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mewt]纸飞机(情人节快乐!)

预警:老太太的裹脚布。Thomas一个人搞事情。Newt只有一个镜头。

送给两位朋友:

 @RealRii :原作怎么甜?

 @Tricker不说假话 :刀子和糖要夹杂发。

————————————————————————————

[移动迷宫]

[Thomas/Newt]

  

1.

  Thomas第一个找上的是Minho。

  “Hey,兄弟,你听我说。”体育课上偷懒时,他把Minho悄悄拉到了一边,神情严肃诚恳,“我需要你帮我出出主意,非常重要的主意。我们向来是最铁的哥们,你会帮我的对吗?”

  “当然了!我哪次不是无条件挺你的?”Minho回给他一个“不管怎样你先安心”的眼神,反手揽住对方的肩膀,“你说吧,有什么困扰?只要你别嫌弃我出的主意不好,我很乐意帮助我最好的朋友。”

  “谢了!”Thomas夸张地吸了一下鼻子表示感动,“事实上,我正在纠结表白的事儿。你知道,情人节要到了,就在下周,可我一点思路都没有。”

  Minho沉吟起来。好几秒后他才开口,“的确是件难事,考虑到他的性别……或者说你的性别。”但他还是试着给出了一个方案,“你觉得送花怎么样?不要玫瑰那么艳俗,送点淡雅的,里面夹张告白贺卡。”

  “What?你是认真的吗?!”Thomas震惊地瞪大了双眼,“你都说得考虑性别了,追女孩儿才送花吧!Newt可能会——”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响,似乎吸引了个别同学的目光,他赶忙压低了音量,“……Newt可能会把我揍进医院!你忘了上回有个学长给他送花,他虽然当面没表现什么,但是低气压了一个下午?”

  “噢不,我怎么会把这个忘了。”Minho想起了那个下午,连老师都私下问他Newt怎么了,因为知道他和Newt以前就是同学了。被学长送花告白这种事要是放在别人身上,大概早就成了大家的话题甚至笑柄,但是Newt那天的表现太可怕了,完全镇住了他们几个有幸目睹了过程的人,连向来蛮横的Gally都不敢找事。

  “对不起,我的主意糟透了。”他叹了口气,安慰面露沮丧的Thomas,“别摆出这副样子来,Thomas,我不是个好军师,不代表别人也不行啊。或许你该找个女生问问,这方面她们总是更擅长。”

  “可是知道我暗恋Newt的就只有你一个人……”

  “难道你就没有能够信任的女性朋友?不用说出Newt的名字,就只是问问该怎么向男生表白总可以吧?”

  “这……”Thomas皱起眉,“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想对方因此误解我的性取向啊。”

  Minho也皱起眉,“你在说什么呢,我的朋友?什么误解?你确实喜欢男孩儿啊。”

  “……”可我对Newt以外的同性没那感觉,Thomas颇有些委屈地想。同时他也想到自己确实有一个“值得信任的女性朋友”,尽管内心里他是拒绝找她的,他还是认命了,“好吧,我会去找个女孩儿问的。不论如何,Minho,我还是要谢谢你。”

  “永远不必向我道谢。”Minho拍了拍Thomas的后背,送上了自己的鼓励。

  还有一周不到,他的好友就要向他的另一位好友告白了。一想到以后他们可能要从铁三角变成二加一了,他就有点——落寞?不是的。是有点欣慰,有种傻儿子要自力更生了那种感觉。终于他再也不用忍受Thomas没完没了地对他倾诉,Newt的头发真漂亮,Newt的眼睛真迷人,Newt的字也和人一样好看,你说Newt会不会刚好也喜欢我?

  这都快两年了,从他发现Thomas暗恋Newt开始。Minho已经受够这些了,甚至想为庆祝它们的终结而多吃一碗饭。

  


2.

