻地。

  “大家都感到很意外,还有人恐慌起来了。”多半是已经憋了很久了,Aris一把Thomas叫醒便迫不及待地向他打听,“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Thomas?昨天的会议我知道你参加了,是不是会议上决定的?出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么急迫?”

  “等等……”Thomas搓了把脸缓神,在脑中整理听到的问题。困意使他的反应力和理解力都比清醒时迟钝得多,他呆滞了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首先是做确认,“Vince已经宣布我们要出海了?”

“果然出海有你一份吗!”Aris的理解重点有些奇怪,但好像也没什么错,“还有谁?你们什么时候出发?究竟是什么原因——”

“停停停。”Thomas做出阻止的手势,理清思路,尽自己所能答道,“冷静点Aris,我知道的也有限。我们确实打算出海,因为信上说昨天来的是最后一艘船了,虽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目前我们有一定的生产能力,少数人自给自足没有问题,人数多了却不好办,所以Vince担心日后的补给不足,就有了出海的方案。”

“这些就是昨天会议的内容吗?”

“嗯。”基本上是吧。

“那出海人员是谁,以及你们什么时候出发?这些你还没告诉我。”

“因为我也不清楚,”Thomas实话实说,“这些还是得问Vince、Brenda或者Jorge吧,毕竟他们才是头儿。你忘了吗?我也就是个新来的菜鸟——还是只快要饿扁了的菜鸟。我提议咱们先去吃晚饭?”

“嗯……”Aris撇撇嘴,看得出还想说些什么,但忍住了,跟在Thomas身后出了帐篷。

  两人赶去时食物已经没剩下多少了,只能随意吃两口。Aris对自己耽误了彼此吃饭表示十分愧疚,主动提出替Thomas洗一天衣服作为补偿,却遭后者揶揄,与其帮他洗衣服不如自我牺牲一下去问女孩子们讨点零嘴。直到Aris为难得五官都快皱到一起了,Thomas才哈哈一笑放过了他,表示自己只是开个玩笑。

“我得走了。”远远看见Minho的身影,Thomas同Aris道别,“不仅是你,我也有很多困惑。我要去和Minho聊聊。”

Aris识趣地点点头,“记得代我弄明白那些问题。”

“当然。”

  爽快答应,Thomas摆了摆手,朝刚刚Minho出现的位置寻觅而去。一路上他能感觉到好几个人都想上前和自己说话,多半是想问他那些Aris问过的问题,只是碍于不熟才没有最终付诸行动。他的目标当然也遭遇了同样的状况,而且比他还要惨一些。Thomas逮住Minho的时候,这家伙正被三个女孩子围在中心,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被抛出来,Minho满脸都写着“我想脱身”。

Thomas有些忍俊不禁,不期然接到了Minho求助的目光,遂前去解围。一句“Brenda找你”,非但解决了Minho的困境,而且还刚巧应了现实——目力可及的地方,Brenda和Jorge正沿着海岸线漫步,前者朝这边望过来,扬了扬手臂招呼他们过去。

  经过下午的一番交心,Minho对Thomas的态度不再像之前那样不咸不淡,给人有所隔阂的感觉了。Thomas明显感到Minho放开了许多,更确切地说是放松了许多,居然还自我调侃了一句,说他很不擅长应付女孩子,惹得Thomas“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直呼怎么可能。

  驻地这里的男女比例还是挺均衡的,女孩子至少也有五十个吧,撇开那些才十岁出头的不算,处在情窦初开年纪的大概还有三十来个。据他所知Minho在这儿的人气可不低,少女们大多钦慕这种硬汉类型的,何况Minho外表也生得好看,Boris不是还说过有个后援团吗?没想到这位大众情人居然自称“不擅长应付女孩子”……

“这有什么稀奇?”Minho不理解Thomas有什么好不信的,“Aris不是也很讨女孩子喜欢吗?他也困扰啊。”

“两码事吧,”Aris那是个性腼腆,“你这么外向,感觉你和所有人都能称兄道弟,也没见你在异性面前害羞,你说的‘不擅长’是不擅长什么啊?”

“怎么说呢,就是不自在。”Minho耸耸肩,“我也就跟Brenda、Harriet和Sonya走得近点,交集多就相处习惯了吧,也可能因为她们性格直爽。其他女孩子……我反正觉得跟她们聊天气氛特尴尬,也没啥好聊的。”

“你这话要是被听到了,她们得有多伤心啊。说真的Minho,这么多喜欢你的人里面,就没个你也喜欢的?”

“原来你这么八卦的吗?”微微睁大眼睛,Minho摆出一副惊讶的面孔,避而不答。

  同一时刻,已经离他们不远的Brenda发出了一声含着笑意的“Wow”,抱着双臂走过来,用颇为耐人寻味的语气附和,“看不出啊Thomas,原来你这么八卦的吗?我本来以为你只是好奇心重。”

“这属于好奇。”Thomas辩解道,重音强调了“属于”一词。

  这下子连一旁的Jorge也笑了。

  在如今这样的境遇之中,这么轻松的气氛已经有些难得,是以在话题结束之后,他们默契地安静了好一阵,好像谁都不说话就可以把它保持下去,就可以不用面对那些沉重的东西。已然落潮的海水在滩上留下了水分,沙土泥泞,记录着每一个人的脚印,有大有小,深浅不一。四个性格截然不同的人,或许对未来也有着截然不同的展望,终于在命运的逼迫下走到了一起。

Thomas不认为这种情况在和平年代也会发生——现在,他们正无条件地彼此信任着。外界的冲突和危险过于严重,令他们无暇去关注内部是否有任何矛盾。在他的心底隐隐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不知怎样定义才准确,如果非要给出一些形容的话,他想,这份古怪就像是你面对着一条平静的河水,脑海里却清晰浮现了它湍急的模样,告诉你,它其实很危险。

  没有理由能解释这种幻觉记忆。也许是在某些预知梦里,他见过一条湍急的河流,见过这些人。

  所以,尽管他非常清楚自己根本不了解大家,他却完全不会因此不安——是的,Thomas对于这些新朋友很有信心,而且是无端的有信心。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自己能在出发前与大家多交流一些,但是如果没有那个机会,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们想的一样。他能感受得到。

  当他们交换眼神,当他们探讨出海前的准备和出海后的危险,当他们并肩望向大海,把平行的影子拖长在身后,把共同的约定烙印在心底,他发现一切是这样自然。

  就像在那些梦里,他们已将前路走过一遍。

  又再一次整装待发。



——TBC

评论(2)
热度(17)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