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ewt]同行

BGM及引言来源:陈翔《同行》

(我不确定这个链接能不能用,不能用的话可以直接百度搜索,在线都有听)

——————————————————————————

[Thomas/Newt]

 

  『只要穿过黑夜,就找到黎明。』

  

1.

  在林地作为“纪念馆”开放前的那一天,Thomas给Minho打电话,说有要事相求,十万火急。于是两个好兄弟相约咖啡馆,在优美的钢琴曲中唇枪舌战,最终还是Minho妥协,说,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要告诉我真正的原因。

  “噢……我做了个梦。”Thomas平平淡淡地说。

  Minho抬起眼。

  对面的人却不愿继续。

  这时候他们的杯子都已经见底,Thomas用两根手指捏住短勺,叮叮咚咚地搅拌着并不存在的咖啡。这节奏搅在背景的钢琴曲里,每一声化作一丝烦躁,渐渐堆在Minho越来越紧的眉心,可是无处宣泄。

  其实他知道,能让Thomas发这种神经的梦都是一个类型的。他只是觉得,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Thomas应该找个机会说出来,感慨一下,啊,还不是老样子吗,梦见一些好久以前的事情。或者,要是他这位老朋友稍稍罗嗦了一点,那也无妨,他们完全可以多聊一会儿往事。他会笑着说,那可是个好梦啊,梦里面的我们都还年轻呢。然后Thomas絮絮叨叨地描述起梦的场景,说你还记得吗,那天我们三个围在迷宫的地图边上,Newt皱着眉头,手指点点这里点点那里,语气严肃得像个老学究。你知道的Minho,他的手瘦瘦白白,就算脏兮兮的也很漂亮……

  多好的梦啊,Thomas,你还能记得自己最想记住的人和事。

  终有一天,你将懂得享受它。

  所以这些年来,Minho打心底地不明白,为什么Thomas一直都想不开,只知道一个劲地往牛角里钻。像这样的梦,装着回忆中美好的东西,对他来说都已经是奢侈了。要知道,在他为数不多的、能够在醒后还记得的梦中,战争和荒芜占了绝大多数的场景。而他自己,在众人之中或许最称得上勇士,早就把那些欢声笑语都抛在了脑后,净顾着披荆斩棘地往前走。

  他不是薄情寡义,或是没心没肺。

  只是有人把自己困在过去,就总得有人往前看。不论是在那段他们最艰难的时期,还是在痛失了许多之后,仍要挺起胸膛迎接未来的现在。

    

2.  

  各自回家翻出英雄勋章,两人约在晚上七点见面。迷宫外戒备森严,高科技得让Thomas感慨当年靠木棍大战机械怪的自己像个来自上世纪的傻子。

  “不但装备落后,智商也不高。”Minho补充道。

  Thomas嗤嗤地笑起来。

  他又想起Newt了,一个在他们这群“傻子”里鹤立鸡群的人。那是事实,和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没关系。

  Newt总是给人很不一样的感觉,时而融入团体,时而游离其外。但毫无疑问他是最聪明的,并且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又不想要什么。因而但凡Newt做了某个决定,那就是一锤定音,他自己不会更改,也通常无人质疑。

  “要是Newt也在该多好……”

  Thomas嘀咕了一句,尾音拖得长长的。

  要是Newt也在,和他们一起到地图那儿去,一定能找回还在林地时的感觉。然而这等机会早就没了,他只能想想而已。三个人少了一个,就什么都不对了。

  “Come on,别悲春伤秋了。”Minho照着Thomas胸口捶了一下,故意做出一副抱怨的样子,“哥们,咱们现在可是要去干一桩大事,你该打起点精神来。再说了,Newt不就在这儿吗?”

  他说着又是一拳,疼得Thomas“哎呦”一声,却也释然。

  Newt的确在这儿,在他们心里。

  他们回来,迈步踏进这熟悉的地方,他也同行。

   

3.