  Thomas第二个找上的是Teresa。

  “我是没办法了才来求你的。”他在午间休息时逮住了自己的青梅竹马,把这位拥有一头黑色卷发的女孩悄悄拉到走廊尽头,“Teresa,我有重要的事情需要你提供建议。在你发表言论或者嘲笑我之前,我希望你知道我是多么认真。”

  “怎么了Tom?”Teresa的眼睛里流露出几分诧异,“上周,还是十天前来着?你不是说永远不要理我这个大嘴巴了,还说我把你在学校的表现告诉你爸妈,是一种背叛友谊的行为。”

  “噢,请忘了它吧!”这就是为什么Thomas不太想找Teresa帮忙了,即便他们从很小就认识了,至今仍经常到对方家里做客。他十分害怕Teresa会“出卖”自己,尤其是他喜欢Newt这件事可小可大。如果她供出这个秘密,他可能会得到父母的理解和支持,也可能会被当场打死。

  “如果你愿意分我几盒你最爱的巧克力,我就原谅你。”Teresa故作宽容地说道,“讲道理,你的指责对我造成了严重的心灵创伤。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巧克力,对吧?进口商品可真难搞到手,可是我去做客又不好意思多拿。希望你理解,要过情人节了,我得有所储备。”

  “你这是趁火打劫!”Thomas不满地抗议,但立即想起了自己的立场,语气又软化下来,“好吧,给你两盒……三盒,不能再多了!听着,Teresa,你也提到了,还有五天就是情人节了,我就是来拜托你这个的。我……我想在情人节那天表白,可是想不到方式,你能不能帮我出出主意?”

  Teresa愣住了。她愣住的原因是她之前真的没听说Thomas有喜欢的人。不过她很快缓了过来,并调侃道,“Wow!藏得够深啊Thomas,什么时候开始的?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我这可不是八卦啊,我得了解情况才能帮你。”

  傻瓜才信你不是八卦,Thomas腹诽。不过他现在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左顾右盼确认没什么人注意这边,便低声回答,“开始时间不好说,反正我自己确定下来也有……嗯,快一年了吧。他跟我差不多高,却很瘦,有金色柔软的头发,和褐色的眼睛。他的成绩挺好的,喜欢看书,课桌里总放着一堆课外书。他还喜欢音乐,我们几个朋友平时总是同进同出的,他习惯塞着一边的耳机,这样可以一边听音乐一边听我们说话……”

  “停!我的天,停停停——”Teresa发出一种类似尖叫被卡在喉咙的声音,“你说的是‘他’而不是‘她’?!你……我的天哪我要窒息了——你是不是就怕我吓出心脏病,所以才不直接告诉我你暗恋的是Newt?!”

  “……我……”这时候说“以为你不会猜到的”是会有生命危险的吧?Thomas冷静斟酌了一下措辞,胡扯道,“是的,我本来不想说名字的,因为我不想我最好的女性朋友因此受到惊吓,考虑到我喜欢上一个男生已经够吓人了……”

  Teresa仍在“Oh my God”个不停。

  “你知道我向你坦白冒了多大的风险,”Thomas试图切入重点,“你能不能快给我出出主意,求你了!”

  “你就没想过我接受不了?你得让我缓缓!”

  “噢,是的,好的。”如果我不知道你手机里都存着些什么小说的话,“快点,Teresa,午休快结束了!”

  “……好好好,我想着呢!”Teresa认真思考了几秒,搜刮她的知识库——或者说小说库,“嘿!你觉得请他看电影怎么样?你们的‘好兄弟三人组’不是经常相约去看电影吗?我知道最近有一个音乐主题的电影,到时候你邀请Newt,然后把Minho踢了!”

  这个可行性还行,Thomas点点头,“但是,我不知道,好像缺了点情人节应有的特别浪漫?”

