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兰]花灯(旧文搬运,短篇一发完)

[古剑奇谭]

[百里屠苏/方兰生]

  

1.

  华灯初上,人声喧哗,喜庆的红色填满整个琴川。

  元月初一,是花灯佳节,方家老爷立于河边,捧一盏花灯正看得出神。

  八岁的女儿蹦跳着过来,爹爹爹爹一个劲地喊着,他便回一个头,温和地一笑。

  眉俊目朗,仿佛还是十年前不谙世事的少年郎。

  “爹爹在放花灯吗?”绑了双辫的女娃脆生生地叫嚷,“沁儿也要放!嗯,沁儿叫娘来,我们一起放!”

  他点点头,说好,我们一起放,转头看向手中花灯,目光又渐渐地生愣。

  琴川,初一,夜。

  十年弹指,何以为念。

  

2.  

  “哎呦,谁砸我!”

  “……什么绣球?”

  “不不不这是误会啊误会,放开我,喂喂放开我……”

  “快放我出去!这都是怎么回事,快——放——我——出——去——”

  “……哼,不就是间房吗,还能困住本少爷?”

  “哎呦,疼疼疼,这破墙也忒高了点。”

  “嘿嘿嘿,可不就被我逃出来了么?”

  

  ——可不就被我逃出来了么?

  他可曾真的逃离,又逃向了何方。

  年少轻狂,游侠一梦,如今佛珠仍在却无以为用,有意远行却无人可伴。

  他已是琴川方家人人识得的方老爷,不是半夜偷离孙家可遇故人的方兰生。


  他是无处可逃。

  

3.  

  “二姐,这一盏给你。”

  方兰生将手中花灯轻轻放进水里,看烛光摇曳,寄去心中思念。

  温婉端庄的方夫人安静地站在丈夫身边,素白的春衣外披一件鹅黄薄纱,长发用发簪简单一挽;承了父母容貌的方沁儿或懂斯人已逝,漂亮脸蛋上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眨一眨,乖乖地不问亦不闹。

  这一夜,原也该合家团圆。

  “小时候,总是你来陪我放花灯,”他喃喃地念,手垂在水里没有收回,“你说过,只要心诚,对方定能收到。”

  “……其实,我一直便不信。”

  “所以二姐,你若收到了,那是我心诚;若没收到,也莫要怨我只是敷衍。”

  “是风大,是路遥。”

  “我护不了它。”

  叹一口气,他伸手覆上妻子按在自己肩头的手,轻轻握了一下又松开。

  安抚的温度便善解人意地离开。

  

  “这一盏,襄铃,你可安好。”他又送了一盏入水,眼眸里有温润似玉,“青丘那里风景该是很好的罢,你可别太贪玩,要好好修炼……若仍是一害怕便露出耳朵尾巴,我可要笑你。”

  方沁儿闻言好奇地凑近:“襄铃是谁,沁儿认识么?还有,襄铃为何会有尾巴?”

  他想了想,答:“那个姐姐很可爱也很厉害,会法术,能变成一只金色的小狐狸。”摸摸女儿的头,他回忆着旧事,又接着补充:“以前她总叫你爹爹呆瓜,其实自己才呆呆的什么都不懂呢,胆子也可小了,打雷就能把她吓得动也不敢动。”

  “那…襄铃姐姐为何叫爹爹呆瓜?”

  “她觉得爹爹不比她的屠苏哥……”

  话到这里,忽然便停了。

  他闭了闭眼,后话一概咽回,掩饰似地又放下一盏花灯。

  “这一盏,红玉姐,我已很久没有叫过你女妖怪了……也无人再唤我猴儿。”

  “爹……”铃铛般的声音响了一个开头,却没有继续。

  方沁儿困惑地看了一眼冲自己摇头的娘亲,又困惑地看了一眼不理自己的爹爹,不敢胡闹只好将嘴撅得高高。

  “……晴雪,这是给你的,”他放下倒数第二盏花灯,“也不知道你在哪里,过得如何,可还在四处漂泊,找……他?”

  垂下眼,他微微一笑,复又摇头。

  “你若找到了,记得告诉我。我一直在这里,可比你们谁都好找。”

  

4.

  噼啪噼啪。

  鞭炮声似乎是从城东传来,岸边热闹,欢庆的气氛已将小城包围。

  方兰生仰头看了看天,烟花与明月相衬相映,美得直如梦境。

  他已沉默了很久,久到方沁儿几番张嘴都被娘止住了话语,便只好不满却懂事地在一旁把玩刚买的面具。

  有微凉的风悄悄地起,拂过水里的花灯,拂过岸上的柳条,拂过店家门口火红的灯笼,拂过衣袂与发梢,真如拂尘扫过了一城喧嚣,将思绪扫回记忆的深处。他捧起花灯,将这最后一盏小心翼翼地护在手里,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入水中。

  推远,凝眸,仍是沉默。

  “这一盏…可是送给百里公子?”轻柔的女声若流水淌过耳际。

  他站起旋身,见到妻子正凝视着自己,脸庞被灯火笼上明亮却朦胧的光,很好看很好看。

  他毫无隐瞒地应了,说是。

  是送给那个当年他偷离孙家遇上的人。

  是送给那个襄铃唤作屠苏哥哥的人。

  是送给那个自小在天墉城长大沉默寡言的人。

  是送给那个风晴雪四处漂泊誓要找到的人。

  ——是送给那个,他唤了无数声木头脸,却没有机会好好唤一声百里屠苏的人。

  其实那个人也没有什么特别,不过是…不过是……

  他抿了抿唇。

  不过是想起来的时候,心里难受。

  

5.  

