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Tiw]指(Detail 1)

《指》和《戒指》是姐妹篇

——————————————————————————————

[不一样的美男]

[Frank/Tiw]

  

  难得凉爽的午后,风从大开的窗户蹿进室内,有一下没一下地撩动窗帘。穿着校服的少年倦倦地趴在桌上,埋头臂弯,只露出一个清俊的侧脸轮廓。黑色的碎发,白色的衬衣,阳光像一个暖色调的滤镜,为画面染上几分温柔。

  一本书被轻轻地搁在桌上。

  Tiw在Frank对面坐下,托着腮端详他。

  图书馆本就是个安静的地方,此刻除了他们也没有别人,一个睡觉,一个发呆,衬得气氛慵懒且暧昧。直到睡觉的那一个动弹了一下,伸手抓过对方的手腕,凑到眼前想看时间,却睡眼朦胧看不清楚;发呆的那一个也回过神来,瞅瞅腕上的表,说早呢,你睡。

  Frank唔了一声,重新趴伏下去。

  Tiw抽回手,他的手就顺势垂落在桌面。

  好似一湾湖水,窗边这一片空间被方才的交流搅乱了一下,很快又渐渐平静。Tiw伸出食指,戳了戳Frank的手腕。刚刚挑选了半天的书已被冷落一旁。

  和他不同,Frank很少戴手表,只偶尔会戴些手环。Tiw很喜欢看那些手环在Frank的手腕晃荡,或是在抬手时卡在尺骨的顶端。自从Frank减肥成功以后,他就爱上了那个部位,时不时戳一下摸一下,还被Frank笑骂成变态。

  我就变态怎么了?Tiw装作生气地鼓起了嘴。

  Frank就只好说:不怎么不怎么,挺好的。你变态,你骄傲。

  当然Tiw喜欢的不仅仅是手腕。事实上,Frank的整只手都合他心意。这会儿趁着Frank困意正浓、无心反抗,Tiw珍惜机会大玩特玩,一时将Frank的手握起来,一时又将手指一根根掰开。可怜某人意识模糊里还要受他折腾,几度想逃都没逃掉,终于一翻掌,反过来把那只作怪的手抓了住。

  Tiw等了两秒,Frank没有放的意思。

  所以他就用另一只手打了Frank的手背,然后理所当然地翻回来接着玩。

  那是只专属于少年的手,既干练又漂亮,纤长的手指划分成一段段指节,尽头的指甲修剪得很整齐。从Tiw的记忆里能挖出许多关于它的画面,几乎是带着点珍藏的意味。他见过这只手做各种各样的动作,包括摆姿势耍酷、转笔、敲击键盘,以及将鼓槌耍得行云流水而不失激情。而现在,它安分地躺在他的手里,指尖轻触着他的掌心。

  这感觉真不错,Tiw想。两个人的体温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传递,亲昵却并不过分。倘若他愿意,还可以感觉到Frank的脉搏——他甚至知道Frank哪只手的腕动脉更明显一些,肉眼就能看清跳动。

  是的,Tiw从来都不否认自己有多钟爱好友的手。以前它肉嘟嘟的,他就很喜欢握起来的手感;后来它瘦了,他简直是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因为从五指的比例到每一个指骨的弧度,Frank的手真是没有一点儿可挑剔的地方。

  美中不足的是,他们早已过了能手牵手过马路的年纪。

  唯有在这种时候,并且——心虚似的——容不得第三个人在场,Tiw才敢霸占这只手,翻来覆去一番,再偷偷玩一把十指相扣,最后伸出四只手指,分别按在对方的四指之上。

  那是戴戒指的位置。他的指尖就落在那里。

  不上课的时候Frank很喜欢乱戴戒指,越夸张的他越喜欢,有一回干脆把五只手指都戴上了,还拍了张照发在Facebook。看到时Tiw不禁腹诽戒指太丑,毁了这么好看的手。可是说来奇怪,那张照片他却经常会去看,以至于能够清晰想起每一根手指上是什么样的戒指。

  那印象真是太根深蒂固了。他一个个指尖抬起来,脑海中便自动浮现对应的戒指。

  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指。

  他觉得自己仿佛在松开琴弦,又仿佛在心间弹奏。待到手指全部抬起,最后一个音无处落足,终究还是顺着自己的心,把无名指再次按了下去。

  以后这里会戴上一个象征承诺的戒指。

  他明白,这手指终将属于未来的某个人,不属于年少无知与暧昧玩闹。而那个承诺也不能再像幼时的胡言乱语,一个男孩拉住另一个男孩的手,说:我们戴一对的戒指好不好?

  他也答不上好不好。

  他只能收回手,假装自己不曾胡思乱想。

  蹿进室内的风把不该有的思绪全部吹走,阳光依然落在他们的身上。穿着校服的少年倦倦地趴在桌上,埋头臂弯,只露出一个清俊的侧脸轮廓。

  一本书静静地躺在桌上。

  那里也许有更美好的故事。


 

【END】

评论
热度(15)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