  “你是说情书和巧克力?”黑发姑娘将双臂环在胸前,做出专业咨询师的模样来,“这也有道理,不过我觉得情书太俗了,折纸怎么样?折个爱心或是别的什么小玩意,意思到了就行了,然后在上面放一颗巧克力。”

  “听起来不错!”Thomas的眼睛亮起来,“我知道该向谁求助这个了,我有个同学特别擅长手工。感谢你,Teresa,你真是我的好朋友。”

  “哈哈哈!突然好友卡,免了免了!”Teresa笑出了声,拍拍Thomas的肩头,送上了自己的鼓励。

  还有五天,她的童年玩伴就要向他们年级的高岭之花告白了。一想到以后自己可以拿“告家长”威胁Thomas提供第一手进展,她就兴奋不已。果然故事源于生活,早知道她的身边就有这么一对,她还看什么同人视频!还绞尽脑汁虚构什么小说剧情!

  亲爱的Tom,我的未来创作就靠你了。Teresa决定这些天坚持诚心祈祷,预祝Thomas告白成功。

  

  

3.

  Thomas最后一个找上的是Chuck。

  “Chuck!你着急回家吗?”他在放学时跟上小个子男孩的脚步,无处安放的手最终攥住了书包的背带,“还记得前两天我问你借折纸的书吗?我回去学了,但是效果不怎么好……”

  “啊哈!这一点也不令我感到奇怪!”Chuck欢快地咯咯笑起来,表示他知道Thomas这方面向来没有天分。

  要是别人这样笑他,Thomas可能会理解为嘲笑,可是Chuck他是了解的。他是他们班里最矮的一个,所以也最可爱,有一张肉嘟嘟的脸,脸上还有一些小雀斑,笑的时候像朵向日葵,丝毫没有冒犯的意思。

  “我总是折不好,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Thomas垂头丧气地说,“我明明能把它折出来,可就是不好看,千纸鹤立不起来,爱心也不对称。我还尝试了最难的那个,豪华游轮,哎,那简直是个悲剧……”

  Chuck笑得停不下来,“我真想看看你的杰作!”

  “……谢谢你的夸赞。”

  “别难过,Thomas,”收敛笑容,Chuck提议,“要不我帮你折怎么样?你要折什么,豪华游轮吗?把纸准备好就成。”

  “你真好,Chuck,不过我想自己亲手折,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空指导我一下?”

  “哦豁!”Chuck会心一笑,“看来是有什么特殊意义,我猜猜,该不会是大后天的情人节要用吧?你这么传统的吗?”

  Thomas眼神飘忽。

  “天哪还真是!”男孩兴奋地嚷了一句,随即像要为Thomas保守秘密似的,故作神秘地压低了音量,“我发誓我不说出去,快告诉我你要向谁表白?Brenda?不是?那Harriet?还能是谁?”

  “你猜不到的。”虽然Chuck跟他平日关系也算不错,但Thomas对自己的隐藏水平有信心,全世界的直男里只有Minho有可能发现这个——而他也确实发现了,因为他们实在是走得太近了。

  “你不告诉我我就不帮你了。”Chuck很不满。他重重地哼了一声,加快步伐暗示他是认真的。

  Thomas赶紧又追上去。

  他们拉锯战似的纠结了好久,最后是Thomas妥协了。“好吧,”他说,“我可以告诉你,但你真的得发誓不说出去,好吗?如果你憋不住想找人说说的话,找Minho,他知道这事儿。”

  “我发誓!三天我还是能忍住的!”Chuck展颜,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好,”Thomas一咬牙,结结巴巴地说道,“我想表白的,是、是Newt!”

  沉默蔓延。

  Chuck的脚步一个急刹车。他看到Chuck的双眼瞪得像铃铛那样大。

  半晌,从矮个子男孩的喉咙里憋出一个单词,“我……”

  顿了顿,“你……”

  又顿住。

  最终他如梦惊醒般用力搓了搓自己的脸,确认触感是真实的,深吸了一口气问,“Thomas,你不是和我开玩笑,并且你说的Newt,是我想的那个Newt,对吗?”