  这座迷宫里的七弯八拐、错综复杂,这世上再没人比Minho更熟悉了。随行的“导游”叫他们不要让自己难做,非要跟着进来,结果拿着导航仪还没Minho凭记忆走得快。

  不愧是当初的战时英雄啊。导游先生敬佩地想。

  不过Minho非但不自豪,而且快要气炸了。

  “重建和‘修葺’是难免的嘛。”Thomas拍拍兄弟的肩,感觉到肌肉的紧绷,赶紧再多劝两句,“犯不着生气,Minho。现在这里是纪念观赏用的了,太阴森不好,当初被我们搞崩塌的部分也肯定要开出一条新路来。你得理解,时期不一样了。”

  “我知道,但我就是不舒坦。”Minho沉着嗓音说。

  如此一来Thomas也没办法了,扁扁嘴,踏着已远不及少年时轻快的步子往前走。

  他们快接近林地了,两边的高墙还是熟悉的模样,道路则好走了不少;墙角不再满是湿滑的青苔与淤泥,原本张牙舞爪的藤蔓也看起来很温驯。Thomas忽然就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时间把好多真正值得铭记的东西卷走了。迷宫将成为一片景区,而他们在其中挣扎、探寻的历史再无处寻觅,剩下的、可供如今的年轻人们追溯一些踪迹的,恐怕就只有对于迷宫构造的惊叹,以及对于昔日那段艰苦不足三分靠谱的猜测。

  “Thomas,我现在认为你是对的了。”Minho憋着一股气似地说,“我们不能把地图留在这儿,它不属于这里。它属于我们,还有我们那个年代。”

  “这话正是Newt对我说的。”就在那个梦里。

  “到时有什么后果你可别怕啊。”

  “你是指被没收那没用的勋章,还是蹲两年监狱?”

  “蹲监狱?会这么严重?”Minho居然哈哈大笑,“管他呢,我们都这把年纪了,该辉煌的都辉煌完了,反正我不介意最后留下个污点。”

  “——等等,你们要去干什么?!”跟在后面的导游终于忍不住插话。听得出,他已经吓得连声音都发抖了。

  “别担心,等会儿下手时不拽上你。”Thomas回头看了那个小个子青年一眼,“一位老朋友托梦给我,说他不想让我们的地图变成可笑的展览品。哎,我怎么能拒绝他呢?毕竟我们的关系那么好。”

  Minho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你这不坦诚的老家伙。什么时候你才能承认你对他——”

  “住嘴,你这口无遮拦的老家伙。”

  “什么?你说我口无遮拦?想当年你想偷亲他那事儿怎么说?可是我为你保守的秘密!”

  “那还不是因为我答应帮你跑三天迷宫?!”

  “不亏啊,你还因此得到了特别的奖励呢。”

  “噢,是啊,跑三天换一盘土豆,还被Chuck烤焦了。”

  “哈哈哈哈哈哈……”

  

4.

  半小时后,地图小屋景点起火,警报声响彻迷宫。

  消防队员迷路数次后赶到现场,火早已灭了,只见到小屋外一根横倒的树干上坐着三个人。小伙子哀悼着他刚刚到手估计就要say bye的工作,哭得眼泪都流不出了;两位中年人一左一右坐在他旁边,宽慰他未来的路很长,年轻人啊,遭受点磨砺很正常,遥想当初,我们可是木棍战Griever、走过沙漠与废墟、顽强与病毒抗争……

  风波平息,三人都被抓去“谈心”。

  小伙子是最早出来的,丢了旧工作,但很快找到了一份新的。他开始写书,记录一段真实的故事。

  刚开始书的进度堪忧,因为他的传记对象都被关起来了。为此他不得不多次探访,并忍受那些无营养的吵嘴。好消息是,后来他发现这两位英雄的吵嘴虽无营养却很有用,可以由此挖掘出不少八卦……他是说,趣事。最精彩的还要数其中一位的暗恋史,所有人都知道他暗恋人家,连那个人家也知道,唯独他自己一个人以为藏得好好的,至今都三缄其口。

  『首次披露!连官方也未曾记录的真情实感!』

  新书试样,腰封上一排花体大字。传记的主角们却对此很是不满,嫌太花哨,并以两票对一票胜出。

  “既然都说是真情实感了,书腰当然也要写最想写的。”

  Thomas难得果断,当场拍板。Minho立马鼓掌。

  “好样的Thomas,你总算要表白了,兄弟很欣慰。”

  “……你滚。”

  “打扰一下?所以二位究竟是要写什么呢?”

  “就写——”

  

  『即便分离,也与你同行。』

  

  

【END】

评论
热度(46)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