  “——诶,这里好像有个机关。”拥有清朗音色的少年一副书生模样,穿着蓝色的马甲,肩上斜背一个小包,腰间还坠一枚青玉司南佩;他的头发有些乱,是束发的发带在打斗中略微松了,落一撮碎发在脸颊旁边。

  “勿要乱动。”沉稳的声音几乎是紧接着响起,却终究阻止不及。

  只听咔嗒一声,机关被按了下去。

  突如其来的剧烈摇晃和轰隆隆的声响震得人一时发懵,所幸三秒后周遭又重归寂静,原来是机关所在的围墙向上升起,现出一个不大的房间来。

  红衣长发的美艳女子微嗔地扫去一眼,责了句猴儿怎可这般胡来。

  下一刻惊变骤起。

  神秘莫测的秦始皇陵,定然不会有无用之机关,被唤作“猴儿”的书生刚向其他人的方向踏出一步,数十支利箭便不知自哪里射了过来。无辜被牵连的众人忙于躲避,谁也顾不上作为焦点却偏偏愣住的那个人,幸得先前出言提醒的黑衣少年及时按倒对方滚往一边,这才保住了性命一条。

  ——哐!

  石墙落下的速度比升起快上太多,猝不及防间一支队伍便被阻隔成两支,房间内又有石门开启。

  “苏苏!兰生!”

  “屠苏哥哥!”

  “猴儿!”

  黑衣少年握紧了手中的剑,一滴冷汗自额角滑落脸颊。

  他听不清墙外的人在喊什么。

  他听到有东西正缓慢地朝自己移动过来。

  

  不知数目的兵俑在黑暗中步步紧逼,他们从一开始就在角落,退无可退,百里屠苏也不打算退。

  “你不必护我!”方兰生闪过一记横砍,手心的蓝光微微减弱。

  他的体力到了极限,可嘴上仍是不愿示弱。

  “闭嘴!”除非煞气发作,百里屠苏很少有如此暴躁的时候,“退到我身后!”

  ——都说了不必!

  方兰生是想这样说的,只是话又给吓了回去。

  鲜血飞溅在他的脸上,还带着百里屠苏的体温,他你你你你不下去,手忙脚乱又催动治疗的法术。蓝色的光芒轻轻笼罩,雨丝般飘落伤处,虽不能治愈却也至少可止血止痛。

  百里屠苏一步不退地挡在方兰生的前面,接近两伤的剑法招招狠绝,黑色的剑花一朵一朵挽成剑阵,如炼狱之火烧灭无魂死灵。方兰生再没有说话,不是他说不出来,而是再不敢说。

  他只懂不断地治疗,连抱怨百里屠苏三成是自己所伤都无暇。

  那一刻他忽然想到风晴雪说过,百里屠苏是不会退的人,所以无人可阻他前路,只要他在你的身前,你就可以什么都不必怕。

  ……可他怕。

  他怕百里屠苏一直这样只懂进攻不懂防躲,怕他倒在血泊之中而自己无力施救。

  幸好,幸好。

  幸好兵俑在他们体力耗尽之时也尽数倒下,而他抱住了百里屠苏,没有由其直接倒进血泊。

  

  “木…木头脸,你还好吧?”方兰生摸索着检查百里屠苏的身体,用最后的力量及时治疗较重的伤口。

  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颤抖得夸张。

  “我分明叫你……勿要乱动。”百里屠苏靠坐在墙边,借着微弱的蓝光看向对方,“下一回,再不救你。”

  “不救便不救。”方兰生赌气却虚弱地应,说罢死死咬住了下唇。他不确定百里屠苏这一身伤能不能撑到风晴雪她们寻来,然而他们是绝对无力自救了。

  “省些气力罢,”百里屠苏抬手想推开方兰生的手,“我的伤不碍事。”

  “不碍事?!”猛然拔高的声音里忽然夹了轻微的哭腔,“谁要你替我挡了,谁要你装体谅替我省些气力了,你就那么想死吗!”

  百里屠苏没有说话。

  过了有一会儿时间,大约在方兰生骂骂咧咧地尽完所有能尽之力后,他握住了按在自己手臂的手中止法术。

  “你不一样,”他说,“你不一样。”

  “你有家人,你不能死,死了,他们要难过。”

  方兰生在那只冰冷的手心里攥紧了拳头。

  ——轰隆隆。

  右手边不远处有石门开启,襄铃的声音最早传来。

  他急急抽出了手。

  

  ——你有家人,你不能死。

  ——死了,他们要难过。

  十年前的方兰生一言不发。

  十年后的方兰生看着妻子与女儿,再一次用力攥紧了拳头。

  他应该告诉那个黑衣少年,谁更该活是不能这样比较的,方兰生死了会有很多很多人难过,可百里屠苏死了方兰生会难过。可惜那个时候,他不晓得自己究竟会有多难过。

  所以他一言不发。

  

6.  