  “……对。”

  “好、好的。我很好。你让我再消化一下……”

  “……”Thomas默默罚站。

  气氛尴尬了大概一两分钟,边上人来人往,都很奇怪这两个学生怎么呆站着思考人生。终于,其中一个缓过来了,“我想了一下,既然你的表白对象是Newt,太花哨的折纸就不合适了。我建议你就找张纸,写句节日快乐,折成爱心型就成了。”

  “你也觉得爱心型不错吗?”

  “‘也’?”

  “Teresa也这样说。隔壁班的Teresa,你应该知道的,她在各种社团很活跃。”

  “当然,我还知道她和你从小玩到大。不要小看我的八卦信息系统。”Chuck点了点自己的额头,又耸耸肩,“我可真难过,我竟然没发现你喜欢Newt这件事,准确来说,是我没往那方面想。其实你对Newt真的是很特别了,你们形影不离,经常一起上下学、参加社团和看电影,你连上课发呆时都会看向Newt的方向,可谁会往那方面想呢?你们是好朋友嘛!再说还有个Minho,不知道是给你们打掩护还是当电灯泡,哈哈!”

  “……Minho如果听到这个会很难过的。另外,我想爱心对我来说也有些过于复杂了,它就属于我折不对称的那一类。你会给我一些指导吗?”

  “没问题!我想你应该随身带了纸笔?”

  “是的!”Thomas当即从书包里取出了一沓粉色纸张。

  Chuck嫌弃地皱了皱鼻子,但没有在言语上表现出来,毕竟还有什么颜色比粉色更适合情人节呢?很快他们便在一家甜品店坐了下来,找到这里对一个贪吃的男孩来说不是难事。Chuck拿出了解数学题的耐心,一边示范一边指点笨手笨脚的Thomas,诸如这一步对折一定要对齐,这个角得折尖,但他们在一次次的尝试后发现了一个新问题——

  这个过于复杂的爱心折纸,不好拆啊。

  “Come on!”已近暴躁的Thomas准备放弃了,“我受够了,就这样吧!等到了情人节那天,我就冲到Newt面前,直接塞给他一板巧克力了事。”

  “别这样,Thomas,咱们再想想……”Chuck安慰了一句,隔着玻璃望向天空。他写作文时想不到该引用莎士比亚的哪句诗时就会这样做,蓝天白云能给他灵感,阴雨天也一定会多少有点光。

  一辆飞机划过城市的上空。

  他用力拽住了Thomas的胳膊。

  “飞机!纸飞机!”他低喊道,“Newt一定会喜欢这个的!虽然简单,但是寓意美好,像是个童话故事里才会发生的告白方式。”

  “你确定?”

  “我确定!而且方式其实不重要呀,你要对自己有信心。”Chuck拍了拍Thomas的胳膊,送上了自己的鼓励。

  还有三天,他们班的冲动派代表人物就要对冷静派代表人物告白了,好比一座火山向一座冰山告白。一想到以后能在班里见证一场场好戏,他就感到自己的八卦触角在颤动。是火山喷发得更厉害呢,还是冰山彻底融化?真令人期待。

  全校最登对的情侣榜上一定会有这一对的,而他会成为这场告白的推动者。天知道Chuck有多想打入八卦校刊内部,这可是个好契机,值得他为这顿甜品埋单。

  

  

4.

  临门这一脚,Thomas还是得靠自己。

  他选了一张纯白的纸,而不是粉色,因为Minho一再强调小女生才用粉色呢。

  『Happy Valentine'sDay, Newt!』他在纸上写,写完将纸折成了一架纸飞机,因为Chuck打包票纸飞机是最好的选择。

  最后,在情人节当天的清晨,他赶在任何人到班级前把它放在了Newt的桌上,又在飞机上留下一颗巧克力,因为Teresa十分坚持“折纸+巧克力”的方案。

  回想这一周来的筹备工作,Thomas自己都感觉傻到好笑,明明挺简单的一件事,他却惊动了三位朋友。好在他们都不嫌他烦,非但为他的幼稚表白尽心尽力,甚至还约好了似的都给他发了消息,说他一定会成功的——这一点Thomas就不明白他们哪里来的信心了。

  他会吗?连他自己都没把握呢。虽说Newt一直都很关心他,在旁人看来好朋友并不至于做到那份上,但真要说到达情侣之间的那种在意,好像又还差了一点。他们会在夏天分一盒雪糕,在冬天裹一件大衣,可是Newt从未对他说过任何暧昧的话,也当然没有如Teresa假想的那样,在他们一起看电影的时候,装作不经意地和他同时去抓爆米花,或者倦倦地说自己有点累,把头靠在他的肩头。

  “那他肯定是在等你这样做了。”Teresa不服气地说,“也有可能是因为Minho在。”

  总之,从没有过就是了。

  为了给其他同学“作案”的时机,Thomas准备好一切就溜了,回来时不出意外地发现飞机边上多了不少东西。情书和巧克力对Newt来说不稀奇,每年情人节他都收获颇丰。Thomas得意洋洋地想,多亏了自己精心计划,纸飞机是多么的特别啊!他想象着等会儿Newt到了班级,一如既往地皱着眉头,正想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全扫进桌肚,目光突然被这架画风与众不同的纸飞机吸引,绝对会当场打开并看到:

  Happy Valentine's Day, Newt! From Thomas——等等!好像没有“From Thomas”?!

  该死!他怎么会把落款忘了!

  Thomas几乎要被自己蠢哭了,瞬间从座椅上跳了起来。

  这下子,班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身上了,也包括恰好踏进教室的Newt和Minho。他的这两位好友依惯例同他打了招呼,Minho还冲他眨了两下眼,藏在Newt身后竖起大拇指,全然不知Thomas的内心世界已经一片灰暗。

  全完了。“Over”这个单词在Thomas的脑袋里盘旋不去。所以他这些天究竟是在干什么呢?再万全的准备也拯救不了一个愚蠢的大脑。想起自己刚才居然还兴致勃勃地去操场跑了一圈,把补救的时间浪费在塑胶跑道上,Thomas恨不得给自己的脑门来一枪——砰!要你何用?你猜得到Newt会当场打开纸飞机,Newt猜不到是你指挥的破行动啊!

  “……Wow!”好极了,他的暗恋对象对纸飞机的评价是一个意味不明的感叹词。

  Thomas觉得自己和一朵蔫了的花应该没什么两样了。

  『我想死,Minho。』他用手机给Minho发消息,边打字边用额头有节奏地捶桌。

  『???』Minho吓得连发三个问号,悄悄凑过来,蹲在Thomas的椅子旁,“怎么回事?你身体不舒服?你快看Newt……你又发了什么?”

  『纸。我没写署名。』Thomas把自己手机的屏幕转向对方。

  Minho张大了嘴。

  Thomas从那张脸上看到了震惊、怜悯,以及一些他看不懂的情绪,类似于心理挣扎时会有的那些。

  “对不起,打扰了!”事已至此,Minho决定装作无事发生,不过回自己的座位前他还是好心提醒了一句,“在你把自己撞死之前,我建议你还是看下Newt吧,他似乎在给你回信。”

  闻言Thomas惊讶地抬头看去。

  Newt果真在回信——他已经写了有一会儿了,而且还在继续写。从侧后方Thomas看到他有个翻转纸张的动作,这意味着正面已经被写满了。疑惑和希望同时攀上了Thomas的心头,他偷偷捂住了自己的嘴,生怕自己笑起来或者发出任何声音。

  一分钟到了吗?这都有两分钟了吧?Thomas的小心脏怦怦乱跳,看几秒歇几秒,不想自己表现得过于关注,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不过去好奇一下才是反常。他是如此的全神贯注,努力不让自己忽略Newt的每一个步骤,并把它们记下来:对折两次,有自己字迹的那一面朝里;纸被夹在桌肚里倒数第二本书里,书脊的颜色是红底的;巧克力没有被吃掉,但也和别人送的巧克力待遇不同,它被揣进了外套的口袋。

  这一整天Thomas都过得心神不定。

  

  

5.