  “爹,娘,沁儿也想放花灯。”方沁儿试探性地扯扯爹爹的袖口。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听话了,她一直有乖乖地不打扰爹爹,所以爹爹应该会同意的。

  方兰生握住女儿的手。小小的手,温暖柔软,这是他要保护的人。

  他想起那个保护过他很多次的人,那人的手总是很冷,每到朔月,又会很烫很烫。

  “爹爹给沁儿买,”他领着女儿走向卖花灯的摊子,“沁儿也觉得花灯好看,是不是?”

  

7.  

  “你们真该看看琴川的花灯!”蓝衣书生自豪地挺起胸膛,“琴川的花灯是最美的。”

  “呆瓜又乱吹嘘。”身材娇小的狐妖拿手指绕着发辫。

  “猴儿怕是想家,故觉家乡的花灯最美。”千年剑灵掩嘴笑着揶揄。

  “你们!”书生气结。

  “若当真更美,得闲定要前往一看。”黑衣少年无甚表情地插话,语气却轻轻柔柔,“师尊曾多次提起灯节,说这一生必要与在意之人同看过最美的灯节,那样,他日追忆也会无憾。”

  “苏苏竟一句话说了这么多,真难得,”束着长辫的高挑少女将手中花灯轻放水面,“那么我们便约定好了,明年过年时去琴川一起看花灯。”

  “好啊!”小狐妖高兴地拍手。

  千年剑灵浅淡一笑,眼里有些宠溺。

  清俊书生得意洋洋,被落在头顶的白鹰一翅膀扇下,立即抱住头肥鸡肥鸡骂个没完。

  黑衣少年微微蹙起斜飞的眉,眉心一点朱红,衬得面容俊美却冷峻。

  方兰生后来想,这约是定得太草率。

  

  人说流年如水,总要带走很多东西,方兰生想过,那个曾经的约既已枉付了流水,那么那夜灯节河旁的种种他也不需再记得。

  他应当要忘记。

  ——忘记是谁离了篝火立于河畔,送一盏花灯入水;是谁闻声转头,墨眸锁了一夜漆黑;是谁煞气忽起,一剑朝自己劈来;又是谁守他清醒,眼里满是懊恼与担忧。

  红玉说,百里公子守了你半夜,猴儿快以身相许。

  风晴雪说,幸好苏苏收住了几分力,想来虽犯煞气,他还是识得你的。

  襄铃说,红眼睛的屠苏哥哥好可怕……可襄铃觉得,守着呆瓜的屠苏哥哥又好温柔好温柔。

  百里屠苏定定地看他,说,对不起。

  ——他忘不了。

  

8.  

  “娘,你说沁儿该将花灯送给谁呢?”女娃儿拉着娘亲的手,目光却落在爹爹手中的花灯之上,“爹爹方才送了好多呀,沁儿都不知道是谁,不过好像都是爹爹很喜欢的人呢。那…那……沁儿最喜欢爹娘了,沁儿想送给爹娘!”

  方夫人忍俊不禁:“爹娘就在你身边,何必送呢?这送的呀,都是送给不能伴在身边之人,盼他们能收到思念和祝福。”

  方沁儿似懂非懂地眨眨眼睛,偏头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隔了一会儿道:“爹爹喜欢的人为什么都不在身边呢?爹爹这么好,难道他们不喜欢吗?为什么要走呢?”

  方兰生动了动唇,却不知该应什么。

  又听方沁儿道:“沁儿不想爹爹难过,爹爹不要难过好不好?等沁儿长大了,要帮爹爹将他们都找回来。三姨说,一个人若是提到另一个人时眼里有笑,一定是很喜欢,还说,若是提到另一个人时眼里有泪,肯定是更在乎更在乎。”

  “爹爹定是喜欢襄铃姐姐的,沁儿头一个便去寻她,求她教法术,这样就什么都不怕了。”

  “然后,沁儿便去寻娘说的那个百…百什么公子来着?”她食指点着嘴唇想了想,没想起来只好作罢,“不管了不管了,总之沁儿会去寻的,所以爹爹不要难过,爹爹难过娘和沁儿也会很难过的!”

  “……爹爹没有难过。”

  “骗人!”方沁儿认真地摇头,“爹爹刚才不说话时的样子,就像要哭了一样。”

  方兰生正检查花灯的手微微一抖。

  蹲下身子,他把花灯交到方沁儿小小的手心,说:好,爹爹等沁儿长大,替爹爹把他们找回来。

  这一次,眼里是真的含了泪。

  

9.  

  飘飘摇摇,是水中花灯,是十年一梦。

  琴川,初一,夜。

  无以为念。

  

  

【END】

评论
热度(33)
  1. Chris却七 转载了此文字
    就是这篇 我苏兰文的初恋
  2. Seventeen却七 转载了此文字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