  太阳落山了。

  在校内闲逛了足足一个小时之后,Thomas偷偷摸摸地回到了班级。

  早些时候他推说找Teresa有点事,让Minho先和Newt结伴回家了,但事实上,截止此时,他已经拒接了Teresa三次电话,也不关心她找他干嘛。同样被冷淡对待的还有Chuck,从上午起他就好奇地过来询问告白结果,却一整天都没能等到Thomas从恍惚状态中恢复,放学后还不死心地发了好几条“你在哪里”和“你再不说我要去问Newt了”,也都一概没得到回复。

  Thomas已经魔怔了。Minho这么说的。

  他满脑子只有那封回信。

  他为它而来。

  

  『我知道你会留到最后一个,从厚厚一叠书里,准确找到这一张纸——原谅我将它藏得这样好,我可不希望别人发现我们的秘密。』

  这是第一句话,位于纸张正中间那句“情人节快乐”下方。剩余的空间就这么小,所以Newt在句末画了个箭头,像PPT里会有的那种跳转符号。

  Thomas把纸翻了个面,继续欣赏漂亮的字迹。

  『我还知道,你留下的巧克力是你最喜爱的口味。很高兴你把它分享给了我,尽管只有小气的一颗。』

  『在几天以前,我也绞尽脑汁地想过,情人节该怎样表白呢?是送你一捧花、请你看电影,还是写封情书,折成爱心的形状?』

  『但我后来发现,我需要做的其实很简单。』

  『现在,请你走到窗边,往下看。』

  他有点蒙。

  捏着这张有点皱的纸,Thomas被万千思绪包围了,仿佛脑中有无数个小人,每一个都想告诉他一些事情。他哪个声音都听不清,一阵的头晕目眩,身体却已脱离控制,遵照纸上的命令走到了窗边。

  他们所在的教室是在两楼,从窗口下望,底下的人虽然小了一号但都能看清。这位置离偏门不远,上下学时人多不是怪事,可都这个时间点了还这么热闹,这是头一回。

  此刻,在一个数十人的围观圈中央,Thomas见到了他的几位朋友,正中间的那一位也立即便发现了他,用胳膊顶了一下两边的人。紧接着,他们像多米诺骨牌那样,依次举起了自己手中的大纸。

  Minho:「我很抱歉,兄弟……」

  Teresa:「我说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

  Chuck:「而且还威胁我不许告诉你。」

  而Newt,他暗恋已久的金发男孩,作为这场拙劣告白的对象,正站在“背景墙”的前方,冲他微笑。

  噢,天哪,天哪!

  一刹那Thomas什么都懂了。

  他隐约听见了人群的欢呼和起哄,有人挥动着手臂示意他拉开窗户。这时候Newt举起了双手——Thomas这才意识到他也一直拿着一张纸——然后,在对方目不转睛的注视下,Newt将纸张调整到了一个正合适的角度,展现出一行漂亮的花体字。

  『Happy Valentine's Day, Tommy!』

  欢呼声更热闹了。

  Thomas猛地拉开了窗。

  什么校规校训,都见鬼去吧!他头晕脑胀地想着,把那封信叼在嘴里,一边努力别因笑过头而弄掉了它,一边抄起书包跃出了窗口。

  这一秒,他的心情和身体一样飞翔在空中,像一只欢欣雀跃的小鸟。

  经历万里迁徙,他落下来。

  在爱慕之人面前,张开双臂。

  

  

  

  【END】

评论(22)
热度(305)
© 却七|Powered by LOFTER